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發表新文章

感覺,

下的課程變得更好玩了。

最近,

還蠻喜歡Ezgo這個軟體的~

試用過才知道--

很好玩的說!!

有意想不到的特效、

好玩的遊戲...之類的,

讓人想更進一步去了解它、使用它,

但是安裝時,

卻有很多的"風險",

要"懂得人"去用,

才不會把資料弄消失...。

我想,

我還是別亂安裝吧!

免得被XX罵...

畢竟,

太好奇也不是事件好事...。

但是!

嘗試新的東西是我的嗜好 XD

用壞它是我的副業 XD

(( 開玩笑的啦 ))

不過能知道新的東西感覺很棒

這是我對資訊課的想法:3

P.S. 經營部落格的感覺還不錯呢 ~ 我很喜歡:]

這學期學了很多很多,有:

改部落格的橫幅、

認識 pdf 檔的使用及功能並轉檔成Finder電子書、

創作電子書、

妥善運用雲端硬碟、

認識Open Officer的功能及好用之處、

認識試算表並使用、

燒錄Ezgo光碟並了解、使用,

…的

很多、很多,感覺很充實。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有很多很多,都很實用,

但我想,

我最喜歡的就是"創作電子書"這項了吧,

能夠自己寫一本屬於自己的書,

並製成電子書的形式,

讓我們有能發表的空間,

真的有一種很大的驕傲感呢XD

雖然在這段努力的過程中遇到很多瓶頸,

曾想放棄、就此作罷,

但,

是老師鼓勵了我,

讓我能有自信的繼續寫下去,

我想,這其中,

最該感謝的,是老師的教導吧~

  在那之後,那位青年又跟長老講了一些話,但長老依舊不說話,只是靜靜聽著。也許是覺得說再多也沒用,青年便離開大殿,往森林走去。

  感覺到他有某些陰謀,便尾隨在後跟著他進到森林中。

  四周的景色開始轉變,從原本生機盎然的森林,轉變成了無生機的枯木林,這裡艮人的感覺很差,然而,青年卻絲毫沒有感覺的繼續走下去。

  走了很長一段路,到了某個陰暗隱密的洞穴口,青年便在那停了下來東張西望,似乎在檢查有沒有人偷偷跟來。檢查完便走進去,

  洞穴內昏暗潮濕,微微的燭光從他手上發出,卻還是不足以讓人看清楚,只能憑著感覺走下去。

  繞過幾個彎,來到一個較大的洞窟前,洞窟內已經有五、六個人聚在那閒聊,似乎在等某個人的樣子。

  男子走了進去。

  「為什麼這麼慢?」某個和男子差不多年紀的人這麼說著,臉上是明顯的不悅。

  「剛剛在跟長老講些話,但講了那麼多卻還是不回應,天曉得他到底有沒有在聽!真是浪費我的時間!」男子忿忿的說著。

  「算了吧!長老都已經那麼老了,根本不在乎我們的死活!還不如我們自己做點什麼還比較實際勒!」

  「那麼…,你帶來了嗎?」男子的語氣中透露著興奮。

  「當然!」說罷,一名女子便拿出一本厚重的書,放在石桌上。整本書全是黑色的,除了封面上印了某種不知名的金色文字。「我可是偷偷從圖書館偷出來的。」女子臉上顯露著驕傲的神色。

  「這是什麼?」一名男孩湊過去看。

  「這是暗黑魔法大全。誰叫那些人類太可惡了,如果不讓他們吃點苦頭,他們根本不會好好的珍惜大自然,就讓他們一個一個痛苦的死去,他們才會了解大自然所受到的痛苦!」男子激動的說著。

  「真的可行嗎?」男孩怯怯的問著。

  「拜託,裡面隨便一個低等魔法就能讓他們生不如死了!」男子鄙視的瞥了他一眼。

  「廢話不多說,那我們開始吧!」

  「噓!」男子突然這麼說。「我從剛剛開始,就一直覺得有人在偷聽…。」男子開始四處搜尋人影。

  那一瞬間,他的視線似乎對上我的,開始往我這邊走過來,眼中沒有帶著任何感情,身邊散發出讓人戰慄的氣息。

  漸漸感覺到某種異樣的壓迫感…,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不要再走過來了!!

  「唔…」就這樣,我被他嚇醒了。

  這個世界,並不如我們所想的那般美好,這一切只不過是我們構築出的假像罷了,戰爭、飢荒仍存在著。雖然有人試著去解決這些問題,但也只維持了短短50年而已。

  人的私心終究戰勝了想維持和平的想法,越來越多人為了自己的利益,開始破壞大自然、破壞人們辛苦建立的和平,人們的努力就這樣毀於一旦。當人類察覺到時,大自然已被摧毀的殘破不堪,而當初被人類絲竹出境的森林種族們,越來越無法忍受人類愈趨過分的行為,開始展開防衛行動…。

*     *     *     *     * 

  「這裡是…哪裡?感覺有點熟悉…。」看著眼前的景色,我不禁這麼想著。

  四周皆是高大的樹木和矮小的花草,空氣中帶著淡淡青草味,陽光從樹葉縫中照射下來,讓周圍看起來亮亮的,感覺有點不真實。我不禁疑惑道:這個世界真的有這個地方嗎?

   在我思考時,不遠處似乎傳來某些聲音。走了一段路,看見一個疑似村莊的地方,一棟棟木屋座落在草原上。

  「長老,人類這次真的太過份了!」

  忽然聽見一道帶著怒意的聲音,似乎是從那棟最大、看似殿堂的大木屋傳來的。偷偷從窗戶看進去,看見一群人站在一個大座椅前,座椅上則坐著一位年紀較大的老人。那些人長的跟人類有點相似,但有些地方卻有著明顯的不同,尖尖的耳朵藏在頭髮下,眼睛則是奇特的墨綠色,感覺有點像是童話中才會出現的妖精。

  他們繼續討論著。

  「是阿!人類當初把我們趕出城都就算了,這次竟然還將珍貴的大自然破壞成這樣,太沒道理了!」

  「人類真的太自私了!」諸多此類的話語不斷響起。

  「……」每個人都發表著自己的意見,唯獨坐在座椅上、人稱長老的人沒有說任何話。

  「長老,大自然不能再放任他們破壞下去了!不然這個世界將會滅亡!」一位年約20多歲的青年這麼說著,看見長老依舊默不作聲,他繼續發表道:「應該給他們一點警告才對!」少年的臉上浮現出邪惡的笑容。

  聽到這句話,我忽然打了個寒顫,感覺有某件不好的事要發生了。

  在那之後,我和悠的友情越來越好。我開始考慮自己是否該將真相告訴他,但我害怕他知道後,會以為我欺騙了他,而就此不理我了。

  我不要,我不要他因此不理我…。內心不斷掙扎著。

  但我想,該來的,依舊會來;該說的,終究得說。

  於是,我把我有預知能力這件事告訴他。

  說完時,我緊張的低下頭,閉上雙眼,不想看到他用看怪物的眼神看我。心中不斷擔憂著。

  他會不會覺得我在胡扯?

  他會不會不想再當我的朋友了?

  他會不會跟別人一樣用嫌惡的眼光看我?

  然而,悠的反應卻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好酷喔!」我好像看見悠的眼中閃著崇拜的光芒…?

  「……」看來是我擔心太多了。

  悠的反應讓我愣了很久、很久。

  *  *  *  *  *

  回過神,我和悠已買好午餐,走上頂樓。

  頂樓是我和悠最喜歡的地方,空曠的空間、寧靜的午後。我們常在這睡午覺,彷彿在這就能暫時忘掉所有的煩惱。

  打開頂樓的門,微涼的風吹向我和悠。

  看著空蕩蕩的頂樓,我和悠隨意找個地方坐下,各自吃著午餐。

  我們依舊保持著沉默。

  呼呼的風刮著我的臉,刺激著我的感官。

  悠最先打破沉默。

  「凜。」

  「嗯?」我轉頭看向他。

  「凜你很少發呆,剛剛怎麼了?」悠擔憂的看著我。

  「……」我苦笑著。總不能跟悠說我剛剛在回想過去吧,不然他又會問東問西。

  悠看我一臉不想說的表情,轉而瞪著我,一副你不說我就不理你的樣子。

  真是的,悠還真幼稚。

  「我……」但才說一個字,頭就開始痛了起來。

  又來了嗎?

  每當預言出現時,總會發生這種狀況。

 

  在昏過去的前一秒,我聽見悠慌張的叫著我的名字。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我全都不知道。

  國小畢業後,大家幾乎都選擇到那所較有名的國中就讀,而我也是。

  到了開學那天,我穿著新學校的制服,走到我所屬的班級門口。

  深吸一口氣,我走了進去。

  「咦--?!為什麼我又跟你同班了??!!」

  瞥了那個一大早就在大吼大叫的國小同學一眼,我理都不理,直接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那位同學似乎很氣我不理他的行為,眼中閃過一抹不懷好意的精光,開始跟旁邊的同學竊竊私語,眼睛還不時瞄向我。

  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大概知道他在說些什麼了。

  瞪了他一眼,警告他不要太過分,但似乎太遲了。那位新同學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我,似乎不相信他聽到了消息。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看來我又交不到朋友了……。

   *  *  *  *  *

  過了幾天後,每個人看我的眼光似乎變了,

  該不會他已經告訴全班了?!

  眼角瞥向那個國小同學,他正用幸災樂禍的表情回望著我。

  可惡……。

  忽然有股恨意在心中蔓延,怒意漸漸取代理智,我衝動的站起來,扯住他的領子,想往那張可恨的臉揍下去。

  頓時,空氣中彌漫著緊張的氣氛。

  感覺到有人拉住我的手,我忿忿的轉頭看著那位拉著我的手的人。那人有著一頭耀眼的金髮,以及一雙銳利的褐色眼瞳。

  他溫和的笑著看著我,並輕聲告訴我:『別衝動,而且,我並不相信他說的話。』

 

  就這樣,我交到第一個朋友。

  從窗戶看出去,路上的行人成群的走在一起,臉上漾著開心的笑容。一切看起來如此的正常,但我知道,這樣的日子不多了。

  *  *  *  *  * 

  我叫做伊凜,從小便有某種特殊的能力,能讓我知道待會會發生什麼事,我一直以為那只是自己運氣好猜到罷了,然而,長大後,我才明白那是每個人都想要的"預知能力",但這種能力並不像他們所想像的那麼方便。

  小時候,我常因此能力而讓大家討厭,大家總說我是愛說謊小孩,但是,每當我的預言一一實現後,大家反而更加懼怕我,每次看到我便逃得遠遠的,所以我總是孤單一個人。

  爸爸和媽媽也一直討厭我,常常把我當成空氣,家中只有哥哥會疼愛我、相信我說的話,所以我一直很依賴哥哥。

  我一直都很討厭這樣能力,但每當我不理會它時,他卻會不斷侵襲我的腦袋,使我不得不理會它。但是知道了未來又能怎樣?只能看著它一次次發生,而我卻沒辦法改變它……。

  「伊凜同學,伊凜同學!」

  「凜,老師在叫你耶。」坐在我旁邊的人輕推著我,將我的思緒拉回現實。

  「是。」對著唯一的好朋友笑了一下,等待老師的指示。

  「不要再發呆了,伊凜同學。」老師皺了皺眉,對我說道。

  「是的,老師。」我愣了愣,便坐了下來。

      *  *  *  *  *

  「凜,走吧,我們去吃午餐。」下課後,優轉過頭笑著對我說。

  我點了點頭,心想著等會要吃些什麼。

  在去買午餐的路上,我們之間並沒有交談,沉默的氣氛圍繞在我們四周。

  偷喵著走在旁邊的悠,悠是個帥氣的少年,有著一頭耀眼的金色短髮,以及一雙銳利的褐色眼睛,臉上總是帶著淡淡的笑容。

  依稀還記得我們認識的過程。還記得那是在剛上國一時發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