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改革,尤其是「結構性」的改革,大前研一認為是相當重要的。他甚至表示:

如果有人問我:「如果只能改革一件事,要改哪一件?」我會毫不猶豫回答:「教育」吧!(頁250)

因應M型社會的到來,大前研一提出了他對改革事務優先順序的看法,同時認為日本的教改應師法北歐----「自己思考、自己找答案。這種能力有助於在現實社會中立足。所以培養學生的這種能力,才是真正的教育」(頁252)。但教改得前提是:對於那些沒有制度可以要他們走路的教師,必須進行嚴格的選優汰劣:

只能取得教師資格,就能一輩子保有。但若能在不適任時予以開除,讓當事人自己找到更適合他的其他職種,不但對他們好,也對學生好。

若能將教學IT化,至少可以讓用於教授知識的老師人數,減少到十分之一。...由於是最優秀的老師來教,所以教學品質自然提高...。只要以相同於此的方法,例如把高中數學交由河合塾等教學方式最好的老師來教,再把學內容透過網路向全國播放就行了。事實上,這種「超人氣」的老師只要透過衛星轉映,就能有每年一億日元的報酬。全國只要有一名數學老師就夠了,一年給他一億日元實在是太划算了。

其他老師則進行輔助教學,只要協助每位學生發揮創造立即可;或是在目前為止的教育中教得很隨辯的道德教育以及指導畢業後出路等層面,把學生教好就行了。教師的工作原本就不是要囫圇吞棗地照著學習指導要領的內容去做,而是要協助學生成長,讓他們成為自立的社會人。透過這樣的改革,老師們不會失業,只是回到原本該做的工作而已。

即便如此,教師人數只要目前的三分之一,應該也就夠了吧!(頁249-250)

依照大前的說法:教育改革很重要,但不需要那麼多的老師。因為多數的老師未沒有足夠的社會歷練與經驗,難以承受外界競爭的大風大浪,甚至在鐵飯碗的金鐘罩之下,無法給予學生人生哲理思考上的任何協助與指導,而所教導的東西與學生日後的成就亦無多大的關係。但是,除了公務員之外,政府每年都要支付大筆的薪水給老師,因此,大前認為:就知識教授這個面向而言,透過IT的教學輔助是可以節省下不少的人事費用。

到底,在教育改革過程中,需要多少的師資人力才夠,的確是個值得深思的課題。只是,如果不對學校日常生活作息做一結構性特徵的深入瞭解,再多的人力投入到學校,很可能都無法讓教育出現真正的改革,而只是表象的「改變」。例如,多了兩位老師,首先想到的就是課務的調整:若我們選擇是要讓老師輕鬆點(減課)、有較多的時間備課和改作業,我們一樣得面臨犧牲老師與學生互動的時間----這會影響到師生親密關係的建立。因此,重點在於:學校的人力使用,我們是否可以跳脫既有的以「班級」教學思維為主的框架的限制?如果IT真如大前所說的發揮「一位優秀老師打遍天下」的功能,那麼讓多數中等程度以上的學生接受同步視迅教學,讓那些經常跟不上的孩子有更多的機會接受老師的個別指導,這樣的嘗試,應該可以試著走出第一步。害怕的是,還沒嘗試之前,就已經先找了一堆理由「證明」不可行,教育改革,還沒做就已經預告失敗了。




創用授權(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版
 
 
用LINE傳送

  1. 補充一點,我並不否認班級教學的重要性,只是班級教學應該可以有一些新的教學樣貌,而不是我們所熟悉的「上課的樣子」。這一點,我們可以做深入一點的討論,然後試著將焦點轉移到教師人力的調配上。

    另外,我是不贊成大前研一所說的「教師人數只需目前的三分之一」這樣的看法。在書中,這似乎也只是他一個「(憑空?)想出來」而不是根據精確計算出的數據。此外,他也沒有說明並詳細比較不同學制所需的教師人力為何,但我認為基本上他可能試著想指出我們忽略的一個問題:教改過程中,儘管我們一直喊著需要更多的人力,但我們是否也注意到了人力使用出現浪費的情形呢?就這一點而言,是值得深思的。

    [回覆] madmax 迴響於 16 十一月, 2006 22:47

  2. 有點誇張了

    只交給一個老師是有點誇張了。事實上,不同地區的孩子還是需要不同的教導方式。而且 it 化後,如何解決學生立即性的問題尚在未知之數。除非我們要複製成螞蟻化的一個王國,不然的話,還是要多點不同的風格、不同的教師來教導才行。最後,社會上是否能接受這種思維,我尚持保留。不過這種思維可以再行討論其可行性。

    [回覆] Chief 迴響於 17 十一月, 2006 09:11

  3. 抱歉,這本書沒看過,

    但是看了這三篇,他似乎將教育的前提擺在適應社會,不知道有沒有誤解?

    如真是如此,那請問教育的其他功能呢?

    [回覆] 聰 迴響於 17 十一月, 2006 21:01

  4. To 聰:

    就「M型社會」一書的脈絡來看,的確瀰漫著「社會走到這般地步,我既無法改變現狀成為上層階級的有錢人,那只好轉變心態以讓屬於那百分之八十的中下階層的自己活得更快樂些」這樣的氣息。基本上,大前研一對於1980年代美國雷根總統時代所進行的改革----大量削減政府不必要的支出,包括公共與社會福利以及教育的補助,讓所謂的自由市場機制儘量地活絡起來----多所讚賞。然而,這也是先前我提到的「新右派」崛起之濫觴。所以,你或許可以將這二者做一比對,從中不難發現這一類的教育觀點,其實是相當倒退與保守的。

    [回覆] madmax 迴響於 22 十一月, 2006 20:08

  5. Re: 教育改革很重要,但是不需要那麼多的老師...:大前研一如是說(III)

    畢竟大前研一只是個通俗經濟學家,對於教育改革還是脫不了市場的思考。只是教育沒有他想像的那麼簡單,教育改革需要考量到不同階級、性別、族群和文化,而教育改革背後的意識型態也是要去加以批判反省的。

    另外,大前研一的中產階級消失論調早已被實徵數據給反駁。可以參考「蕭新煌(2007)。台灣社會的貧富差距與中產階級問題。台灣民主季刊,4(4),143-150。」一文。其實中產階級並無消失,而是逐漸穩定地成長。

    [回覆] hwungming 迴響於 08 九月, 2008 23:12

  6. Re: hwungming

    正因為大前研一是位「通俗」的經濟研究者,所以他所創出的一般大眾聽得懂卻又覺得炫的名詞,才能如此聳動與產生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影響力。

    就算學院裡的專家學者做出了台灣根本沒有所謂的M型社會問題的研究,或如你提到的,蕭新煌的研究指出中產階級根本沒消失,但那些不再反省或者進行假反省的文字和媒體工作者,依舊動不動就來M一下,早把社會現實置於哈哈鏡下給扭曲了。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更強而有力的論述,透過媒介隨時反制通俗化的名詞。

    [回覆] madmax 迴響於 09 九月, 2008 0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