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009對一個成天玩電腦的我來說,並不像101煙火秀那樣一下子爆開來,而是逐漸清晰的,雖然在年初就有知情的同仁一個個來跟我道”恭喜”,可我真是一頭霧水,原來事情是這樣的,某次主管會報,校長那姑且稱之為”魔掌”的手伸進人事韓主任事先準備好的透明壓克力摸彩箱,在眾多”彩卷”中翻攪,隨後抽出2009第一大獎得獎者……,這不就是老爹我嗎?聽說現場歡聲雷動,大家都慶幸老爹中獎,中了個”讀書會心得報告獎”,因為老爹不在現場,沒有異議權利,起初來報信的同仁,聲聲恭喜讓我很沒有真實感,直到韓主任親自來說明,才知”天將降小任於斯人也”,2009才逐漸明朗起來。

好了,既然要讀書,總得要有”新書”,所謂”新書”不見得要近期出版,只要是我這日漸老花的眼睛沒認真看過的,當然都可以稱為新書,最簡單莫過於上學校圖書室找書,本校圖書室藏書約莫是宜蘭縣國中小最多的,甚至有鄰近學校三倍多。這裡指的藏書是已編目上線可供師生借閱的圖書,那些幾十年前的老八股圖書全不能計在上頭,否則只有數字上的虛胖,是無法滿足師生閱讀的,無奈縣內多所學校在經費、人力不足情況下,圖書室功能不彰,圖書無法更新,學生閱讀課程無法實施,想想,本校學生的確是幸福的。

每年本校花在購書的經費約10萬,最少約7、8萬,最多近20萬,經費一半以上來自家長會鼎力贊助,相較於大部份除非有專案經費挹注,否則一年購書經費往往不到2萬的學校,本校的投入可說已具規模。近幾年因應學生閱讀課程實施,大部份經費花在閱讀套書上,所謂閱讀套書就是每本書買40本,讓整班學生可以同時讀同一本書,這樣的套書本校就有八十幾套,數量上足以滿足所有班級同時閱讀的需求,在縣內,除了專案經費成立”愛的書庫”的兩個學校外,沒有任何學校擁有這樣的規模,而且本校書單都是學校老師們推薦的,涵蓋多樣性及全面性,更值得學生閱讀。因此我的讀書心得自然就在這樣的套書中尋找。

花了一點時間,挑了三本書,其中兩本小書,翻譯小說「大家都在戀愛的夏天」、張曼娟改編小說「我家有個風火輪」,以及一本有夠厚的龍應台散文「目送」,兩本小說各花了半天看完。

clip_image002

「大家都在戀愛的夏天」很貼近國中生的年齡,游珮芸老師在編序中寫道:

當我第一次看到這個書名時,不由得嘴角微微地往上彎,多麼甜美、多麼大膽、多麼青春呀!

蘭可(作者)透過雷娜(主角)的眼睛,帶我們進入雷娜的家庭及學校的生活。

故事最精采的部分是在戀情的描寫。這些戀愛事件在雷娜娓娓的敘述中,交織成一張晶瑩剔透的網,成為整個小說的支柱。

雖然蘭可架構的寫實故事,沒有所謂的波瀾萬丈,高潮迭起﹔但卻有一種牽引人心的力量,讓人可以一口氣讀完,然後沉浸在閱讀的餘韻中。

一口氣讀完小說,有一份說不出甜甜的感覺在心中迴盪,書中主角們的生活方式對照我們現在的國中生生活,更是讓我羨慕不已,好希望女兒就是生活在這樣無憂無慮的環境之下,擁有這等沒有學測壓力的日子。當然,回過神來,這小說適合學生以及家長看,不過不是我要介紹的書。

clip_image003「我家有個風火輪」是『張曼娟奇幻學堂』系列四本書中的一本,張曼娟老師的寫作發想是:

那一年,看完「神隱少女」,從戲院中走出來,站在西門町街頭,心頭還縈繞著感動,同時,卻也有些悵然若失。同樣是東方,同樣擁有自己的傳說和傳統,我們的少女又該有怎樣的冒險呢?如果不走進泡溫泉的湯屋,她該走到哪裡去呢?如果沒有遇見湯婆婆,她也許會遇見鐵扇公主,那麼,又會發生什麼樣的故事呢?

我唸小學的姪兒,總是催著我問新一集的《哈利波特》出來沒有?我告訴他,得等一等,還要翻譯啊。他於是抗議了:「奇幻故事這麼好看,我們為什麼沒有中文的書?都要看外國人的?」

博客來書籍館這樣介紹本書:

本書改寫自《封神演義.哪吒》。陳塘關守將李靖,年輕時曾學過法術,因為資質不佳只得在人間當將軍。育有三兒一女,三個兒子的資質都比他好,尤其是不服管教生性狂蕩的小兒子「哪吒」,為他惹了許多麻煩。弄到後來父子反目成仇,甚至性命相搏。

故事的主述者「花蕊兒」是哪吒的姊姊,一個全新創造的角色,……她是一個充滿「愛」,也最懂得「愛」的人,是個扭轉大局的關鍵人物。

從少年小說的角度,重新詮釋與創作,談家庭關係、成長啟蒙、友誼與冒險等。

整篇故事跟記憶中的哪吒沒有什麼不同,卻又大不相同,不是多了「花蕊兒」而已,而是深值心中的教育價值觀跟故事緊緊連結在一起,記憶中的哪吒是法力輸給擁有玲瓏塔的父親,在外力下屈服的,就如舊式高壓教育一般,而張曼娟老師卻改以「愛」為原點,在父子最後大戰的場景中,「我們看見了,爹爹的寶塔是倒著拿的,而哪吒的火尖槍矛尖朝下,他們根本就不想傷害彼此。」是的,現代教育思潮改寫過的古典故事,一下子全活過來了。

當然,再回過神來,這小說真的很適合學生,尤其是充滿幻想的小學生以及他們家長看,不過也不是我要介紹的書。

哈哈,終於要進入正題了,龍應台「目送」豋場,從最早的「野火集」開始,我就很喜歡龍應台的文章,繼前一本「親愛的安德烈」親子間時而激烈對抗、時而互相關懷的書信體文章,本書每一篇都很短,卻又給我滿滿的感動。龍應台在第一篇「目送」同名文章中寫道: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這樣的文章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目光,讓我一篇一篇的讀下去,只不過讀的速度很慢,因為每一篇都是感動,心中需要琢磨回味再三,或許是年紀漸長,回過頭來看一些事情、看一些人,眼光跟龍應台小姐書中的觀點越來越近,不再是「野火集」中「年輕人你為什麼不生氣」的前衛份子,而是慢慢步入中年的老成或是遲鈍,當然,我的休養還沒到龍小姐的地步,沒事火爆脾氣跟衝動還是會上來,不過偶而靜下來想,人生不就是這麼回事,計較半天所為何來?

clip_image004「目送」全書分成三個部份,大部分是圍繞著親情的深沉思考,尤其第一部分讀來特別動容,或者說我是非常小心的在讀它,龍應台小姐不斷的提醒讀者「老」這個字,讓我不得不放慢閱讀速度。

在「雨兒」中,龍應台小姐寫道:

我每天打一通電話,不管在世界上哪個角落,電話接通,第一句話一定是:「我──是你的女兒。」

面對老年失智的母親,讓我想到後面養護所中老人們跟家屬假日的對話。

在「什麼」中,龍應台小姐寫道:

十八歲才第一次看見同齡的女生用瓶瓶罐罐的化妝品,才發現並非所有的女生都和我一樣,……在台南的鳳凰樹下閒散讀書,亦不知道何謂競爭和進取;畢業後到了台北,大吃一驚,原來台北人人都在考托福,申請留學。……你永遠都是最後「知道」的人。譬如,年過五十,蒼茫獨行間,忽然驚覺,怎麼那麼多的朋友在讀佛經?他們在找什麼我不知道的東西?

在「為誰」中,龍應台面對已成為美食家的兒子安德烈為她做晚餐時,在文章最後寫道:

兒子睜大了眼睛看著我,認認真真地說:「我不是要你做給我吃,你還不明白嗎?我是要你學會以後做給你自己吃。」

就這樣,我們看到孩子長大了,真的長大了,不只是身體長大、心智長大,而是真的成為大人,也就是我們逐漸衰老,從餵孩子吃東西、教孩子吃東西,一直到孩子離開我們的視線,出去闖盪屬於他的世界,然後回過頭來教母親做菜,這樣的改變我們是不是準備好可以迎接。

在「俱樂部」中,龍應台小姐寫道:

先是,你發現,被介紹時你等著那愣愣的小毛頭稱呼你「姊姊」,卻發現他開口叫的是「阿姨」。

怎麼一向形象高大的「人民保母」、「警察叔叔」,竟有一張娃娃似的臉,簡直就是個孩子警察。

那穿著白袍語帶權威的醫生,看起來竟也是個「孩子」,只有二十九歲。

不是人們變小了,是你,變老了。

就這樣,我們必須去面對不斷改變的世界,不斷增長的年紀,以及無法改變這些改變的事實。

一篇篇精彩的文章,包含我很喜歡的「菊花」、「母親節」……,無法一一介紹,就等各位自己花時間去細細品味。

第二部份及第三部份文章面向較廣,部分篇章因為個人國學能力不足,讀起來有些吃力,甚至無法了解部分古文內容,或是龍小姐欲傳達的意旨,在此僅介紹一篇「手鐲」,整本書中相當多相同的用字遣詞方法,那是龍應台的特色,在這篇「手鐲」中,龍小姐把這樣的手法用到極致,她寫道:

然後是鈕釦店。一個一個小店,裡頭全部是鈕釦。從綠豆一樣小的,到嬰兒手掌一樣大的;包了布的,那布的質地和花色千姿百態,不包布的,或凹凸有致,或形色多變。幾百個、幾千個、幾萬個、幾十萬個大大小小、花花綠綠的鈕釦在小店裡展出,每一個鈕釦都在隱約暗示某一種意義的大開大闔,一種迎接和排拒,彷彿一個策展人在做一個極大膽的、極挑釁的宣言。

一圈一圈的人,坐在凳子上,圍著一張一張桌子,低頭工作。一條巷子,變成工廠的手工區。他把一條手鐲放在桌上,那種鍍銀的尼泊爾風格的手鐲,雕著花,花瓣鏤空。桌子中心有一堆金光閃閃的假鑽,一粒大概只有一顆米的一半大。他左手按著手鐲,右手拿著一枝筆,筆尖是黏膠。他用筆尖沾起一粒假鑽,將它填進手鐲鏤空的洞裡。手鐲的每一朵雕花有五個花瓣,他就填進五粒假鑽。洞很小,假鑽也很小,眼睛得看得仔細。凳子沒有靠背,他的看起來很瘦弱的背,就一直向前駝著。

「他們都以為來廣州賺錢容易,」坐在男孩隔壁的女人邊工作邊說,「其實很難啊。才十六歲,應該繼續讀書啊。」

「那你一天能掙多少?」

「二、三十塊,如果我連續做十幾個小時。」

五粒一分錢,五十粒一毛錢,五百粒一塊錢,五千粒十塊錢,一萬粒二十塊。一萬五千粒三十塊。

那手鐲,在香港廟街和台北士林夜市的地攤,甚至在法蘭克福的跳蚤市場,都買得到。我從來沒想過,手鐲,是從這樣的巷子裡出來的。

讀完這篇文章,我停下來良久,再重讀一次,腦袋裡盡是電視上看到過的畫面,中國大陸的、獅子山共和國的,都是瘦弱的孩子為了生計,為了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或者是根本沒有了幻想,一步一步反覆做著相同無趣的工作,回想我們的生活,又是如何的幸福。於是把書拿給女兒看,請他看文章的鋪排,看生活的場景,想自己的日子。然後給老婆看,老婆說:「二十塊,你女兒一天遲到就要被罰二十塊。」

農曆年前後,沒事做的時候,我就一個人坐在書桌上,每天細細慢慢讀它幾篇,日子過的實在是充實的不得了。

不知道還要寫什麼,反正一句話,好書要自己去體會,推薦給你。

最後補充,我從來都不會用「女士」,一律以「小姐」稱呼,有人說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也推薦給你。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46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