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早上上班,轉過金斗宮,看見一陣又一陣的長浪,使得這幾天忙著捕撈魩仔魚的舢舨、漁船,個個是躲得躲、逃得逃。

受到颱風外圍影響,氣象局近日不斷對東部、東北部發佈豪大雨特報,但我們還是可以從新聞報導中看到有些「冒險者」,溯溪的溯溪、登山的登山----直到體力不支或者出了意外,搞掉了性命,才請求支援救助。明知天候不好,還出外從事戶外運動,導致所謂的「浪費社會成本」,這樣的說詞,這幾年相信大家都常聽聞。而不知道是不是忘了,還是因為某種因素的關係,人,就是記不住教訓----好像記住就不是人了----於是乎,社會成本繼續支出,救難資源的浪費也就不斷地被關注、質疑。幾乎每一次戶外活動的求援,除了出動大批救難人員外,各種海陸空的機具紛紛出籠,考驗著體系的運作和應變能力。而在媒體畫面配合旁白的指責下,個人式的英雄冒險屢屢遭到強烈的批評。

下午體育課,帶學生去健行,行經土地公廟後的防波堤,赫然看見漁港旁的礫灘上有四位「不怕死」的衝浪客。

看著他們在巨浪中載浮載沉的模樣,不禁替他們擔心----這是眼睛被媒體教育的結果----但心裡卻有一股佩服不已的想法。 

 

的確,這種「難得」的浪頭,是許多PRO級的衝浪客夢寐以求的自我挑戰好時機。

在與大自然挑戰的過程中,人,會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昇華----登山、攀岩的愛好者似乎最能體會這種身體/精神在極限中,那種奇妙的感覺。

 

對衝浪者而言,他們為的就是一個等待,等待那最好的起身時機。但這時間點不容易掌握,稍縱即逝。我跟學生在那兒看了將近快半個小時,才看到一次起身衝浪的難得表演。更多時候,他們不是錯過機會,就是在等一個更大的浪。只是,這個更大的浪,衝浪者都有一種企圖,希望它能夠更大,大到自己足以去征服它!

巨浪激起的浪花,看得我們是心驚膽戰,但對已身在外海處的衝浪客而言,他們絕對不輕言起身,因為他們知道:這一起身,被浪衝回礫灘,想出海再來一次,是有相當的困難。就像下圖裡的這位仁兄,他被巨浪打回了四、五次後,不得不放棄出海尋找巨浪的念頭。

我突然想起服役期間,也是在十月中旬,從東引島搭乘交通艦返台休假,東北季風颳起的浪,讓一群人在船上吐翻了。交通艦一頭往海裡衝,整個浪濺灑在甲板上,煞是壯觀,就這麼七、八個小時讓休假的阿兵哥一路搖搖晃晃地回基隆。而那浪,比這還大不知多少倍(沒有一位阿兵哥會說冒這樣的大浪開船,是在浪費國家成本)。

在浪費社會成本的思維下,個人式的英雄冒險、自我挑戰甚至超越自我似乎越來越不可取,也越來越不被鼓勵----甚至被當成罪犯來看待。但總是有那麼些個人,前仆後繼地往山裡去、往海裡衝,這又是什麼道理?你可以說這些人不愛惜生命(或說學校的生命教育失敗),並且沒在做好安全措施的情況下貿然行動,實為不智。但,這就是人,自古以來與大自然搏鬥的潛在因子,不斷地促使人去逾越某些界線、框架。至於浪費社會成本這樣的字眼,則不在挑戰與勇氣的想像中。而就某種層面而言,這樣的說法還挺瞧不起、污辱人的!但為了不浪費所謂的社會成本,我們選擇了啟動懲罰的機制,來遏止那些不要命、想冒險的人----不管理由是多麼的冠冕堂皇。

其實,在我看來,最浪費社會成本與濫用社會公器的,是那些在颱風天還在外頭表演「可以知道這個颱風有多麼強烈」、不時在畫面前鬼吼鬼叫的記者、媒體工作者。弔詭的是:觀眾竟然沒有指責他們!而且還頗愛看抱欄杆、打雨傘被風吹這樣的爛演出。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