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ie traumatic@flicker

女老師覺得自己數學差,很可能會讓女學生也相信自己永遠學不好數學。

■ 美國心理學者前幾天發表研究,發現如果小學女生的數學自信心跟表現低落,同為女性的教師恐怕難辭其咎。

編譯 ∣ 張茵惠

  儘管近一個世紀以來,兩性受教育的機會已經慢慢趨近平等,但女性進入自然科學領域的比例依然不高。過去的許多研究都試圖解釋這個現象,有人認為女性的腦部構造以及青春期後內分泌的影響,會使其偏好文學、藝術等等「適合女人」的領域;也有人認為社會的影響才是重點。但問題又來了 — 社會是「怎麼」影響女孩的呢?美國心理學家貝洛克的研究提出了新的觀點。

  「我是女生,我數學不好」這類的焦慮會傳染嗎?本月26日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PNAS)上一篇研究指出,小學女老師對自己數學能力的焦慮很有可能「代代相傳」,使得班上的女同學有樣學樣,導致數學成績每況愈下。

  芝加哥大學心理系的貝洛克(Sian L. Beilock)副教授設計了這個研究,她找來了就讀小學一二年級的52位男生跟65位女生,這群孩子分別由17位老師指導,而這17位老師之中有90%是女性,與實際上的美國全國小學教師性別比例一致。貝洛克讓這群老師接受數學測試,評估她們對數學的焦慮感,並在學年初和學年末分別測試學生的數學能力。

  結果發現,在學年一開始的時候,學生的數學能力與老師數學焦慮感無關;然而到了學年末尾,對自己數學能力越不安的教師,她們所教的女學生就越認同「男生數學比較好,女生文學比較好」的觀念,她們的數學成績比起未受上述觀念影響的男生跟女生都要低。此外,這個研究也發現:女老師自我懷疑的問題並不會影響到她所教導的男學生。

foreversouls@flicker

男學生對數學的自信,並不會被女老師的焦慮感動搖。

  貝洛克的研究焦點在於焦慮和壓力如何影響一個人的表現。她認為,學齡兒童傾向視自己同性別的成年人為模範,所以若有個害怕數學的女老師,可能會強化「男生數學比女生好」的刻板印象,讓女學生也跟著害怕數學(同樣的,男學生在此研究中不受影響,是因為跟老師的性別不同)。此外,並不是所有的女學生都會受到教師的影響,但「教師的確是影響來源之一」。

  有鑑於此,貝洛克建議美國小學教育師資的專業訓練應該被重新思考。她表示:「教育者不僅要具備充足的『數學能力』,還要擁有正面的『數學態度』,才能成功地教育下一代。」

  威斯康新大學麥迪遜分校的心理學教授海德(Janet S. Hyde)並沒有參與這項研究,但她認為貝洛克的發現解釋了很多歷來難解的問題,因此是極為出色跟重要的研究。海德在2008年主持過一項計畫,發現女性數學能力與男性不相上下,但物理和工程方面的表現大幅落後男性。她表示,女孩在成長過程中越相信自己數學能力不如男生,越容易刻意逃避不選高級數學課程。這種傾向,導致女性能夠選擇的職業範圍變少,尤其是高社會聲望以及高獲利的科學和科技行業。

  貝洛克在這個研究中還指出另一個雪上加霜的問題:過去研究發現在大學主修小學教育的人,數學的焦慮感是所有科系中最高的。看來,教育的改革必須從教育者本身做起,但要怎麼讓憂心忡忡的小學女老師不要對數學太焦慮,恐怕也是個令人頭痛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