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下一篇 »

畫家簡介 ─ 劉 其 偉

clip_image002

【劉其偉突病逝 藝壇震驚】
「畫壇老頑童」走了!畫壇耆老劉其偉於九十一年四月十三日晚上十點多因心臟病突發過世,享年九十二歲。這個消息震驚藝壇,劉其偉四月十三日晚上在工作室裡頭作畫,他畫的是一件將送南非展出的畫作,突然因主動脈剝離造成大量出血,經家屬發現送新店耕莘醫院,急救四十五分鐘後宣告無效。
四月十三日當天下午,劉其偉在蕭耀陪同下,參觀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黃光男的個展,猶談笑風生,並與當場許多畫迷合照。他準備五月八日到南非斐京博物館舉行個展,隨後回新店的工作室中繼續工作,沒想到畫到一半就倒了下去。
劉其偉是非學院派出身的畫家,靠著自學成為台灣水彩畫中具代表性的一位。在他笑咪咪的親切幽默外表下,有股真正的文人氣度與風骨。劉其偉對人誠懇、熱情,態度親切幽默,畫壇中幾乎沒有人像他一樣,受到藝術界不分派系的愛戴。他一生經歷波折,最討厭就是社會上的特權,但對於時事,到晚年仍十分關注。九二一地震後,劉其偉發起百位畫家捐畫義賣,他在發起儀式上想起災區民眾的情形,當場流淚,感動不少人士。
劉其偉捐出一百件作品給國立台灣美術館,當時擔任館長的倪再沁提到劉其偉說:「這位老人家只記得好事,不記得壞事,所以人開朗,所以每個人都喜歡他。」

【劉其偉的人生哲學】
已經九十二歲的劉其偉,永遠就是那一套卡其布裝,背著大書包,叨根煙斗,隨時整裝待發。由渾沌少年的顛沛流離到戰爭時代的與生命搏鬥,再到與藝術結緣的彩繪人生,最後愛上人類學研究的海外叢林探險,每一個階段的動態生命歷程,都是刻劃著他活著的生命軌跡,也應證了他的人生信仰:「生命要用才有價值。用它,等於活著,做了,也才是活到了。」

勤奮做工的他,總是說:「沒做,就沒得吃。」如今他仍然有著強烈的企圖心及旺盛的生命力,步步為營,要攀越生命的高峰。一個優秀的畫家在內心深處,必然裝滿了許多人物的形象。尼采海明威羅斯福總統,他們的冒險與戰鬥精神,一直是劉其偉一生鬥志昂揚的精神信仰。而邱吉爾的一句話:「人生最好有一種正當的娛樂,雖然沒有財富,有這些娛樂就會有豐富的人生。」著實讓他開拓了一個更深邃更廣大的生命空間,也成就了工程師之外的劉其偉。
【劉其偉的個性與畫風】

劉其偉總是笑臉迎人,無架式,具有高度親和力,見面時熱情洋溢,雙手擁抱,隨之就是為你畫像,贏得友誼。他談話幽默有趣,也不忘調侃自己,卻能灑脫自在。他不好批評人,也不佔人便宜,熱情而坦然,與人無爭。他個性不拘泥,豁達、爽朗,老中青三代都喜歡他。他的處世哲學是當老二,老二就是常以低姿態,覺得自己不怎麼樣,讓別人去出鋒頭,也因為常稱讚別人,贏得對方的心,別人不會排斥他,因而在藝壇沒有敵人,人家笑稱他是「混世魔王」。即使到了九十多歲,仍然覺得自己不是什麼名家,多麼謙虛的「老二哲學」!

他愛讀書、愛寫書、愛教書、愛探險、愛作田野調查、愛畫畫、愛聊天、愛思考、愛抽煙、愛吃糖、愛喝咖啡、愛吃香蕉、愛走路、愛打赤膊、愛自由、愛擁抱人、愛錢、愛賣畫、愛捐畫、愛女生、愛動物、愛自然、愛用注音簽名、愛裸泳、愛晒太陽、愛穿卡其布裝、愛當老二、愛當廣告明星、愛與眾不同,他最不愛「窮」,非常入世的劉老,就是這麼坦然、率真,他愛得太多了,甚至愛得不能自拔,成為生命的大玩家。當他玩夠了探險就寫書,寫夠了就畫畫,畫夠了就又去探險,他是永遠的玩家。由於他個性灑脫不拘小節又幽默,他所經營的畫面也是輕鬆、簡約,落筆爽快,重大局而不重細節。他常常把單一物象置於畫中央,讓主題凸顯,再運用色彩烘托並作肌理變化,呈現出自然而不刻意描繪的畫作。他的畫題除了單一的動物或人像外,還有一些一夫多妻制、文明病患者、郭老爺休假等等,嘲笑幽默,詼諧捉弄都有,正是他用細緻的心思觀照人生或動物後,把思緒化為繪畫符號。

他的個性與待人處世非常圓融,表現在畫面上也很和諧,無論是色彩的調和或造型的優雅或線條的有機性,都是協調而不衝突,他又善用柔和的渲染,造成矇攏的氛圍,畫中沒有太清楚的輪廓線,沒有太銳利的線條,沒有太搶眼的色彩,真是與他的為人相吻合,他的生命中總是充滿了律動、和諧與幽默。

由於他做人、畫畫都受到歡迎,收藏他作品的群眾幾乎各行各業都有,除了喜歡他的畫作外,也喜歡他的人。然而他的優點往往也是他的缺點,愈具群眾魅力,愈必須與群眾在一起,相對的與自己在一起的時間就少了,作品也必須考慮群眾的接受或市場的需求,無形中侷限了創新的可能性,也形成不自覺的重複自己。名氣愈大,如何不斷超越,避免重複,對一個名人來說該是創作生命更大的挑戰吧!

【劉其偉與婆憂鳥】

clip_image004

劉其偉小的時候,祖母總會對他訴說帶著幾分傳奇色彩的故事,至今最為大眾熟知的,就是婆憂鳥的淒美故事。

劉其偉畫這個題材不下數十張,之所以獨鍾婆憂,多在於那戀戀孺慕的祖孫親情。

「從前,有一個窮苦人家過端午節,小孫子吵著要吃粽子,老祖母沒錢買米裹粽,只好用泥土做了一個假粽哄他開心,沒想到小孫子把假粽子吃到肚子裡,死了。老祖母非常傷心,日夜流淚。後來,小孫子變成了一隻美麗的小鳥,每逢黃昏,就停在家門前的大樹上呼啼:婆憂!婆憂!」

感傷的小婆憂鳥,在劉其偉筆下幻化成國際名畫:「薄暮的呼聲」,劉老懷念祖母,戀戀孺慕故事中的祖孫親情,在深褐暈開的背景中,一隻全身通紅,背漆黑羽的小小鳥兒,以瘦弱的雙足站立著,有點兒孤零零,有點ㄦ傲傲然....

clip_image006clip_image008clip_image010clip_image012

clip_image014clip_image016clip_image018clip_image020clip_image022

【劉其偉的自畫像】

clip_image024

劉老的自畫像既不威嚴也不說教,甚至是戲謔自己。他畫自畫像時,不是在畫架旁架起鏡子,為自己畫像,他是跳開劉其偉畫出內在的自己,他讓自己的想像力馳騁,把信仰、生活、心情、角色、夢想、理想,都寫在自畫像上,流露出一股天真無邪的意趣。

一九七九年劉其偉的第一張自畫像,是他畫了三十年以後第一次畫他自己,六十八歲的他,滿頭白髮,蓄著短髭,叨著煙斗,眼睛卻是閃亮的。簡單的、流暢的幾根線條,把自己的正字標誌傳神的塑造出來。在這第一張自畫像裡,他對自己為什麼給別人畫了許多像,卻很少給自己畫自畫像,他說出了心中的秘密:「古代建築師建造廟堂,原是用來紀念國王、英雄和宗教的,但是,最後所紀念的人,還是他自己。」原來他畫的雖是別人的像,他仍然繼續在畫他自己,因為畫中有他與對象互動、交流的情感,他與對象已融為一體,因此他不必急著畫自畫像。

clip_image026clip_image028clip_image030clip_image032clip_image034

【結語】

劉其偉他認為上帝的劇本無法修改,但是他卻是演活了劇中的主角。從一系列他的自畫像中,鮮明的透顯出一個訊息,藝術最高的境界仍是回到生命的本身。他總是在每個活著的當下,讓生命的激情盡情的釋放,讓生命的潛力不斷的引爆,用開放的胸懷面對現實的人生,儘管留下痛苦而醜陋的累累傷痕,卻能淬煉出內在的光芒、智慧,對人間保有一份淵博的關懷。當我們看到他的自畫像時,可以發現他對生活的深刻感動與對生命的認真態度,都一一躍然在畫面上。是這麼一個活活潑潑的生命體,成就了他豐盈、精彩的生活,他已經超越了畫家、人類學家、教授或工程師的角色,他是一位生命的藝術家。

他,劉其偉本身就是一件藝術品,一件生命的原作,這件發光又發亮的原作,卻是美在一身的樸素光華。

clip_image036clip_image038clip_image040clip_image042clip_image044clip_image046clip_image048clip_image049clip_image051clip_image052

以上文字與圖片取自「愛 / 感動 / 藝術.劉其偉個人專屬網站」及其他網路資料




 
 
 
用LINE傳送

發表迴響

 暱稱 (必填)

 悄悄話

 標題

 個人網頁

 電子郵件

authimage 
 認證碼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