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ttp://blog.xuite.net/changraphael141/twblog1/124636259-%E9%A8%8E%E5%85%B5%E7%9A%84%E6%AD%B7%E5%8F%B2+(15)+%E9%99%84%E9%8C%84+%E4%B8%AD%E5%8F%A4%E9%A8%8E%E5%A3%AB%E7%9A%84%E8%A8%93%E7%B7%B4

在看過世界史中各國的封建制度,可以發現一個共通點,其中的骨幹不論叫騎士或武士,都被教以嚴格的禮儀與信仰教育,作戰技術訓練,以及對領主的忠誠及人民的保護

 

一 騎士的養成教育

貴族的身份是世襲的,而騎士身份是經過訓練而得來的。如果說貴族是封建社會中的一個階級,那麼騎士則是屬於貴族階級裏的一個「社團」。所有騎士都是貴族,但貴族不一定是騎士。

=======================================================

第一階段 侍童

一個貴族家庭裏的男孩大約七歲時,會由他父親寄託在領主或另一個貴族家庭開始騎士教育(就是易子而教啦~)。一開始負責教育他的是領主或貴族家的女主人,而這孩子的身份是「侍童」(Page),所受的訓練是如何成為一位「紳士」。禮節,儀表,談吐,態度等社會規矩都是他的學習項目。在宴會或平時的三餐,他必須擔任侍者的工作。而較大的侍童會被派到戰場上擔任後勤的任務,但不參加戰鬥,而歐洲封建時代的騎士也嚴守騎士精神,再怎麼樣也不會對這些非戰鬥人員的侍童們痛下殺手

 

侍童

 

一個貴族的兒子在很早的時候就被送往領主或國王的家庭接受各種技能的訓練。學習服侍國王和貴族婦人,接受良好的文化及禮儀教育。並培養優秀的領導氣質。

少年騎士的護甲

這兩塊胸板甲是1600年左右的產物,是專門為孩子打造的小型盔甲。當時候只有富人家庭才能為孩子買這樣一件昂貴的禮物。

 

少年時的訓練

想成為騎士的年輕人,在少年時就得刻苦的練習戰鬥技能。在領主家裏他們要鍛練肌肉和肢體的協調性,學習武器的使用技巧。通常他們與同年齡者對練,有時也和騎士教練(Knightly masters)對打。不過,即使是非常激烈的對戰練習後,也要保持衣著整潔。並非所有年輕人都能完成這樣艱苦的練習,摘取騎士的頭銜。上圖是一幅15世紀的圖畫,展示了各種訓練方式

 

=======================================================

第二階段 侍從

大概十四歲時,進一步升級為「侍從」(squire),跟領主學習如何做一個軍人:騎馬,使用各種武器,學習戰爭技藝等訓練要項。領主打仗或比武時,就是他實習的好機會。但他也同時得盡他的任務︰領主用飯,他在一旁侍候;領主打獵,他必追隨左右;領主行軍,他保管清理各種武器和座騎;領主不幸受傷,他必須赴前援救,但不必參加實際戰鬥。總之從領主平時的指點和戰時的實際觀察,這位侍從學習騎士之道--做一個好騎士。

 

侍從



侍從(squire)源自法語的ecuyer,意思是shield-bearer (搬運盾牌的人)。在11,12世紀的歐洲各國,侍從被看做是低人一等的。但這是一個貴族的孩子成為騎士之前的必經之路。在13世紀成為一名騎士要花費巨資舉行儀式,是非常奢侈的事情,許多年輕貴族寧願保持侍從的身份,也不願成為騎士。因此侍從這個名詞逐漸變為鄉紳,地主的意思。

臂力練習

侍從用平頭的鈍劍劈斬木樁。用的劍是實戰用劍的雙倍重量,以此鍛練手臂的肌力,以適應作戰的需要。

 

騎馬槍術練習

這種練習是靠木製的靶來練的,靶通常做成士兵形狀,左手持盾,右手擺一個木錘。練習者衝擊左手的盾牌時,右手的木錘便會甩將過來。因此必須策馬疾馳而過,才不會被木錘給打下馬來。

 

喬叟筆下的侍從



喬叟(英國詩人,1340-1400),在1380年寫下了故事《Canterbury Tales, 坎特伯雷故事集》,講述了一個20歲的侍從的生活。這個年輕的侍從舉止優雅,會唱歌,作曲,跳舞,油畫還會寫詩。此外他有著精湛的騎術,又是比武大會的冠軍 (後來這個故事被改編成電影"A Knight's Tale" 騎士風雲錄)。另一個故事卻正好相反,故事裏的侍從們並不像喬叟描述的那樣,他們野蠻,粗魯,無知。1288年,在英格蘭的波士頓鎮,兩個侍從藉口舉行比武大會,一把火將半個村莊燒成白地。

晚餐 

喬叟記下了侍從如何在進餐時切肉吃,威嚴的父親正審視著兒子。因為切肉的技巧是侍從在貴族家的必修課。

=============================================================

 

第三階段 授勛

經過數年的訓練,大約二十歲或二十一歲時,在舉行“Dubbing”(授勛)的儀式後成為騎士。最初的禮節很簡單,稱“Accolade”(騎士授與典禮),就是由一位貴賓-通常是訓練他的領主,以劍面輕按受禮者的後頸。後來由於教會的影響及社會經濟的繁榮,禮節逐漸宗教化,場面也更鋪張。

受封

 最後侍從要接受封爵的典禮。在儀式中,受封者用手重擊頸部。13世紀後改為用劍重拍左肩,然後騎士接過自己的劍並繫牢在腰間。可以由國王,主教,領主或年長的騎士主持儀式。

 

在「授與禮」的前一晚,準騎士先沐浴,這不僅是指身體的清潔-沐浴在當時是件不太尋常的事,也象徵心靈的清潔;以後是在教堂裏守夜祈禱。第二天一早先參加彌撒,由神父祝福及配劍,準騎士宣誓忠于教會,保護弱者;然後穿上新甲冑,配上新的劍與馬刺,上馬急奔,以長槍投向繫在柱上的盾牌,稱“Quintain”,騎士授予禮乃全部告成。

以上是一般的騎士晉升禮。在特殊情形下,若是侍從的傑出表現,也有在戰場上立刻被領主或國王晉封為騎士的,但這是特例,並不常見。

行禮後接下來就是慶宴。這當然要花很多的錢。雖然附庸有義務經援領主的兒子受封為騎士,但這通常是不夠的,有的甚至得出賣地以擺出應有的排場。有的家庭貧困不能大宴賓客,因此他們的子弟也有一生為侍從而不能成為騎士的。總之寧可不成為騎士,但絕不可寒酸。

一般來講成為騎士後還可分成兩個級別,一種叫Knight Banneret,就稱為方旗騎士,這個名字來自於他們長方形的旗幟(banner就是旗幟的意思),是作戰的主力。見習騎士稱為Knight Bachelor (後來演變成下級勳位爵士),即學徒兵,組成更小的隊伍跟在主力後面,他們需要積累經驗及掌握更多的作戰技巧。見習騎士的旗幟也是長方形的,但末端開叉成燕尾狀。等他們有了相當的功績後,可以向司令請求升級。而傳令官將旗幟上的燕尾剪去,升級成正式騎士。

 Making a Knight Banneret

 

 二 封建領主與附庸的權利義務

 

附庸的權利︰

1、受領主保護之權  領主有義務保護附庸的生命,聲譽,家庭及財產等,更不可計謀對附庸有損害之行為,否則附庸可提出抗議或中止附庸關系(當然,提出這樣的要求時,附庸要有戰爭的實力及準備)。

2、陪審權  附庸有違背封建法律之嫌時,有權要求由“同僚”組成的法庭審判, 領主單獨不能處理。

附庸的義務︰

1、軍事服務  附庸需親自服役,除非過幼(15歲前)或過老(60歲後)。而在這種情況下必須委託他人代役。除個人服役外,須供給契約規定數目的騎士。服務的時限有“防衛戰”跟“侵略戰”兩種。前者直到敵人被驅逐離境,後者則有參戰的時限。如十二世紀的法國為40天。超過時限,一切費用領主自行負擔。而且在許多地方還有因地制宜的作法等不一而足。此外,附庸有守衛領主城堡的義務,一年大約三十到四十天。(按:說到這裏,必須提到後來在百年戰爭中,英國為了能夠長期在海外作戰,但限於上述侵略戰的時限,因此大量使用傭兵。傭兵的參戰時間全看僱傭契約的規定。後來封建制度也因此被認為不符時代潮流而被淘汰的原因之一。)

2、宮廷義務  附庸有參加領主召開各種會議的義務。領主在實施有關整個領地的事件時,必須先徵求附庸的意見;而附庸亦必須提供意見。在封建制度裏這是一個極重要的觀念,因為就整個領地而言,領主與附庸是“夥伴”,大家都有分擔責任的義務。如領主及其子女的婚嫁,參加十字軍等。此外還有處理領主跟附庸或附庸間的糾紛,日後國王的朝廷,甚至於國會都是由宮廷義務演變而來的。即使領主不需附庸的意見,有時為了排場,附庸仍須參加典禮。附庸的人數可以炫耀領主的威風。

3、經濟援助  封建社會只有平民有納稅義務。貴族並不納稅,但他們必須對領主供給經濟上的援助,這些經濟援助有很詳細的規定。在規定外,若無附庸的同意,領主不能任意加收,這點對日後“憲政”的發展是極重要的。英國“大憲章”的產生即是由約翰王未得貴族與教士的同意而增加賦稅所引發的。經濟援助大多是以武器,盔甲,馬匹,糧食為主;到了十二世紀則以金錢代替。

經濟援助有下列數種︰

1. 協助費  原則上附庸對領主並無經濟上協助的責任;但在某些特殊情形下因領主開銷太大,附庸必須相助,譬如,

  a、領主的長女出嫁;

  b、領主的長子賜封騎士;

  c、領主被俘,急須贖款;

  d、領主參加十字軍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