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沒有落後的孩子」(No Child Left Behind,NCLB)法案是由美國總統小布希在2002年1月8日簽署的教育改革計畫。

而上個月,美國老牌的教育研究月刊PDK(PHI DELTA KAPPA)則是針對此法案刊出了一篇頗值得我們注意的文章。這是由教育政策中心(The Center of Education Policy)的兩位研究者 J. Jennings和D. Rentner經過四年的研究後所撰寫的「NCLB法案對於公立學校的十個重大影響」。

眾所皆知,NCLB是一個以測驗導向為主,強調學生學習成果來做為學校辦學績效責任的改革方案,但幾年下來,它對於美國公立學校卻產生了許多影響,值得國內教育行政人員與學校教育工作者關注:

一、州與學區官員的報告指出學生在州測驗成績有所提升,實因樂觀之關係。

二、學校花費更多的時間在閱讀與數學上,有時候甚至挪用那些未測驗的科目學習時間

三、學校更加地關注課程與教學的結合,並更仔細地分析測驗成績的資料。

四、學測較差的學校目前遭受的是修飾性的而不是屬於基進性那一類的重建。

五、學校與老師在達成合格師資的要求這方面已有相當的進展,但許多的教育學者則對此能否改善教學品質感到懷疑。

六、學生接受的測驗是越來越多,而這是實施NCLB的結果。

七、學校對於成績的落差以及特殊群體學生的學習需求有了更多的關注。

八、在州的「需要改進」名單上的學校所佔的百分比保持穩定,但未有增加。

九、聯邦政府在教育所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

十、NCLB所要求的事物意味著在學校運作上,州政府和學區必須擴大它們所扮演的角色,然而,卻沒有足夠的聯邦經費可以讓它們盡到應盡的責任。

這十個重大影響,令我頗感訝異的是第二點。沒想到為了達到測驗要求,美國的公立學校竟也玩起了我們熟悉的把戲----讀過國中升學班的學生,一定都知道向體育、美勞、家政老師「借課」是怎麼一回事。只是,我們是在「教學正常化」的口號下偷偷摸摸卻又正當光明的做,而美國則是學區名正言順地對課程結構做時數分配上的調整(71%的學區減少小學其他學科的授課時間,縮減最多的是社會科,體育則未受較小的影響)。

說來有些奇怪,從測驗、考試的傳統束縛中掙脫一直是我國教改努力的重點,但跟隨英、美教改主流的結果,卻是讓將我們拉回到傳統思維的漩渦裡。民國四、五十年,台灣的小學生在升學主義的蹂躪下,使得學校的課程幾乎被國語和數學給「通包」,其餘的科目不過是聊備一格,只有督學來訪視時才會上。好不容易九年國教實施,小學得已從令人窒息的升學主義獲得喘息的空間。然而,九年一貫課程的實施,卻又在鬆散的課程結構下搞起學力測驗的把戲,哪所學校、哪個老師「沒借課」藉以讓學生模擬模擬,這現象,信誓旦旦說沒有的,大概只有官員會表示我們的教學很正常。反正,若有不按表操課的學校,屆時再來「嚴格」要求也還不算遲...----這是我們這邊的玩法。




創用授權(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版
 
 
用LINE傳送

  1. 很像宜蘭目前為了因應學測所造成的發展。

    [回覆] 聰 迴響於 25 十一月, 2006 23:02

  2. 我比較看不懂得的是第四點「學測較差的學校目前遭受的是修飾性的而不是屬於基進性那一類的重建。」
    可否請法師說明?

    [回覆] any 迴響於 26 十一月, 2006 01:05

  3. To any老師:

    NCLB規定每一所學校每一年都必須達成「適當的年度進步」(adequate yearly progress, AYP)的目標,以確認各學區與學校的進步情形,並檢核是否符合績效責任所定下的指標要求。如果學校連續六年沒有達成AYP的話,將列入改善黑名單中,重者甚至得「廢校」。目前有一些公立學校致力於改善課程、師資甚至領導方式,但這些都是眾所皆知的改變----有點像是化化妝、整修門面。所謂基進性的重建,就文章脈絡而言,指的是被州教育當局接管、解散或改變為「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

    文中亦指出,2005~2006學年間,大約有3%的公立學校正處於重建(美國有九萬三千多所公立學校,因此百分比大約有2700~2800所)。此外,作者認為:只要法案持續得越久,會有越多的學校在未來五年內無法達到AYP的要求。

    還好,台灣各縣市的學測還沒有人敢像美國人這麼樣個搞法;否則,以我們的「補教」民情風俗,第一個被整死的不是學校,也不是老師,而是學生!只是不知道,屆時全國的家長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回覆] madmax 迴響於 26 十一月, 2006 04:45

  4. 法師,可否解釋成成績進步卻非改進學習過程,
    又或者大量增加課後輔導是否也是一種修飾性的做法?

    [回覆] 聰 迴響於 26 十一月, 2006 13:37

  5. 嗯,知道了!說明的很清楚!
    原來是這樣,聽起來滿恐怖的!
    規定「適當的年度進步」是否有點不合理,怎麼可能學生甚至是學校可以無止盡的達到“年度進步”?難怪會有越來越多學校達不到AYP的要求。

    [回覆] any 迴響於 26 十一月, 2006 23:51

  6. To any:

    這就好像規定醫生一定非得把病人給醫好,才能領到健保給付一樣,的確是很「不合常理」。

    To 聰:

    就文章的脈絡來看,重點是放在學校因學測成績不理想,而必須進行的重建工作並未如我們所想的那般基進,多數還是就學校內部的運作做些類似微調的改變。作者似乎比較強調的是那種整個人事與校務運作的結構改變。

    你提到的給予學生大量課後輔導而不改變他們的學習過程,是否也是一種修飾性的做法,我同意你的看法。我不相信上越多的課對學生來說越有幫助。儘管,我們必須承認現行的課程結構就時數的分配與安排上是有問題的,但如果我們無法對學生的學習歷程作更深入的了解,那麼再多的時間資源投入,也是惘然!

    [回覆] madmax 迴響於 27 十一月, 2006 09:18

  7. 真是令人激賞的校長,因為他了解,學校真正的目的為何。

    事實上,也有很多的人,為了迎合政策,而為了教育才是學校最重要的目的。

    他的智慧,將政策與目的做了最完美的結合。

    [回覆] 聰 迴響於 28 十一月, 2006 19:50

  8. To yehfat:

    謝謝你提供的資料!文章也指出了NCLBA「十分重視把學生標準化考試作為評估『年度進步』的主要尺度,但這樣做往往會對學校的師生造成無意的傷害」(頁69)。

    Re 聰:

    我同意文中的紐斯校長的確是位好校長,而且似乎跟國內多數的校長不太一樣的是,他在理解政策要求時,至少還會去「思考」關於學校、學習等有關教育本質性的問題,我們則是忙著擠出應付的因應之道,把根本性問題置於一旁。不可否認的,面對政策的實施,紐斯校長也是體制裡的一員,他能夠做的改變也僅是以「調適」的心態與方式帶領學校老師來落實政策的執行。但政策都是好的嗎?都是對的嗎?如果政策的修辭有其「惡處」,校長能知覺到它對學生與老師甚至教育所帶來的傷害嗎?若有所覺察,那麼他所能做的只是「調適」而已嗎?以上問題,我在紐斯校長的敘述當中,沒有讀到他更深一層的省思,有些可惜。

    [回覆] madmax 迴響於 29 十一月, 2006 20:07

  9. to MADMAX:
    這就是我認為他厲害的地方,不管政策是不是好的,畢竟都一定要實行,而且大部分是我們所無法改變的無奈,但他都先以教育為第一考量,再去配合政策,還能配合的很好。

    [回覆] 聰 迴響於 30 十一月, 2006 00:09

  10. 補充一點,我認為他也覺得這個政策的不合理,就在於要求每年都要進步,

    [回覆] 聰 迴響於 30 十一月, 2006 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