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遺傳學的模式生物---阿拉伯芥,叛逆的演出!

也許遺傳學界又將出現新理論了! 月鈴

一種長在停車場地縫隙間的不起眼小雜草-阿拉伯芥(Thale cress),日前挑戰傳統基因遺傳理論,不僅難倒所有科學家,也再次驗證了「科學定義總有例外」,可望改寫生物教科書。

【大紀元3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竹思報導)

一種長在停車場地縫隙間的不起眼小雜草-阿拉伯芥(Thale cress),日前挑戰傳統基因遺傳理論,不僅難倒所有科學家,也再次驗證了「科學定義總有例外」,可望改寫生物教科書。

這種擬南芥屬植物Arabidopsis thaliana,可說是在實驗室裡被科學家研究得最透澈的植物,最近做出件驚世駭俗的事:它不從父母的DNA那裏獲得基因,卻無中生有地得來了父母所不具備的基因。這是前所未有的、違背遺傳規律的生物表現,研究發表在3月24日的《自然》雜誌上。

美國普度大學(Purdue University)副教授普瑞特(Robert Pruitt)與同事專門研究Arabidopsis thaliana的一個綽號「性急子」(hothead)的基因。按照遺傳規律,每棵植物應有一對分別來自父母的此基因,當兩個基因都丟失或有缺陷時,植物會表現為花瓣和葉子粘在一起。

然而,當他們將兩株這種基因缺陷的父母植物相雜交後,怪事發生了,本來應該清一色花瓣和葉子粘在一起的後代裡,居然出現10%的正常植物。它們的「性急子」是從哪來的呢?普瑞特等開始以為是實驗草籽中混進了正常植物的草籽,於是多次重複了這一實驗,每次都得到類似的結果。

法國植物學家斯莫(Ian Small)對法《解放報》說,「如果這是4月1日出版的文章,我會認為這是一個愚人節的笑話。這個研究意味深長。」是的,這一結果說明DNA並非存儲及決定生物特性的唯一物質,將之引伸到人就意義重大了,它將改變對人類遺傳疾病的看法。

普瑞特的想法是,人體某處可能有一個暗藏的工具箱, 存有我們的祖父母甚至更遠的祖先給我們的遺贈,這些信息可以被用來修補危險的基因的缺陷。問題是這個寶藏在哪裏,又如何才能開啟它呢?

阿拉伯芥(Thale cress)Arabidopsis thaliana

(hJ;3ttp://www.dajiyuan.com)

3/30/2005 7:45:58 AM

網址:http://www.epochtimes.com/b5/5/3/30/n871273.htm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