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有需要者請向資源班借閱!

戰火的摧殘宛如一把利刃,劃破了完整的家園,也分離了至親的骨肉,處在滿目瘡痍的世界裡,無所依靠的人顯得更加渺小而孤獨。戰爭的侵略附著在人們的錯誤和私慾上一步步蔓延,重振家園的責任讓人必須忘卻哀傷重新振作,而苦難及沉重的情感包袱,都必須先放下。戰爭的可怕及無情,讓世人永遠記取這慘痛的教訓,於悲傷之餘,「玻璃兔」帶來活下去的勇氣與力量,也讓人感受到和平的可貴。
要戰爭?還是和平?
比[螢火蟲之墓]更心碎的反戰動畫
故事描述在二次大戰晚期,敏子跟她的家人住在東京的市中心。那時,日本瀕臨戰敗的邊緣,民眾飽受無情的戰火摧殘民不聊生,民生物資極度缺乏。許多家庭的男丁都接受政府徵召為國出征,只留下老弱婦孺獨自守護殘破的家園…
一九四五年三月十號,敏子的母親和兩個妹妹都在東京的ㄧ場大轟炸中喪生。頓失至親的敏子在偶然的ㄧ天,回到殘破的家園裡撿起被戰火燒到變形的「玻璃兔」,讓她領悟到戰爭的可怕與無情。
此外,當她被迫撤離到郊區的時候,他的父親卻在往車站的途中遭美軍殺害了,年紀小小的敏子一夕之間失去至親,還得獨立料理父親的後事,孓然一身的敏子感到十分的孤單,生無可戀。但只要回想起那些在戰火中死去的親人們,她只能放下她的孤寂與悲傷,重新振作…然而,戰火的無情與殘酷,往往附加在人們的私慾與錯誤的抉擇上…。
一封神風特攻隊原留下的遺書這麼寫著:
 我不曾見過
 也不曾交談過
 當然也沒有恨過
 這樣的人
 我卻要去殺她
 素昧平生的人
 像我一樣寫詩
 一樣為莫札特流淚
 既使如此 我還是要遠征
 去殺害這樣的人……
稚子完整的心,在戰爭中破碎,在戰後,他必須將支離破碎的靈魂,一片片的拾回,用自己的力量,重建完整的自己……
這是經歷戰火、重獲新生的敏子血淚告白……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23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