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ttp://twpa.ioe.sinica.edu.tw/?p=1972 

台南女中為了抗議服裝儀容檢查過嚴,在升旗典禮時集體在長褲內穿短褲並脫褲抗議。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秘書長賴友梅表示,即使兩年前教育部曾表示校方硬性規定穿著裙裝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但教育部至今仍沒有後續的行動。

制服箝制學生自主權

目前的制服規定仍充滿控制色彩,例如男學生的制服就被要求要繡上名字,女學生則不用。賴友梅指出,主要是因為性別刻板印象認為男學生容易做怪,制服上有名字就可以當場記下名字。而女學生就一定要穿裙子,不能穿短褲,以台南女中的例子而言,教官說法是為了「安全」,可見將女性安全的責任全部放在女性身上,其實是箝制女性身體的假保護。賴友梅強調,強制女學生在體育課時間之外不能穿短褲,這種做法完全沒看到女性對身體的主體性。

強制穿裙違反性平法

事實上,兩年前就有北一女學生爭取穿短褲進校門的權利,當時也引起社會討論。由於強制女學生穿裙裝已經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第12條規定的「學校應提供性別平等之學習環境」,因此當時教育部承諾進行調查改善。但賴友梅指出,直到現在,教育部仍無任何積極改善做為,甚至沒進行當初承諾的校規服儀規定調查,也未追蹤校園制服問題的後續處理。

穿裙壓力 學生自殺

而在高職餐飲科系,服裝的箝制比起一般高中更為嚴重。在餐飲術科考試時,老師甚至還會伸手去掐女學生的腿,確定女學生是否有穿著絲襪。而強制性的服儀規定,不只戕害女學生的身體自主權,對於跨性別學生更是造成悲劇的原因。賴友梅指出,2009年,一位高職餐飲科女跨男學生,因為術科考試要求穿絲襪裙子,最後因壓力而選擇自殺。

即使學生以及社會團體不斷要求學校將服裝的權力交還給學生,但直到目前僅有少數學校落實。多數學校以假民主方式鞏固原來的服儀規定,賴友梅以性別平等教育協會接到的投訴案例而言,許多學校在面臨制服問題壓力時,會設計引導式問卷,讓最後統計結果仍以原來的服儀規定為主。

賴友梅指出,即使問卷設計過程沒有瑕疵,服儀規定也不該以「少數服從多數」的方式,讓多數人決定少數人的權益。這種看似民主的過程,其實完全違反多元原則。而對相信制服規定可以改變的學生,在這種假民主過程之後,又被要求強制穿裙,只會造成第二次的傷害。

非菁英學生處境艱難

從台南女中學生有組織的脫褲抗議,以及網路串連,甚至改編歌曲抗議等行為,都可以看出這些學生的創意,以及對身體自主的自覺。但賴友梅指出,當初制服問題被重視是因為北一女學生進行抗議,現在也是因為台南女中脫褲事件而被注意。問題是,菁英學生可以用行動喚起社會的重視,但其他較為弱勢或是功課不好的學生,他們的聲音卻不被社會聽見。

賴友梅以紐西蘭為例,就有高中發展出性別中立的制服,學生可以依自己的需求選擇褲裝或裙裝。但在台灣,教育單位對於制服問題的處理仍是慢如牛步,至今仍無任何進展。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116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