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航向小綠山【05.03.26】/ 林冠宏



《花和尚》

      叩叩叩 就要好了
      叩叩叩 我親手打造的居室 雖然
      不似家燕那啣泥唾嘔的美麗華廈
      也沒有斑文鳥輕靈精巧的編織 但那
      傾注了 我所有的……我的所有

      這將是我們的愛巢 孩子們溫暖的家 

      雖然疲累 但也只能休息一下下
      喘兩口氣 我得加緊速度鑿啄
      我們的家
      不住不住地回眸
      望向妳 令我迷醉的身影
      即便只是如此看著妳 就已
      明瞭了此生的意義
      所有曾經的枯坐 冥想 禪定 頓悟
      全都變得相形見蹙 

      誰可曾見過這樣一個
      動了凡念 發狂的和尚?
      是祢在指引我嗎 釋迦牟尼佛?
      喜 怒 哀 樂 愛 嗔 痴 怨
      這一切的一切
      未曾感受 如何超脫?
      祢所欲傳授的並非滅絕
      原來 是去經歷與發現!   

      來 來我的居室 做我的新娘
      妳一到來 天女將現其身 滿室散之以天華
      時光逆迴二千五百年
      我置身於維摩詰
      啊!妳是我聞道的佛
      我是妳座下的菩薩

大葉雀榕上,出現了一對五色鳥。一隻高高地停歇在枝椏上,迎風招展、閑適自得;另一隻攀援著樹幹,心急如焚、且努力地啄鑿著樹洞。五色鳥是台灣的特有亞種鳥類,主要生活在中、低海拔的闊葉林裡,常以果實、昆蟲和蜘蛛為食。牠們與啄木鳥是親戚,也常在樹幹上啄洞築巢,偏好大樹或枯木,有「擬啄木」的稱號全身以鮮豔的翠綠色為基調,再把頭、頸添上幾筆藍、黃、紅、黑;因為色彩鮮麗,加上鳴叫聲似僧敲木魚,所以又稱花和尚。現在已經進入了五色鳥的繁殖季節,因此時常可以聽見「郭‧郭郭郭-」的求偶鳴唱;若是此一時節去到五色鳥族群眾多的地方-如寒溪 谷魯林道,正當是敲魚頌禱之聲不絕於耳,只是這木魚殷殷敲出的,竟是聲聲炙熱的愛欲。員山公園這樹上的,應該是一對愛侶「生死契闊與子成說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我若能通鳥語,該會聽聞牠如此吟誦吧!


《山櫻桃與紅嘴黑鵯》 

在渡過了一季霪雨霏霏的冬天之後,藍天晴陽總讓人心中有說不出的快意與舒暢!有擁著新曬枕頭午寐 般的舒坦。整個小綠山,依舊是紅嘴黑鵯的玩樂天堂,陽光,似乎讓他們更加的雀躍。登上忠烈祠旁的石階,想看山櫻桃紅了沒,未見鮮紅欲滴的櫻桃,卻見兩隻紅嘴黑鵯跳上跳下地用嘴喙摘食青生未熟的櫻桃果,摘取的動作甚是粗野。樹上的櫻桃明顯地少了,看小綠山這大群紅嘴黑鵯,想看櫻桃紅怕是機會渺茫了。心中不免一陣失望。想起簡媜月亮照眠床含笑一篇中的最後一句話:「生命若有人來偷摘,不妨含笑。」櫻桃給摘了也就含笑吧!更何況,鳥兒吃野果,天經地義。 

最近大量出現在小綠山及校園中的紅嘴黑鵯有個傳說,是這樣子的: 

傳說好久好久以前,布農族因為一次驚天動地的大水,全族逃到了玉山上躲避水難。倉皇之中,並沒來得及帶著火種。玉山上氣候嚴寒,孩子們因為不耐飢寒而放聲大哭,火呢?眼前一片汪洋,只有對面遙遠的山頭能取得火苗。 

正當布農人一愁莫展的時候,一旁的癩蛤蟆布農人產生了憐憫之心,自願:「我游過去替你們取火種吧!」 

癩蛤蟆游過遼闊的大水,來到對面的山頭,將火種背在背上便一刻也不停歇地往回游。回程中,癩蛤蟆因為太過疲累,在水中載浮載沉,好不容易游回了玉山頂,卻發現火種早讓水給澆熄了。布農人雖然失望,但依舊對癩蛤蟆百般的感謝。 

當全族再度陷入絕望境地的時候,一隻全身漆黑的鳥也因為聽見孩子們的哭聲而說:「我來幫你們取火種吧!」 

黑鳥飛過遼闊的大水,來到對面的山頭,將火種抓在腳爪上便一刻也不停歇地往回飛。回程中,風助長火勢,牠的腳實在是被火燙得受不了了,改用嘴喙叼著。好不容易忍著灼熱的痛楚飛回了玉山頂,安全地把火種送到布農人的手中,救了他們的性命。但這黑鳥的爪子、嘴喙也被火燙成了火紅色,變成了現在的紅嘴黑鵯 

布農人為了感謝癩蛤蟆紅嘴黑鵯的恩情,定下規矩「族人不得獵捕紅嘴黑鵯 也不能傷害癩蛤蟆」,長輩會告誡小孩子,如果打死癩蛤蟆會被雷打死;若射殺紅嘴黑鵯,衣服會自動燃燒起來或者家會遭火災。據說,到現在這個說法依然存在著。 




《有感》

今天在環山步道上遇到了一個四五十歳的中年人,見我們在做自然觀察,便和我們攀談。感覺上,也是個教職員。簡單詢問過我們所做的觀察與紀錄之後,說:「你們既然要做觀察,就要做出成果來、出書,不然做這個就沒有用了」「光復就有做出一本針對他們校園生態的」頗有指教的意味。 

真的就「沒有用了」嗎? 我,無法認同。 

做觀察、做研究能有具體的成果當然是很理想的。但,一本書,真的是我們追求的目標嗎? 

知識自能帶來快樂與滿足,認識植物、動物,季節的遞擅、景緻的替換,田野、作物、風、月、潮汐。但更多時候接近自然,自然所給予吾人的-更珍貴的,是一種超脫智性的純粹感受,一種性靈的美感。「知道」變得微不足道。能夠分辨出一千種植物、一千種動物,分析出季節景緻的變化、農事、風的流向、月的盈缺、海潮的升降……種種,也比不上倚坐在一棵大樹下,靜靜傾聽與領略生命的美好;比不上稚童眼睛裡為自然所散發的驚奇與感動之光。此時滿盈心中的不是快樂所能形容,更深層的,是美與感動。 

不只要「知道」其他生命,更要「尊重」其他生命的存在。
我們的目標應該更遠大。
真正要的成果不應該是一冊紀錄環境的「書」
而是一顆珍愛環境的「心」。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