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傍晚在自由評論網看到記者簡惠茹小姐寫的「正視偏鄉小校存廢問題」。

這篇文章針對縣內小校存廢問題提出轉型的可能性,大抵而言,還是落在「實驗教育」的窠臼裡而顯得了無新意。不過,文末簡記者指出的這一點倒是相當重要:

辦法是人想出來的,確保學生受教權是最優先的目標,併校勢必對其產生影響,這些都得靠大家集思廣益,設法扭轉局面,而非只是『依法行政』。

在討論小校裁併的問題之前,我們要先瞭解一點:被裁併的是「公立學校」,政府辦理公立學校是基於社會公平正義為原則,提供教育機會均等,讓每一位國民享有受教育的權利。換言之,公立學校屬於「公共財」(public goods)之一,政府施政最重要的就是守護而無權剝奪人民的公共財。

受到少子化的影響,小校的學生人數直直落,使得裁併小校成了這一、兩年備受關注的議題。在本地,對於小校未來存廢處境的論述,我整理歷來官方或地方議會召開的各公聽會,所得出的結論或建議不外如下:小校應發展特色,以吸引家長的目光;學校若有了特色,便有競爭力,招生自然會變好。於是乎,各縣市不少小校絞盡腦汁的開發特色,甚至為了特色而特色。搞遊學、搞生態學校,可說是五花八門。但搞了那麼多,小校學生數減少的危機依舊存在。前幾年,帶學生參加一年一次的縣內英語教學大拜拜,遇到了過去的同事L校長,他和我說了一件很有趣的事:以他的觀察,受制於地理環境之先天限制,小校再怎麼創造出所謂的學校特色,無助於學校人數的增加。而大校恆大、小校恆小則是不變的事實。我聽了覺得很有意思,因為在教育官員的思維裡,只要學校辦出特色來,招生率一定會有所提升,必定會吸引家長的注意,而且媒體經常報導一些瀕臨廢校的小校透過實驗轉型起死回生的例子。只是放眼全國各小校,能用葉克膜挽回一命的學校畢竟是「少數個案」,我們的官員卻是將個案無限放大,甚至批評努力搞特色的學校:那是因為你們實驗還不夠努力、學校還不夠有特色的關係!

這裡,我們要很小心官方論述所設下的陷阱:由於地方政府端不出併校的牛肉,唯一的招數就是各校如果不想被整或被裁,請學校提出實驗方案。在我看來,這根本就是搞錯方向!坦白說,也是不負責任的態度。基本上,方法一點都不難想,教育官員滿腦子就只有請學校提出實驗轉型方案,這就好比要癌症病人自個兒提出你要如何活下去的計畫一樣,豈不荒謬

如果你問我贊不贊成裁併人數過少的小校,我絕對舉雙手贊成!不過有個前提:

那就是這些裁併後的小校,教師編制「絕對」要增加,也就是說,被裁撤的學校原有的師資不能挪為他用,而是到整併後的學校繼續幹活!例如三校整併的話,教師編制就讓它直接變成3.0甚至4.0。不要以為這是「多出來」的員額,而是在有計畫的專培訓下,讓更多的老師具有補救教學的知能。當我們有足夠的師資隨時進行補救教學,我們才有真正的機會讓每一個孩子都不落後。換言之,併校最大的優勢就是師資的增加,而不是一味死守班級教師編制,把被併校的老師當成超額教師來處理。增加的師資成為補救教學的老師後,學校亦可廣設並活化資源班的功能,正是簡記者所說的「確保學生的受教權」----這,不也就是政策的牛肉嗎?

當一味僵化死腦筋地守著教師編制的那個數字,才會有所謂超額教師的問題。很諷刺的是:本地一天到晚在談組織要活化人力資源才能因應改變,卻把「超額」當作資源回收做處理,組織能活化起來才怪!只要記得一件事就沒有超額教師的問題:不要以為老師「非得要」教幾個學生才合乎成本,當你把「每一個學生都不能落後」喊得呼天搶地的同時,把認為是超額的老師踢出學校,就會讓更多的學生落後。政府認定的合理教師編制基本上是武斷的----有什麼科學證據說每個班級的教師編制是1.5或1.8對學生的學習會產生最好的效果?所謂合理的編制是依據什麼教育原理而估算出來的?----說穿了,不過就是經費二字。用小朋友都聽得懂的話來說,瞎掰二字罷了。坦白說,當政府窮到快脫褲卵時,它還嫌每個班級的教師編制0.5都還太多!

一天到晚滿腦子只考慮財政困難,並想著以關閉學校進行撙節的政府,並非守護人民的公共財,再說一次:這是不負責任的態度...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