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發表新文章

男人偏愛權力較低的女性 (本文轉貼自台大科教中心網)

■ 位於高處的人權力高,這不僅只是個隱喻。一項發表在《社會認知》(Social Cognition)期刊上的研究指出,男女在看待異性的吸引力時,會考慮空間上的垂直關係。當異性的照片在螢幕上顯現時,男人傾向於挑低處的照片,女人則傾向於挑高處的照片。

alles-schlumpf@flicker

研究顯示,看似權力高的男人容易獲得女性芳心,相反地權力低的女人則吸引男性。

  發表此項研究的美國賓州蓋茲堡學院的心理學家麥爾(Brian Meier)和迪奧尼(Sarah Dionne)認為,男女不同趨向的背後,潛藏對權力的概念。權力的概念被認為與垂直空間的心理表徵有關,與一些常見譬喻吻合,譬如「公司高層」,或者「君臨天下」。因此人們在想像權力差異的時候,實際上也同時在考量這種空間的差異度。位於上方的,被視為是具有權力的,而在下方的,是沒有權力的。

  一些演化心理學家認為,男人在高位掌權時候,也意味著掌握了社會地位和資源,因此對女人比較有吸引力;相對的,女人如果具有一些權力低落的特徵,比如說年輕或者忠誠,那麼她們對男人就更具吸引力。

高低上下

  為了了解這些心理現象如何作用在人際關係互動上,這兩位作者於是研究對異性的吸引力會如何因為照片的位置而改變。

  他們找來蓋茲堡學院的二十九個男生和五十個女生,要求這批平均十九歲的學生看一些男女的照片,要他們用一到七百五十的評分,來評定這些男女的吸引力。他們研究利用了三十張男人的照片以及三十張女人的照片。

  這些男女的照片都會隨機出現,且受測學生會被告知這些照片會重複的秀給他們看。這學生看所有的照片,並且做兩次評分,兩次評分看到的照片,唯一差別是它們的位置不同。譬如,若一張照片頭一次是顯現在螢幕的底部,那麼第二次就會出現在螢幕的頂端。

  對於同一張女人的照片,男人會認為在底部出現的照片比起在頂端出現的照片,要更有吸引力,差別是百分之一點八。女人剛好相反,她們看同樣一張照片,如果出現在頂部比起出現在底部,要有多出百分之一點五的吸引力。

  麥爾說,這個比例差異看起來似乎很小,但由於他們是對在螢幕上不同位置的同一張照片評分,照理來說應該結果是一樣的才對。因此這樣的差異也可算達到顯著。

Verticality

同一張照片出現在螢幕不同位置時,男女的偏好不同。(圖片來源:Meier, B. P. & Dionne)

總是有人比較高

  里斯本大學學院的心理學家許伯特(Thomas Schubert) 表示,這個領域的大多數工作,都會關注測量的反應時間。舉例來說,在二○○五年的一項研究中,許伯特要求受測者盡其所能地快速認定出現在螢幕上的字,是有權力的還是沒有權力的。他們的研究發現,比如說如果把「主人」(Master)這個字放在「僕人」(Servant)之上的話,很快會被認定是有權力的。同樣的,如果一個字是放在一個很強有力的字的下面,人們也會很快的認定它是沒有權力的。因為字在螢幕上出現位置不同,而造成反應時間延遲,被認為是那個字的真正意思和它螢幕出現位置所顯現的意義,造成認知干擾的結果。

  許伯特說,現在這個研究顯示,只要改變螢幕照片的出現位置,就能改變人的吸引力,讓人印象深刻。這讓我們的反應時間研究又向前跨了一步。

  這研究的發現也許可以解釋,為何異性戀伴侶中男性比女性高的比例,比實際上所有男女身高比要高。麥爾說,男人似乎喜歡個頭比他們小的女人,女人則喜歡高大的男人。身高或許是一種權力的象徵,在此研究中表現在性吸引力上。

  許伯特表示,他很好奇的是,這些受測學生的潛意識裏,是不是認為那些出現在高處照片的人,個頭也比較高。

 

原載於【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九期】2010.03.01

【動物行為】鴨子的陰莖長度視其他鴨子而定

■ 動物學者試圖瞭解鴨子的吸引異性策略,發現公鴨在有其他同類競爭的狀況下,生殖器長度跟再生時間點也會有所改變。

800px-Lesser_Scaup_2

雄性小潛鴨:牠是一種北美常見的鴨子。研究發現牠們彬彬有禮,而且在同性競爭之下會盡可能的讓陰莖變長。(圖:wiki.en)

編譯 ∣ 張茵惠

  「輸人不輸陣」的意思鴨子也瞭解。一項新的動物學研究顯示,公鴨生殖器的長度可能取決於牠的同儕—也就是其他公鴨。

  通常公鴨的生殖器在繁殖季節的尾聲會漸漸消瘦,直到下一次繁殖期來到才會長回原來的大小。耶魯大學演化生物學者布瑞南(Patricia L. R. Brennan)說,小潛鴨(lesser scaup)跟棕硬尾鴨(ruddy ducks)的陰莖長度與消褪時間和牠是否必須跟其他雄性競爭有關。

  布瑞南的新研究數據提供了社會環境影響脊椎動物陰莖長度的首度發現。今年七月二十九日,她在動物行為學會(Animal Behavior Society)年會上提出此項新證據。

  有許多種類的鳥類,雄性並不會特別長出器官來傳播精子。但鴨子則是很典型的具備陰莖的鳥種,而且長度驚人。一隻棕硬尾鴨可以長出9.8英吋的陰莖,超過身長的一半。超長的陰莖或許讓雄鴨在傳播精子時更有競爭力,因為母鴨並不只有一個男朋友。布瑞南過去的研究記錄了鴨子強烈的兩性衝突,為了避免公鴨霸王硬上弓,母鴨演化出了極端的抵抗策略:譬如把陰道長成螺旋狀,可以減低繁殖時雄性的專橫控制。

棕硬尾鴨有螺旋狀的陰莖。比例尺是兩公分的小棒子。(出處:Wired Science)

  為了瞭解雄性彼此之間的競爭是否會影響陰莖長度,布瑞南把公鴨每七到八之分成一組養在一起,但只給牠們五到六隻母鴨。其他公鴨則是單獨跟另一隻母鴨養在一起。

  結果發現,有同性競爭壓力的小潛鴨,與沒有對手的雄鴨相較起來,陰莖長度增長了15%,最長甚至多了25%。布瑞南指出,潛鴨這種鴨類兩性關係看起來頗為和睦,雄性潛鴨幾乎不會強迫對牠沒意思的母鴨交配。但棕硬尾鴨就不是如此,牠們到了交配季就戰得天昏地暗,雄鴨經常趁亂強迫母鴨與牠性交。

  約會禮貌不好的雄性棕硬尾鴨,不管有沒有競爭對手,陰莖長度整體來說並沒有改變。牠們改變的是陰莖生長的時間點。在有競爭對手的狀況下,少數幾隻氣勢強的雄鴨會長出耀武揚威的巨大性器官,其他雄鴨則是維持一般大小—不過跟沒有敵手的雄鴨相比,這些正常大小的雄鴨性器官會提前幾個禮拜消褪。

  因此,布瑞南推測,雄性棕硬尾鴨在演化投資上相當「保守」。在群體裡沒什麼競爭力,交配無望的雄鴨不會想要浪費時間去維持顯然沒搞頭的器官。

  布瑞南說,她的研究側重在何以鴨子比起其他鳥類更費事於交配。「鴨子演化出長長的陰莖的原因,可能來自於雄性間的競爭。」男性對男性的爭鬥或許也在兩性戰爭裡扮演某種角色。

  多倫多大學嘉堡校區演化生態學者昂德耶(Maydianne Andrade)說,這個研究顯示鴨子「因應社會挑戰,而改變陰莖的長度」。昂德耶研究同類相食的蜘蛛與性別的關連。如今下一步可能是瞭解鴨子生理如何運作,以及是否也有其他物種以同樣的方式應對性別競爭。

【教育議題】女生數學不好 小學女老師害的?

partie traumatic@flicker

女老師覺得自己數學差,很可能會讓女學生也相信自己永遠學不好數學。

■ 美國心理學者前幾天發表研究,發現如果小學女生的數學自信心跟表現低落,同為女性的教師恐怕難辭其咎。

編譯 ∣ 張茵惠

  儘管近一個世紀以來,兩性受教育的機會已經慢慢趨近平等,但女性進入自然科學領域的比例依然不高。過去的許多研究都試圖解釋這個現象,有人認為女性的腦部構造以及青春期後內分泌的影響,會使其偏好文學、藝術等等「適合女人」的領域;也有人認為社會的影響才是重點。但問題又來了 — 社會是「怎麼」影響女孩的呢?美國心理學家貝洛克的研究提出了新的觀點。

  「我是女生,我數學不好」這類的焦慮會傳染嗎?本月26日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PNAS)上一篇研究指出,小學女老師對自己數學能力的焦慮很有可能「代代相傳」,使得班上的女同學有樣學樣,導致數學成績每況愈下。

  芝加哥大學心理系的貝洛克(Sian L. Beilock)副教授設計了這個研究,她找來了就讀小學一二年級的52位男生跟65位女生,這群孩子分別由17位老師指導,而這17位老師之中有90%是女性,與實際上的美國全國小學教師性別比例一致。貝洛克讓這群老師接受數學測試,評估她們對數學的焦慮感,並在學年初和學年末分別測試學生的數學能力。

  結果發現,在學年一開始的時候,學生的數學能力與老師數學焦慮感無關;然而到了學年末尾,對自己數學能力越不安的教師,她們所教的女學生就越認同「男生數學比較好,女生文學比較好」的觀念,她們的數學成績比起未受上述觀念影響的男生跟女生都要低。此外,這個研究也發現:女老師自我懷疑的問題並不會影響到她所教導的男學生。

foreversouls@flicker

男學生對數學的自信,並不會被女老師的焦慮感動搖。

  貝洛克的研究焦點在於焦慮和壓力如何影響一個人的表現。她認為,學齡兒童傾向視自己同性別的成年人為模範,所以若有個害怕數學的女老師,可能會強化「男生數學比女生好」的刻板印象,讓女學生也跟著害怕數學(同樣的,男學生在此研究中不受影響,是因為跟老師的性別不同)。此外,並不是所有的女學生都會受到教師的影響,但「教師的確是影響來源之一」。

  有鑑於此,貝洛克建議美國小學教育師資的專業訓練應該被重新思考。她表示:「教育者不僅要具備充足的『數學能力』,還要擁有正面的『數學態度』,才能成功地教育下一代。」

  威斯康新大學麥迪遜分校的心理學教授海德(Janet S. Hyde)並沒有參與這項研究,但她認為貝洛克的發現解釋了很多歷來難解的問題,因此是極為出色跟重要的研究。海德在2008年主持過一項計畫,發現女性數學能力與男性不相上下,但物理和工程方面的表現大幅落後男性。她表示,女孩在成長過程中越相信自己數學能力不如男生,越容易刻意逃避不選高級數學課程。這種傾向,導致女性能夠選擇的職業範圍變少,尤其是高社會聲望以及高獲利的科學和科技行業。

  貝洛克在這個研究中還指出另一個雪上加霜的問題:過去研究發現在大學主修小學教育的人,數學的焦慮感是所有科系中最高的。看來,教育的改革必須從教育者本身做起,但要怎麼讓憂心忡忡的小學女老師不要對數學太焦慮,恐怕也是個令人頭痛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