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在本縣的教育支援平台所提供的搜尋功能,以「觀課」為關鍵字,大家可以看到一大堆的相關文章。

自從教師專業評鑑「試辦」以來,觀課成為評鑑過程中一個很重要的部分。個人也認為:教師彼此之間不僅要多公開授課,更要多看看其他老師的教學,才能累積個人與群體的教學專業資本。為了鼓勵老師能敞開心胸公開授課並接受觀課,近來縣內倒是很鼓勵校長率先士卒多進行公開授課,讓大家一起來觀摩學習,實際上也做了不少演練,有意形成一股風潮。

不過,必須直言:觀課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拿個制式的表格勾勾選選,寫些摸不著邊的建議,的確,就如本縣課程督學所說的,「促進教師專業成長的精進策略將助益有限」----這也是教師專業評鑑在觀課制度設計上最大的問題,一個「包山包海」項目多如牛毛的觀課表,就算觀課者五官全都變成眼睛也不夠他看!一般說來,觀課表的設計會包括幾個主要的向度,裡頭再規劃一些觀看的細項。至於細項的規劃,無非就是完全做到、部分做到、再加油…等等讓觀課者勾選的指標。在我看來,勾選這些指標全憑自由心證或者「感覺」,毫無「科學根據」可言。一個沒有科學根據的觀課表,會讓充滿促進教師專業成長美意的觀課瞬間變成鬼打架,淪為我們熟知的形式主義。

容我說句不客氣的話:目前主流採表格勾選並寫出「感想」的觀課方式,就如同看罐頭食品或真空包裝的食物一樣,寫了一大堆,卻永遠不知其味

究竟觀課可以看什麼,個人提出一點淺見----就看討論

也許很多校長、主任、老師甚至課程督學都會大笑----這有什麼好看的?那個老師不會運用討論教學法?課堂上到處都在討論啊!不是有發表意見嗎?不僅有師生共同討論,當然也有讓學生做分組討論----幾乎所有的授課者都「完全有做到」啊!

但在課堂裡聽到同時一堆人在講話、出現很多聲音就叫做討論嗎?「科學根據」或者觀看的眼睛與耳朵「操作型定義」是什麼?更進一步的提問:究竟什麼叫做課堂上的討論?

國、內外關於「教室言談互動」半個世紀以來相關研究相當豐碩,經典研究更是不少,而根據現場實徵研究所蒐集的話語資料整理出關於討論的定義或看法,不外如下:

★「在真正的討論中,學生不是被動地說出老師已有預設內容的答案,而是和老師或同學一起探索(或說建構)連老師也沒有標準答案的知識」(蔡敏玲,1996b: 7)。

★「一旦老師對於學生回答問題的評價,不是以『對或錯』而是以『同意或不同意』來表示時,此時的互動情境就不是以教師為引導中心的背誦教學,而是一種討論」(Edwards & Westgate, 1994: 125)。

★「真正的討論是探討想法而非回答老師的問題,教師說話的時間少於平常上課所佔的三分之二時間;學生說得較多並自己決定何時說話,而不是等待老師指名回答,學生彼此也可以直接地說話。…真正的討論容易想像,卻難以形成」(Cazden, 1988: 54)。

這種聚焦在討論是否出現在教學情境中的觀課,不僅可以讓觀課者專注在師生間話語權的流動情形,也可以讓他們在觀課後省思自己在教學過程中的互動情境如何經營討論的進行。好比說,當老師問了一個問題之後,學生紛紛表示自己的看法,而老師不急著回答,而要同學對彼此間的看法表達意/異見,甚至自己也沒有辦法給出個想法,只能說「我再好好想想」,知識便有了拓展的空間。----畢竟,老師的職業病之一就是太快說出自己的想法、給出個人的意見,甚至否定學生的看法或藉由對學生回答的肯定增強所謂的「標準答案」!在這種學習情境下,學生當然也不是笨蛋,既然老師總是你說了算,縱使我有再多的「異見」也翻轉不了你(對教科書內容)的定見(甚至是偏見),觀課儀式也不過是個秀場罷了!

話說廿年前,個人為了論文研究進到教室現場做觀察,整整看了20節課並將每一節的師生言談互動轉譯成文字稿(一節課的轉譯時間平均約5小時),我才看到「一次」真正的討論----所幸,現在的老師真的強很多,看看今日高中生反教育部的課綱「違」調,這背後,有多少老師在課堂上花了多少時間和孩子們「討論」這問題,才喚起他們的意識啊!……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