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聯合報╱賽夏客/國小校長(苗縣頭份)】 2007.10.28 03:23 am

學生出意外,老師要賠償的消息傳來,老師個個噤若寒蟬,紛紛拒絕課室教學以外的活動,勢必影響日後教育發展,因為多做事必然要承擔更大的風險。

校園事件何其多,設備不良導致學生發生意外,乃老師監督不周,罰!學生下課玩過頭造成傷害,乃老師督導不利,罰!學生違規犯紀,老師稍加管教,造成家長不滿,乃老師缺乏愛心,罰!想要把教育當志業,帶好學生不出任何意外,可說難上加難,教師不愧是一種高風險的行業。

事實上,如果風險都能在我們掌控下,我們不怕風險有多高,問題是校園許多意外事故都是瞬間發生的,縱使老師在現場,也無法控制。例如前幾年,有一位科任老師轉過身去寫黑板字,背後的學生就扭打在一起,拉都拉不開,這是各校常有的現象,被制度綁手綁腳的老師只好自求多福了。

話說回來,縱使教師風險那麼大,想進來的人卻擠破頭,因為政府把國家治理到人人都面臨失業的窘境,想要圖一口飯吃,只好把風險暫時拋開。很同情這位因執行公務惹來橫禍的老師,薪水沒漲,物價居高不下,要到哪裡去籌措這筆不算小數目的罰金呢?




 
 
用LINE傳送

  1. Re: 啥責任都要扛 唉,老師真難當

    收到消息,佳民國小國賠案三審確定!!
    佳民國小國賠案---三審確定
    基層的老師,總是默默的在為基層的教育付出,堅守自己的崗位,無怨無悔的奉獻他的一生,但是當老師們碰到一些特殊狀況時,總是不知所措、或者置之不理,其實這種態度都不是正確的,花蓮縣的佳民國小的這個案例,就是個典型的例子,當老師碰到家長提告時,老師認為本身對這件事沒有責任,於是就忽略了這件事情!不知縝密的因應,最後在一審時,判賠了一百多萬。直到這時老師才開始緊張,去尋求組織的協助、尋求各方的支援。最後在各方的努力下,二、三審終於無罪定讞了。在這個過程中,給了基層老師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就是當你面對問題時,請你務必尋求組織的協助,教師會永遠是老師背後的支持者。
    面對老師的訴訟,目前全教會有設立訴訟基金,如果老師是有理的,這個訴訟基金是可以提供老師在官司過程中所需的費用,當然不願意辛苦付出的老師有事,但是如果出了狀況,請務必跟我們連絡。
    學生打鬧右眼傷失明,佳民國小國賠193萬二審大逆轉,三審確定! 2008/11/17更生日報 記者田德財 花蓮縣秀林鄉佳民國小一名五年級余姓學生,與同學打掃時,被其中一名姓同學以重物丟到右眼受傷致摘除失明,余姓學生的家人打起國家賠償之訴,求賠五百萬元,一審宣判應賠一百九十三萬餘元,當事人均不服,上訴後,二審大逆轉判決原判決應廢棄免國賠,上訴三審,昨天最高法院駁回,本案三審定讞。
    三審的駁回理由與二審見解完全不同,最高法院指出,依國家賠償法請求損害賠償時,應先以書面向義務機關請求之,必賠償義務機關拒絕賠償,或自提出請求之日起逾三十日不開始協定,或自開始協定之日起逾六十日協定不成立時,請求權人始得提起損害賠償之訴,但本件家長先向花蓮縣秀林鄉調解委員會二次調解均未成立,並無直接向學校請求國賠,屬於程序不完備。 最高法院指出,二審未糾正第一審誤以判決為之之不合法,竟以判決將第一審判決廢棄,改判駁回上訴人第一審之訴,雖有未當,然與家長應受敗訴之結果並無二致。
    余姓同學的家人訴訟中指出,九十四年九月十六日導師楊○○帶領余姓等七名同學打掃,楊○○本應照顧學生,竟不在現場,適顏同學生以重物丟擲休姓同學,擊中余姓學生右眼,送醫診斷為外傷性破,手術後併眼球萎縮,並接眼球摘除手術,致右眼終身失明,楊○○輪值導護工作,也應指派其他老師代理。
    余姓學生的家人求賠金額分別是:殘廢減少喪失的工作能力一百廿六萬餘元、精神撫慰金三百萬元、媽媽照顧失明兒子的精神撫慰金七十三萬餘元,合計五百萬元。一審判決應賠一百九十三萬元。
    對於一審判決,雙方都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改判賠的理由指出,本案意外發生是學生不當嬉戲且突發性自招危險之結,並不是老師可得預期並預加防範,在校園單純撿拾樹枝、拔草之打婦行為,本不致發生危險,與爬窗、攀牆、位處頂樓或需要護欄等風險性高之處所不同。
    二審說,老師於客觀上不具危險性之學生打掃環境不在場,無論保護規範裁收縮原則加以檢視,導師無「作為義務之不法」及「作為義務之違反」可言。因此,學生家長求國賠為無理由。

    [回覆] wills 迴響於 24 十一月, 2008 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