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4/13小綠山讀書會(精選片段)

《生態禪》23-33章
〈忘掉它的名〉
當有一天,我把賽夏族如何把五節芒分成五種的方法告訴我的學生的時候,他們沒有一個不目瞪口呆,甚至當初教導我認識植物的朋友,都忍不住悄悄告訴我:「你學得真快,你真有學問!」當時我並不明白,有知識、有學問,並不代表有「智慧」,說不定有知識、有學問的人,反倒離開佛的智慧更遠!

……我才知道,多年來,我拚命學習認識所有樹木的名字,原來我也和巴關定一樣,我只是想變成一本死的「百科全書」,而不是成為一個有意識的「人」。
當我洋洋得意,傳授我的學生有關賽夏族區分五種五節芒的知識時,我是在教導學生成為另一本書,我並沒有因為我的「博學」,而把學生教導得更有「智慧」。
我還得重新學習,學習做一個有意識的人,於是,我放棄了做一個喋喋不休的生態解說者。
我開始學會沈默,試著在森林中靜坐,冥想自己成為一株樹或一顆岩石。

〈最好〉
「什麼是最好的?」
一個我熟悉的老畫家,八十歲了還到南洋熱帶叢林探險。回來之後,他接受記者訪問,他說了如下一段話:
「在叢林裡,我發現『人』是最沒有價值的生命。在叢林裡,即使是一隻鳥,牠也經常為採食果實,而把種子散播到四處;而人只會帶來劫掠和破壞,『人』對森林唯一的價值大概只有他的大、小便!」
是嗎?對森林而言,人竟是「最壞」的存在!
什麼是「最好」?什麼又是「最壞」?我們生活在自然之中,卻不斷地把自然界的東西,以自己的價值觀分為「最好」,「次好」,「壞」,「最壞」各種等級。

〈森林裡的梵音〉
樹林裡充滿了聲音。
有些是用耳朵聽得到的,有些則必須關閉耳朵才聽得清楚。
「吃巧克力」,「不吃巧克力」,這是白頭翁優閒時,停在枝頭呼喚同伴的聲音;「吃巧克力」這樣的聲音,你必須讓自己的心回到童年的時代才會明白,用四十歲的耳朵和八歲的心,然後你知道了白頭翁在說什麼。
如果你福分夠,到了三月初春,菊花木的莢果成熟了,太陽升上來,莢果蓄飽了陽光,便會迎風迸裂,在密林深處行走,你會聽到東一聲「畢剝」,西一聲「畢剝」,然後種子掉落在葉上的聲音,滴滴滴,有點像雨聲,在大地受孕的日子,這是喜悅之歌。
又如果久旱之後,你幸運地在樹林裡逢上一場雨,然後你把耳朵貼在樹幹上傾聽,你「或許」會聽到樹幹在汲水的聲音;之所以說「或許」,是因為大部分的人,照我的方式去做,結果他們說:「沒聽到什麼!」
別懷疑他們的耳朵有問題,問題出在他們的心。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