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tressed is just desserts if you can reverse.

(壓力就是甜點,只要你能逆向觀看。)

上天絕不會把人逼到死角,而不給他一條生路!真的,人都有其潛力、適應力,只要有信心、有勇氣,必能「絕處逢生」,老天一定會給人一線活下去的生機!

人在遇見挫敗、事事不順、或走投無路的時候,一定很沮喪,甚至覺得老天不公平—「天哪,天下如此廣大,怎會沒有我容身之處?」有些人更是想自殺算了,一了百了,活得這麼苦、沒尊嚴幹什麼?

十八年前,在印度的米爾納德邦,有一個單身漢叫做斯瓦米,他沒受過什麼教育,只能以做苦力為生。後來,經濟不景氣,他的工作機會愈來愈少,最後窮極潦倒、三餐不繼,生活面臨危機,只好四處乞食謀生。

可是,印度的窮苦人家何其多,乞丐也是到處都有,很難乞討。唉,人窮,沒有家、四處流浪,真是令人難過呀!

這個單身漢身無分文,全身髒臭,他心想,與其最後被活活餓死,倒不如先自我了斷,有尊嚴地解決自己算了!於是,斯瓦米撿起路邊的一大塊玻璃,搗成碎片,一片片地吞服下肚;他想,這樣,玻璃碎片在肚子裡,不能消化,他一定會痛苦萬分,最後就可以一命嗚呼、命歸西天了。

可是,當他吞下一大堆碎片玻璃後,隔天醒來,他竟然平安無事!嘴巴沒有破、肚子也沒有痛,大便也正常;更令人驚訝不解的是,他的精神竟然是神采奕奕,一點不舒服的感覺都沒有!

天哪,怎麼搞的,怎會有這種怪事?吃玻璃,像吃洋芋片一樣,「卡滋、卡滋」一口口地吃,他的肚子居然都不會痛?斯瓦米後來又再吃了一些玻璃碎片,隔日醒來,肚子依然完好不痛。這時,他才發現,他的肚子擁有「消化玻璃」的特異功能!

當這流浪漢把這件事告訴他的朋友時,當然所有人都不肯相信,都覺得他「發神經、亂講話、腦袋壞了」!可是,他馬上在朋友面前示範,當場吃下玻璃碎片,讓他的朋友們個個看得目瞪口呆,不得不信!

後來,斯瓦米受到了鼓舞,他不想死了,他重新振奮自己,開始施展「表演吃玻璃」的絕技!十八年來,他神采飛揚,充滿自信地到處表演吃玻璃的功夫,也靠著吃玻璃,賺了不少鈔票和快樂!

他說,除了「汽水瓶」真的太硬,他無法消化之外,其他的玻璃他都照吃不誤!

其實,很多人都有許多與生俱來的潛力,只是自己不知道,所以無法發揮!就像我在三十四歲之前,我很少寫稿,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寫書」,更沒有機會上台「演講」,不知道自己可以站在講台上,與別人滔滔地分享!

而在更早,二十四歲之前,我失業、沒有工作,只知專心唸書,準備托福考試;然而,「上天絕不會把人逼到死角,而不給他一條生路!」

真的,人都有其潛力、適應力,只要有信心、有勇氣,必能「絕處逢生」,老天一定會給人一線活下去的生機!

超越自己小講義

曾在報上看過一位署名「老講」的讀者提到,英文中的

stressed(壓力),與desserts(甜點)兩字,有很微妙的相關。

是什麼相關呢?仔細一瞧,好像沒什麼關係嘛!可是,再看一下,

咦,stressed這個字從後面倒過來拼寫,不就是desserts嗎?

所以,「Stressed is just desserts if you can reverse.

(壓力就是甜點,只要你能逆向觀看。)

哈,這真是有趣的妙論呀!人生之中,有許多「壓力、挫折」,但只要轉個念、換個角度看,它也就是我們生命中的「甜點」呀!

此外,也有人說:「人生就像一碗飯,一半是甜的,一半是苦的,你不知道會先吃到哪一邊,但終究必須把飯吃完。」

是呀,生命有甜、有苦、有酸、也有辣;但都必須去經歷它、走過它呀!

在北京清華大學的學生餐廳,有一位二十八歲的饅頭師傅小張,他雖然所受的教育不多,每天都在食堂裡做饅頭,辛苦工作十一個小時,但在休息時間,他自學英文,也把握各種機會開口說英語,結果,他的托福成績考了六百三十分。

小張說,他第一次開口說英語,是幾個學生在等著拿飯時,等急了,他就脫口而出:「Would you please wait for a while ? Thank you for your patience.」(請等一下好嗎?謝謝你的耐心。)小張這麼一說,在場的學生都大吃一驚—天哪,這個饅頭師傅竟然會說英語?可是,這真的是他自修英語的成果呀!

小張說,他有三個夢想:「一是出國唸書,二是寫書,三是當一名新聞記者。」他又說:「一輩子總要出一次國,人生才完整。」

如今,很多清大學生特別跑到餐廳,來一睹托福高手、會說英語的饅頭師傅;而小張也說:「我是一個敢於作夢的人!敢在賣飯窗口大膽地說英語,就是對我自己的最大挑戰!」

哇,我真是感動!一個人「輸在起跑點」又何妨?人生路很漫長,只要「變」,就能「通」呀!一個人,不求改變,就一定會失敗呀!

所以,曾有一前輩說:「在天很黑的時候,星星就會出現!」

的確,在逆境中、在黑暗沮喪的心情中,只要勇敢地用腳把憂鬱踢走,那麼,星星就會出現,人的生命,也就會「發現光明」啊!




 
 
用LINE傳送

  1. 有幾年我經常覺得自己就好像待在隧道裡
    怎麼樣也望不見出口的光
    而其他人的鼓勵卻如同風中耳語
    根本起不了大作用

    是時間、是成熟、是不斷得付出
    我才體會到生活的價值
    也才看清楚事情的真相
    也能釋懷自己的選擇

    我總認為鼓勵的話經常只有當時理性的人能聽懂
    其實只有自己才能解救沈淪的自己

    所以現在的我能聽得懂:「天很黑的時候,星星就會出現」

    [回覆] felicity 迴響於 02 六月, 2005 19:52

  2. 我能瞭解~~

    曾經有幾年
    我覺得自己就好像處在隧道裡
    怎麼樣也望不見出口的光
    其他人的鼓勵就如同風中耳語
    根本起不了作用

    是時間、是成熟、是不斷付出
    才讓我感受到生活的價值
    釋懷自己的選擇

    因此我總以為鼓勵的話只對當時理性的人才能起的了作用
    沈淪的自我只有自己能解救
    所以現在的我,能瞭解:「天很黑的時候,星星就會出現!」

    [回覆] felicity 迴響於 02 六月, 2005 20:00

  3. 我能瞭解~~

    曾經有幾年
    我覺得自己就好像處在隧道裡
    怎麼樣也望不見出口的光
    其他人的鼓勵就如同風中耳語
    根本起不了作用

    是時間、是成熟、是不斷付出
    才讓我感受到生活的價值
    釋懷自己的選擇

    所以我總以為鼓勵的話只對當時理性的人才能起的了作用
    沈淪的自我只有自己能解救
    所以現在的我,能瞭解:「天很黑的時候,星星就會出現!」

    [回覆] felicity 迴響於 02 六月, 2005 20:01

  4. impossible or I'm possible?

    很同意你說的:鼓勵的話只對理性的人才能起的了作用,沈淪的自我只有自己能解救,其實自己才能使自己快樂或流淚,一切的喜怒哀樂都需自己承擔,我們都需學習使自己快樂,迎向陽光,盡量讓impossible 變成I'm possible,讓壓力便甜點(咦!難怪會變胖!)

    [回覆] bell5 迴響於 03 六月, 2005 1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