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教育部在86年修訂後之部編版教科書,無論在教材配置、難易度均相當符合教學現場需要,但在匆促的九年一貫一綱多本政策之下迅即被修掉,94學年度新編的國中自然與生活科技領域教科書,竟是多方角力之下妥協的課本,在物理、化學、生物、地科、生活科技等科教授的恐怖平衡下得出的版本,經過市場機制的檢驗市佔率相當相當的低,並不符合教學現場之需求,因此如果結束一綱多本可以解決基本學力測驗命題的怪現象,那麼部編本也應重新依學生為本位來思考及安排教學內容配置,請給我們一本符合教學現場需求的教科書。

殷宏94.11.1

附上一篇2005.11.1聯合報社論,歡迎教育先進們共同來關心此一課題。

教育改革速從廢止「一綱多本」下手

前些日子有兩個事件再度反映了教育問題的嚴重性。

其一:一名入學兩個月的建中高一新生從九樓跳下自殺。他在遺書中說:「……我最不喜歡的事:補習。」

其二:由於學測恢復作文考試,台北市一家國文專科補習班出現徹夜排隊報名的奇景。長龍盤繞了幾條街,有位家長雖報上了名,卻只因沒有為子弟搶到好座位,揮淚返家。

本文不能遍論教改的問題,只能舉其一隅。在此要指出的是:教改的「一綱多本」加重了學生的負擔,學生為解決壓力,只好向補習班求救;於是,教改與補習遂成了迫害學生的共犯結構。愈教改,愈補習;補習愈熾,教改愈失敗。

「一綱多本」的原始立意是想要實現一個「沒有標準教科書的世界」。似乎認為,我給你這麼多種版本,你總沒辦法死抱著教科書了吧!這是想以「量」來要脅教師與學生,迫令他們知難而退。但是,在現今這種「無聯考之名的聯考體制」下,連零點幾分都必爭,以致教師、家長與學生根本不敢冒這種風險;唯以學校的教學時數,在實際上不可能為學生「博覽群本」,於是補習班自然應運而生。「愈教改,愈補習」,這正是主要的原因之一。

前述是從教學面看。再從考試面來看,則對學生尤不公平,甚至可謂已形成了教與學的大騙局。因為,命題人員受「一綱多本」的牽制,深怕出了「孤本題」,受到輿論指責;於是有時傾向根本不問任何版本,而從「出奇創新」著手。既不易從扎實的課本內容命題,遂有「索隱行怪」的趨勢,甚至出現一些跡近無厘頭的考題。如此一來,一方面學生在「一綱多本」的迷宮裡花了許多徒勞無功的力氣(豈不是大騙局?),另一方面還要花大量心力去應付命題先生的「自由題」。這兩把鋼刀同時開鍘,學生的慘況不問可知!

教改人士一向指是因教師、家長、學生看不開,所以形成今日這種局面;此說不無道理,但在這個根深柢固的文化背景下,教改所造成的這類心理壓力,絕非一般學生所能承受,更非他們所應承受。

「一綱多本」是將教育問題歸咎於課本,但事實上,台灣教育問題的根本在教師,而非課本。我們不能再說什麼「外國也是一綱多本」,南橘北枳,根本別再談。若欲走出當前慘境,其實應當往下列方向考慮:一、廢止一綱多本,定於一本;二、酌減分量,使教師不必猛趕進度,而有自由發揮的空間,並使中等資質的學生有更大的努力餘地,亦使資質較佳者有更大的別圖發展的可能性。三、儘量使師資卓越化,應以「優異的教師來豐富一本」,而不是用「一綱多本」來束縛老師與學生。

一位優異的老師,會使呆板的課本發生神奇的效應,這是經歷國、高中者的共同體驗。一位生物老師的一次精彩的青蛙解剖,可能影響一名學生一生的生命知識;一位歷史老師的一堂「百日維新」,多引幾段典故,亦可能影響一名學生一生的歷史觀。「一本」不是問題,能否從「一本」引導出多元的思考及建立「洞見」(insight)才是關鍵。與其以「多本」困擾老師,不如思考如何使老師在「一本」上有自由發揮的空間;減量是方法之一,教師的再教育更是治本之道。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欲拆掉羅馬、改成巴黎,更是愚人之行。我們建議:恢復「一本」,提升師資,並提供教與學的更大自由空間;讓一堂更有討論空間的青蛙解剖,與一堂更有咀嚼餘韻的「百日維新」,跳出當前的教學煉獄。

倘能給教師與學生更大的自由餘裕,則雖曰「一本」,但其發展出來的多元價值,其實已有「多本」的效益!




 
 
用LINE傳送

  1. 教科書出版多元化(一綱多本)與問題

    王家通教授對於一綱多本的問題根源提出了他的看法,值得大家參考:
    以下引自:http://journal.naer.edu.tw/UploadFilePath//periodical/aFile/0000000133vol002_01.pdf

    教科書出版多元化(一綱多本)與問題

    我國的國中國小教科書傳統上都採取統編,近年受到多元化社會思潮的影響也開始走向開放,由不同書商根據政府所公佈的九年一貫課程綱要,編寫教科書,也就是俗稱的所謂「一綱多本」。

    但是後來卻發生各版本差異太大、錯誤百出的問題。為了這些問題立法委員還曾在立法院多次質詢教育部,並要求教育部乾脆回到過去的統編本。對於這一要求教育部固然沒有真的就回到過去的統編本,但卻答應將編一套部編本供學校參考選用(據悉目前已編好數學及自然與生活科技)。但是如果想用部編本來解決教科書的亂象,恐怕不是治本之道。因為一綱多本不一定就會產生內容差異太大、錯誤百出等問題。例如過去一直到現在,高中都是採取「一綱多本」的教科書制度,他們怎麼沒有各版本相差太大或錯誤百出的問題呢?又如日本,他們也是採取一綱多本的教科書制度,他們為什麼也沒有這些問題呢?其實如果你去查一查其他民主國家,即可知道幾乎沒有一個不是採取一綱多本的,他們怎麼都沒有這些亂象呢?可見國中國小教科書的亂象,並不是什麼「一綱多本」的問題,而是另有原因。那麼原因在那裡呢?其實很簡單,原因在於「九年一貫課程綱要」本身規定得太籠統,如此而已。課程綱要規定得太籠統,當然教科書編寫起來就會差異很大,這是很簡單的道理。至於說錯誤百出,那是審查委員的不負責任,更不是一綱多本的問題。 以下我想就所謂「九年一貫課程綱要」稍作評析。

    「九年一貫課程綱要」雖然宣稱是「綱要」,但事實上並無「綱要」,只有「能力指標」。開始是所謂「十大基本能力」,接下來就是各學習領域的「分段能力指標」。如此看來,所謂九年一貫課程「綱要」實在是名不符實。按「綱要」的文字意義,指的應該是「課程內容」的「大綱」與「要旨」,而不是「能力」的「指標」。如果我們對照一下過去的「課程標準」,就可發現其邏輯就比九年一貫課程綱要清楚多了。按舊課程標準,對於課程實施的規定順序是(如教育部︰國民中學課程標準)︰1.課程目標;2.時間分配;3.教材大綱;4.實施方法。在此我們可以看出,舊課程標準是將「目標」與「綱要」分開的。再參考一下其他國家,例如日本的做法,也大致相同。他們的規定是︰1.課程目標;2.內容;3.內容的處理方法。其中「內容」就是課程內容,也就是我國舊課程標準中的「教材大綱」,不過比較粗略一些而已,因此可以說是內容的「綱要」。總之,不管我國舊課程標準或日本的現行「學習指導要領」的規定,都將課程的「目標」與內容的「綱要」加以分開。不像九年一貫課程綱要,雖名為「綱要」,實際上卻只有「目標」。有了「課程綱要」教科書編寫起來,就不會離題太遠了。

    九年一貫課程除了缺乏課程的綱要之外,連能力指標也寫得非常籠統。例如社會學習領域分段能力指標「2.人與時間」(即歷史部份;社會學習領域課程綱要,P.22)中,屬於國中階段的部分(2-4-1至2-4-6)只列了下列六項能力指標︰
    1.認識台灣歷史的發展過程;
    2.認識中國歷史的發展過程;
    3.認識世界歷史的發展過程;
    4.了解今昔台灣、中國、亞洲的互動關係;
    5.比較人們因時代、處境、角色的不同,所做的歷史解釋的多元性;
    6.了解並描述歷史演變的多重因果關係。

    根據上面六項籠統的能力指標,我們實在很難想像一套包括台灣史、中國史及世界史在內,給國中三個學年使用的歷史教科書,內容會相差不大。固然像舊課程標準過分詳細地列出所謂「教材大綱」並不適合,但只用一句話來代表台灣史、中國史或世界史,也未免太籠統了。俗語說「過猶不及」,正是這個意思。事情應做到「適中」,而不應過分偏頗,走兩極端。根據這種籠統的能力指標編寫出來的教科書,當然會差異很大而引起爭議。

    課程標準的「內容大綱」到底要詳細到什麼程度才算適當,並沒有一定的答案;過分詳細會變成撰寫教科書好像在寫填充題,過分籠統,教科書編寫起來會差異很大,而引起爭議。那麼到底要詳細到什麼程度?籠統到什麼程度呢?雖然沒有一定的答案,但應該有一定的原則;那就是教科書的編輯者只要依照課程綱要的規定編寫,也就是課程標準所要求的都做到了,則任何人都不能提出異議。也就是說,課程綱要的詳細與籠統的程度,要讓寫教科書的人,依其規定寫起來,不會導致差異太大的問題。反過來講,只要是依據課程綱要寫的教科書,彼此間的差異應該是被允許,且應該是被鼓勵的,否則就失去審定制的意義了。

    依此看來,近年產生的不同版本教科書內容差異太大的問題,顯然是課程的能力指標過分籠統導致的,否則為什麼大家都是依照課程綱要撰寫,而且又經審查通過,怎麼還會產生不同版本內容差異太大的問題呢?在這種情況下,教育部要做的應該是趕快修訂課程綱要,使它真正成為「課程綱要」才對,可是他們卻自己編起一套教科書來,實在是沒有對症下藥。試想,部編本教科書的目的在那裡?是要做為教科書的標準本嗎?要給書商參考用嗎?或者要與書商自由競爭,讓民間有多一種選擇?根據資料,據說教育部想將這套部編本當作公共財,供大家免費自由使用。這樣有一點奇怪。教育部無緣無故提供這一份公共財幹什麼?難道沒有任何目的嗎?如果將來學校就把這一份公共財拿來做教科書可不可以?這樣教科書制度不是會很亂嗎?不管是哪一種目的,部編版教科書都會產生指標作用,甚至變成標準本,這樣就失去課程大綱化,教科書編輯多元化的原意了。本來應該是大家根據課程綱要來編寫教科書才對,結果變成了大家參考教育部版本,來編各家的教科書。這樣就又回到原來的統編本了;教科書商可能一變而又成為過去的參考書出版商了。果不期然,近日報載一則消息正好印証了這一點,消息如下(中國時報,2005.4.18)︰

    部編版參考書 進入戰國時代
    九年一貫部編版數學、自然教科書即將問世,因部編版教科書的版權開放,任何出版社皆可據以出版參考書等輔助教材。出版界人士表示,今年約有二十家出版社投入部編版參考書、講義及測驗卷等輔助教材的研發與出版,部編版輔助教材大戰即將開打。

    由上面這則消息,我們可以領悟到一點,就是一項沿襲已久的傳統,要去改變它,是如何的困難。教科書的開放與多元化,喊了多少年,也付諸實施了,可是由於課程架構的不恰當,結果繞了一圈,又回到統編

    [回覆] madmax 迴響於 08 十一月, 2005 16:19

  2. 問題在『教學』而非『教書』

    教育部的教育改革就個人的了解,其原意是要恢復老師的教學自主權,希望能給師資養成過程所培養出的優良教學方法或個人獨有的教學模式最大的自主空間,讓老師們的十八般武藝得以大鳴大放,因此課程綱要訂得十分有彈性,有課本很好,沒有課本老師自編教材照樣能夠上的很好;然而這樣的轉變實在是太大了,而且整個改變過程中並沒有大量的調訓教學現場的老師,師資培育機構也沒有在第一時間完成相關配套因應,導致人心惶惶產生教師的『大退潮』,因此『一綱多本』便因應而生,許多同學及學長姐便因而成了各版本教科書的編輯委員,出現教科書百家爭鳴的現象...這都是這幾年所發生的事情,想必大家記憶猶新。
    講了那麼多流水帳,回歸事情的本質來看:『教學』的主體是學生,老師在學生學習歷程中扮演的應是『引導者』的角色,面對日益多元且活潑的學生們,若我們在用傳統的『教書』模式因應,是否會發現學生的接受度日益降低呢?若我們能拿出十八般武藝讓教學變生動有趣,管他哪一『本』都能夠讓學生如沐春風獲益良多。
    教學之道無他,『愛』與『榜樣』而已,願所有教學現場的教師們能重拾擔任教職的愛與熱枕,以自身不斷成長的動力帶領我們的孩子學習與成長,至於到底用哪一本,套句總統說過的話~有那麼重要嗎?

    [回覆] 阿彌陀佛 迴響於 08 十一月, 2005 21:37

  3. 一綱多本面面觀

    能看到如此精闢的論述真是非常高興,除了佩服兩位,也提供一些淺見作交流:
    大家都知道九貫最大的變革是:「恢復老師的教學(材)自主權」,只是在我們師資培育過程中,其實是缺少自編教材能力的培育的(教材教法其實只是以統編本作教材,練習教法而已),所以,絕大多數教師認為自己是「教書者」而非「編書者」,教師們並不認為他們有義務去自編教材,事實上教師也沒有能力與時間去自編教材,於是「教材自主」權從國立編譯館,轉到了某些書商的手中,演變出九年一貫課程影響最深的「一綱多本」,而教師與學校的教材自主,其實就是「從多本中選出一本書」,一切又回歸原點,教師還是在教書,而且教科書就像老師的聖經,教科書出現的內容,老師絕對不敢不敎(或用其他題材取代),教師幾乎是逐字逐句講解教科書的每一行每一頁,讓學生做遍每一題練習題。敎科書也像食譜一樣,指導、決定教學過程中的每一個步驟,每一份材料,教師還是在用傳統的『教書』模式因應新的課程,這可能才是「一綱多本」弊端叢生的原因。
    對於「教育部要做的應該是趕快修訂課程綱要,使它真正成為「課程綱要」,的確一針見血的看法,可是看起來部裡好像沒有人要去碰這一塊。
    至於部編版教科書因本人正好為編輯委員之ㄧ,所以可提供一些看法:
    部編本教科書的目的在那裡?是要做為教科書的標準本嗎?要給書商參考用嗎?或者要與書商自由競爭,讓民間有多一種選擇?其實都不是,當初決定恢復部編版,其實是教育部應付「立委質詢時的要求」及反制「書商的聯合要脅」(書商曾聯合以不出書,要脅教育部提高議定的價格),但我們編輯群是抱著「為學生提供一套好書」的理想在編寫,也希望給其他書商一些壓力,提高敎科書的內容品質,雖然在「學校排課」及「敎師使用習慣」的壓力下,做了一些妥協,但我敢說,這是市面上唯一一本不以商業利益掛帥,最準確、用心的敎科書!
    至於教育部公共財的想法,是最初的理想,希望在教師要自編教材時,有一些可使用的材料,如果將來學校就把這一份公共財拿來做教科書,是我們最期待的,但現在因發行權等問題,公共財已不可行了!

    「阿彌佗佛」說得好:老師在學生學習歷程中扮演的應是『引導者』的角色,面對日益多元且活潑的學生們,老師們應拿出十八般武藝,讓教學變生動有趣,那麼,管他哪一『本』,都能夠讓學生如沐春風獲益良多!願所有教學現場的教師們,能重拾擔任教職的愛與熱枕,以自身不斷成長的動力帶領我們的孩子學習與成長!大家加油!

    [回覆] bell5 迴響於 12 十一月, 2005 1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