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教育部昨天的部務會議通過《國民教育法》修正草案,明文規定「同一學習階段應選用同一版本教科圖書」。

以現階段的教科書選購相關規定,同一學年度應使用相同版本教科書,惟換學年度時學校得依教學現場使用之需要,在兼顧課程連貫與銜接的狀況下改用其他版本教科書。
但現在既明文規定「同一學習階段應選用同一版本教科圖書」,這樣的規定對於現階段的教科書選購模式將造成一定程度的衝擊。
例如:
1.國中自然與生活科技領域七年級主要課程內容為:生物與地球科學,而八、九年級的教材內容主要為:物理、化學、地球科學及生活科技。在七年級各家出版社的編輯委員主要為生物科教師與教授,而八、九年級的編輯委員則以物理及化學科的教師與教授為主,其教材編寫的方式與向度顯示:同一版本的教科書在七年級與八、九年級的狀況並不相同,所以常出現七年級選購某版本,而在八年級時則會更改為另一版本的教科書,因為沒有一個版本是完全符合整個學段的教學需求的。
2.七、八、九年段的教科書編輯委員不同,或某一年段的教科書並不符合校內教學需求,而需更改版本。
3.出版社發生倒閉或不出書、無法通過教科書審查...。
因此,明文規定「同一學習階段應選用同一版本教科圖書」自有其教材連貫的精神,然而在操作上仍應考慮到相關的配套措施才是,畢竟學生國中階段的學習不能重來,慎重一點比較好!

附上94.12.8日中國時報的報導,歡迎大家共同來關心。

2005.12.08  中國時報 韓國棟/台北報導

國教法修正案 教育部通過 國中小教科書一階段一版本

教育部部務會議昨天通過《國民教育法》修正草案,明文規定「同一學習階段應選用同一版本教科圖書」。這項規定一旦經立法院通過並由總統公布實施,全國約300萬名國中小學生使用的審定本教科書市場將出現重大變化。

審定本教科書業者指出,這項規定在「不成熟的台灣教科書市場」實施後,小型教科書出版社恐將無法生存!教育部真的該管的是,如何讓國內的教科書產業發展得更穩定,讓教科書內容編得更好。

根據《九年一貫課程綱要》規定,本國語文、健康與體育學習領域都分3個學習階段,13年級為第1階段,46年級為第2階段,79年級為第3階段。社會、藝術與人文、自然與生活科技、綜合活動等4個學習領域都分為4個學習階段,12年級為第1階段,34年級為第2階段,56年級為第3階段,79年級為第4階段。數學也分為4個學習階段,13年級為第1階段,45年級為第2階段,67年級為第3階段,89年級為第4階段。

依據上述學習階段,如果某國小1年級國文教科書採用甲版本,23年級也必須採用甲版本;7年級採用乙版本,89年級也必須採用乙版本。

教育部國教司長陳明印說,因為現在有很多學校1年級採用甲版本,2年級改為乙版本,3年級再改為另一個版本,家長、學生困擾不已,因此這次修訂國教法時,明文規定同一學習階段應選用同一版本教科書。但同一學習階段同一版本教科書發行不全者不在此限。

針對《國教法》修正草案中的這項規定,某教科書出版公司總經理特助許牧民表示,如果台灣的教科書市場發展成熟穩定,這是很好的做法。可惜這些年來,課程綱要修訂過於頻繁,現在連「部編本」都再度出現了,教科書市場不穩定,一旦實施這項規定後,小型出版社恐將無法生存。




 
 
用LINE傳送

  1. 失落的教改時刻

    轉貼自中國時報社論

    2005.12.10  中國時報
    失落的教改時刻
    許育典、凌赫
    選舉是一時的,教育是百年計,教育部應該是一個深謀遠慮的國家組織吧!
    教育部部務會報日前修正通過國民教育法修正草案,其中規定「同一學習階段,應選用同一版本教科圖書。但同一學習階段同一教科圖書未發行齊全者,不在此限」,即以學校為單位,基於校務會議決議使用之版本,在同一學習階段中,各校必須使用同一版本的教科書。此項修正的立意,在於化解現制下各年級採用不同教科書,所產生的銜接上問題,以避免現行一綱多本下,學生由於各家教科書版本,對課程綱要解讀、編排不同,所形成教學內容無法銜接的問題。
    但這項修正草案還在教育部的層級,便已經遭受到質疑。質疑的焦點是在數學領域中,國小六年級與國中一年級屬於同一學習階段,若依照修正草案的規畫,則六、七年級必須使用同一種版本的教科書。但由於學生從國小升到國中,就讀的學校有所不同,而各國民中學所選的教科書,未必與各國小相同,故各校要如何遵循修正草案的規定,使用同一版本的教科書,即產生了法律適用上的困難。
    單從這項事件出發,教育部的高級技術官僚,無法在草案草擬之初,事先預防這種問題的產生,而一直要等到召開記者會時,才臨場表示會在施行細則中另加規範,或是在送行政院後再作修正。這表示了教育部主其事的相關人員,對於九年一貫的相關法規,缺乏全觀而縝密的了解,所以在面對課程銜接的問題上,只是直觀的想以限制教科書選用的方式,解決各版本間的銜接問題。說穿了,就是「沒有盲腸,就不怕發炎」的治療方式。
    更何況,在教科書選用的開放與多元上,自有其制度上的重要性存在。按教科書的選用,在憲法上至少涉及了我國憲法二十三條,由教育基本權所推導出教師的教學自由,也就是說教師基於其教學自由,教科書的選擇應尊重教師的專業。而保障教師教學自由,更進一步的是要確保,學生能夠在一個多元的環境中學習,進而能開展自己的人生。因此,教科書選用的自由化,絕非是一條教育盲腸,反而還涉及了學生與教師的重要基本人權,國家公權力在相關事項處理上,自應更形謹慎。
    事實上,本案所反映的問題,絕非僅是偶然。當我們將觀察的尺度,放大到教改後的教科書政策來看,便可以發現教育部的做法其實都差不多,輿論反應什麼問題,教育部就頭痛醫頭的提出一套方案。大家說要開放教科書,教育部就開放,等到出了問題,現在教育部又要限縮教科書的選用權。然而,這樣真的就能解決銜接的問題了嗎?
    書是死的,而人是活的。教科書本應只是教學中的參考,根本不該是教育的全部。在這場教育銜接的討論中,教師的形成課程的能力,完全不在討論的範圍,是非常荒謬的一件事。在教室之內,決定課程內容的主角,本應是教師,而非教科書。因此,所謂課程銜接的問題,也應該是藉由專業的教師,透過對學生、家長與其他教師間的溝通與了解,以此設計合適的課程,用「量身訂做」的方式解決銜接的問題。但令人失望的是,教育部卻只想用「穿制服」的老方法,取巧的解決問題,更慘的是卻還不能解決問題。
    當然,我們知道要靠教師的專業自主,解決課程銜接的問題,在現階段有其困難,諸如師資不足的問題、教師工作量的問題、小班小校的未能落實,再再都使教師無心也無力,要回課程的主導權。然而,當我們仔細回想,會發現這些訴求,不都是十年前教改之初的訴求?為何十年之後一樣的教育問題依舊?
    在此,我們看到,教育部不僅未能充分發揮教改的正當性而落實推動教改,而且完全耽誤教改的正當性時機。「教改時刻」並非時時可行,一旦失落,將難以復得。當我們正視國內目前反對教改的力量時,不得不感嘆教育部的急功好利!教改需建立在有些急不來的基礎工作,高高在上的教育部大概看不到教改的地基吧!教改的成功或失敗之間,其實更需要教育部的向下瞭解與關懷。
    本案如同九年一貫課程「暫行」綱要或多元入學「方案」的實施,都令人質疑:教育部在意的究竟是一時的民粹想法,還是永續的教育人權保障?善變的教育部總是一變再變,使法治國下法的安定性原則蕩然無存,台灣恍如存在一個隱然的教育帝國!當推行人權教育最力的教育部,破壞保障人權的法治國環境時,「人權立國」就真的可能只剩下口號了。
    (許育典為成功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凌赫為碩士班研究生)

    [回覆] hone 迴響於 12 十二月, 2005 20:41

  2. 一個都不能少,芬蘭教改成功

    轉載自2005.12.11聯合報社論,感觸良多,歡迎共同用心體會。

    一個都不能少 芬蘭教改成功 高正忠/交大教授(新竹市)
    有一個國家,曾因其他國家的人工低廉,導致國內製造業無法競爭而關門,失業率、國家負債愈來愈高。您可能會覺得是台灣,雖然也對,但我想告訴大家的答案是:芬蘭,目前被評為全世界競爭力第一的國家。
    那時芬蘭怎麼做?答案是投資及改善教育,且成功的轉型為知識經濟。
    近年來,芬蘭的教育改革一直被當作模範國家。芬蘭在OECD(經濟合作發展組織)的四十一個國家國際學生評比中拿第一,且不但教育第一,其他方面的表現也極優異,國際競爭力連續第三次第一,政治透明度第一,已是第十五年被評為世界上文字能力最高的國家。也因此,到芬蘭去取經的絡繹不絕,教育部的一些官員最近也去考察,希望他們能因此想到一些好政策。
    不少人誤以為芬蘭的成功主要是因為他們是高福利國家。我很怕因這樣的誤解而放棄努力,認為我們做不到。沒錯,看現況,我們不太可能馬上做到;但若政府沒有往正確的方向走、沒有做,永遠看不到成果。
    芬蘭以往的教育也是實行學生分班,以考試為主,但有感於要應付多元的新世界,已不能再用舊的教育模式,因此改為以學生學習為本的教育,且真正做到「一個都不能少」的平等教育,結果非常成功。
    芬蘭尊重學生的自主權,每個學生自訂學習計畫及目標,學生不必在同一時間做同樣的事。我們的小孩回家不喜歡讀書,芬蘭的小孩回家會自己閱讀,並培養小孩如何安排時間,這是養成學生負責態度的重要因素。也因此,芬蘭學生是為了學習樂趣去上學,而我們的小孩,常不知道為什麼要去上學。
    芬蘭學生上課加作功課一周約卅個小時,寒暑假不准出作業,更不能安排輔導課。反觀國內小孩所花的時間,估計至少比芬蘭的小孩多讀兩年書,但競爭力並沒有比較好,這是值得大家思考的問題。
    芬蘭從幼稚班就讓小孩自己給自己打成績,決定給自己笑臉還是哭臉,培養對自己負責。一位學生說:如果是對自己負責,有必要自欺欺人嗎?老師重視的是孩子是否建立自己的學習方法,而不是成績;老師不作考試競爭、不批評學生,學生學不好,老師會檢討教學方法,而不是怪學生不學習。
    反觀國內,每個學生在同一個模式下學習,競爭又競爭,不但弱勢學生沒受到照顧,連資優生也壓力沈重,大家都受害。
    芬蘭沒有小孩因為成績不好而被老師討厭,反而得到更多的照顧,資源是給表現差的學校,不是給表現好的,這種關懷且扶弱精神,使他們的學生表現並不因家庭背景或經濟因素而有差異。
    希望政府不要以經濟不好來推卸改善教育的責任,芬蘭是在經濟比我們更蕭條的情形下投資及改善教育,另外一個國家愛爾蘭也是如此,投資教育讓愛爾蘭由曾經有饑荒的貧窮國家,蛻變成歐洲第二富有的國家。
    選舉過去了,忘了它吧,政治最重要的是執行好的公共政策,多想想如何給學子一個「微笑且有競爭力的未來」吧!

    【2005/12/11 聯合報】http://udn.com

    [回覆] hone 迴響於 12 十二月, 2005 2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