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大師不只有兩種

這年頭各行各業中有各式各樣的「大師」,少數幾個是「名符其實」,多數是「浪得虛名」,許多的大師是經過處心積慮設計後自己喊出來的名號,這讓真正的大師對「大師」之名避之唯恐不及,也讓我在稱人為大師時有所顧忌!所以我要鄭重聲明:我所說的大師從不以大師自居也沒人這樣稱呼過他,只是在我心中他是真正的大師,而以他對自然科學教育的影響來看,他更是真正的大師!

老師可以被說服不能被屈服
最近教育部為了12年國教卯足了力(不管你贊不贊成12年國教或喜不喜歡這個政府,但它的確為了12年國教做了很多努力、而這些努力都是為了給孩子更好的教育!),一場又一場的強制研習在暑假中接連展開,我在網路上看到好多老師(包括我自己)的評語是:主持計畫的教授一開始就說「我知道大家不是自願…..」、種子講師說「oo活動(政策)一學期作一次就很好…..」、xx講師說:「我也不是自願的但是教育部規定….」…,這些動員中華民國所有國中教師、每人至少18小時、有關12年國教的研習,在輔導員口中被戲稱為「518慘案」,而在教師的心中則變成「看衰12年國教的18小時」!帶領者講這樣的話,是要所有老師設法「應付」嗎?這時我不禁吶喊「就沒有人能用12年國教的理想來點燃教師內心的小宇宙嗎?」、「就沒有人能用熱情來說服老師而不用權柄來屈服老師嗎?」,於是那個曾經點燃我的教育熱忱,用行動說服我投入科學探究的老師---陳文典老師很自然的自我心中浮現!

摧毀與新生
回想10年前9年一貫剛開始時,我抱著「看看教育部到底要搞什麼鬼」的心態,第一次踏進國教院(自己主動報名喔),其實我不太記得陳文典老師是否有專題演講,但我深深記得----寫模組,那是第一次聽到模組、第一次知道老師可以自編教材、第一次嘗試做大單元(主題)的課程設計,更重要的是---第一次知道「以學生為主」的意義。我的第一篇模組習作應該是「蚊子」吧?當我把自認寫得很有系統、很嚴謹的作品拿給老師看時,老師說:你認為學生會這樣想嗎?我差點回嗆:「你管他怎麼想?」,只是我很不服氣的又拿回去改、再一次、又一次…一個禮拜下來(那時很操,連晚上都要上課、寫作業),還是沒完成,但是一週結束時我竟然有:為什麼我以前教書不需要考慮學生的想法與經驗呢?之後在評量試題的設計時也是重複被老師「噹」、有時我都快翻臉了(真的有研習的老師當場和老師翻臉!)!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就是經歷過那樣摧毀自尊、自信的歷程,才有後來回歸教育本質、新生的我!

老師不只是表演者
我記得很清楚陳文典老師講這段話的神情----他問:你們認為老師是表演者嗎?當時我心裡的OS是:當然是阿,教學就是表演的藝術阿!接著老師說:如果老師是表演者,能把艱難的知識用活潑生動的解說讓學生聽得懂,讓學生喜歡這堂課,這樣是好老師嗎(當然是阿!不然咧?)?然後老師說:這樣學生上一堂課和看一場演唱會有何不同?學生看完演唱會也會很高興、很滿足、會唱那些歌!然後呢?學生會覺得自己可以唱得比歌星好嗎?會引發他想去學唱歌或作其他事嗎?不會吧!這就是教育與表演的差別:表演者是用來讓觀眾崇拜、讚嘆的!但老師不是!教學是要讓學生上完課後說:這我也會、我會做得比你更好!我想到了還有…..問題,我可以設法去解決…!也就是說:老師不要當偶像、老師要把舞台給學生!這對當時以「好的表演者」自豪的我而言是當頭棒喝(嗯….醍醐灌頂)!這幾年學生不再那麼崇拜我了,但他們充滿不知天高地厚的自信!

看過課綱的請舉手

那天的聚會是要討論將來課綱修訂時,自然領域學習內容之質與量。主要是要看看目前課綱或教科書內容量是否過多,檢視課綱中哪些是國中小學生必學的核心概念?能否以大概念的方式,從新架構教材細目?也就是要看附錄二的教材細目。由於「讀懂課綱」是當初我受輔導員訓的重點之一,所以我很清楚的知道:附錄之所以為附錄就是要告訴大家那只是參考用的,但沒想到所有教科書商、審查委員、甚至TASA、基測題、甚至12年國教的評量基準規準都以附錄二為聖經!課綱中的教材內容要怎樣寫道才能「不著相」但又能讓老師有所依循,這是難度阿!但其實我想說的是:重點也不在課綱,九年一貫課綱其實寫得相當好,揭示了理想、方向(基本理念與8項科學素養)也提供了方法(附錄四),但完全沒人去看阿!怎麼樣說服更多的老師,激起更多老師內心的熱情這才是究竟!只是妥協的作法是----把課綱寫得更「平易近人」甚至可以按綱操課也是必須做的!

原來藏鏡人是他

會議前跟老師報告了這幾年的動態,說了生物趴辣客和學生的聯合發表會,老師非常讚賞,老師還以為復興還有科學探究課程(復中停掉科學探究課程的事我沒跟老師報告過),這是這次會議中最難以解釋的事!還好有趴辣客和聯合發表會讓我沒脫離探究教學之路!

開完會老師還請我們去吃了一頓台北市區內的超級新鮮海產,而且是道地台式口味喔!比宜蘭的無菜單料理還有古早味!我們第一次只顧吃沒照相!所以等我上首都的車要回宜蘭時已經9點多了!在車上我看到小P和趴辣客這群瘋子在FB聊今天的事:

小P:我覺得陳文典老師影響月鈴老師,然後月鈴老師影響我們大家,那種感覺很特別…(其實是大家的熱情影響了我,不然4年前我已經心灰意冷)。

小P:我有另一個感覺很複雜,就是我這十年,發展出來的教學方法和想法...陳文典老師早就寫在課綱裡了,我這十年看課綱大概只有看前幾頁,那個基本能力我大概看到那邊,就確認自己方向正確。後面細目我就不看了...,但是這兩天仔細讀一下,發現東西都寫在裡面了。包括課程概念,教學方法,可以用的素材。如何將科學知識轉成探究教學的切入點都有寫。算是有點被打敗的感覺,又有點被印證的感覺...

(小P厲害阿!自己摸索就能和大師相印證!)

皮卡灣老師:我昨晚說的自編教材模組(那是我們前一天的聊天),就是參加陳文典教授和郭重吉教授連手的國科會計畫,那兩三年跟著他們解構自己、重新建構,也開始試圖落實建構主義的教學,所以原來藏鏡人是他!!(原來人是他殺的!!)

昌宏老師:我可以放馬後炮的說...我也是聽陳文典的演講後開始改變教學嗎?然後玩一玩,發現頗好玩,就跑去唸博班了。

阿簡老師:我只有聽過陳老師一次講話,那時候還很駑鈍,沒被啟發到,可惜。

(陳文典老師不是明星型的演講者,但只要參加過他的工作坊很少不被他感化的!你只聽一次演講真是可惜了!不過你天賦異稟、無師自通,完全做出文典老師的理想)

怡嘉老師:先前和他一塊設計評量試題,讓我的思路和想法大轉彎,很感謝他破除我的迷思。

你看,緣份真的是很奇妙的事,原來我們趴辣客和聯合發表會這些份子都是受到陳文典老師點化的!如果你承認趴辣客和聯合發表會是國中自然科學教育界的異數,那麼這異數的共祖是「陳文典老師」!
我真幸運能在9年一貫之初親炙大師!更何其幸運在退休前想做點事的時候再次接受大師指導!這是一場奇妙的聚會!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418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