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航向小綠山【05.03.19】/ 林冠宏 



    弗伯斯‧阿波羅駕著神駒卻不露臉
    只藏身在巨大的圍幕後面 濛濛雲靄
    透照出冰冷幽微的白色光暈
    鳳仙慢慢地黯淡 熄滅
    攀木蜥蜴瑟縮在石縫裡
    雙手合十禱告 乞求
    普羅米休斯 再一次盜來
    光 熱 
    賜與大地生命的火焰

陰晴不定、冷熱無所預期。

雖然時序已邁入仲春,但今天的空氣卻有著秋天的蕭瑟與冷清。小綠山滿山遍野的嫩綠新芽,想必也要遲疑了起來:「不是已經春天了嗎?」。還好,有紅嘴黑鵯的嘈雜給周遭增添了許多熱鬧氣息。 

高大的豬腳楠樹下、繁盛隱蔽的姑婆芋群落裡,倏地傳來了一小陣的騷動。定睛一望,是一隻略大於白頭翁、頭背灰褐、腹部白色的禽鳥正在用力地翻動落葉。那是白腹鶇,一種來台渡冬的侯鳥,喜歡樹林底層、草叢等隱蔽的地方。看牠那麼辛勤地翻找,讓我想起了小時後在老家時常看到的一個畫面:紅磚或土磚蓋成的農家瓦舍旁,時常會有一叢茂密的竹子。老是堆滿落葉的竹叢下,是母雞最愛的覓食與教育場所。總是看見母雞帶著小雞到竹叢下,用腳爪不住地在落葉中翻找小蟲子。不同之處在於,我看到的白腹鶇用嘴喙把阻礙牠的落葉拋得老遠,而不是像老母雞,用爪子。而且,也沒有白腹鶇小孩。

不曉得,是哪些忘了安太歲的倒楣鬼被牠逮到?鼠婦、蟑螂、馬陸、蜈蚣、甲蟲的幼蟲、還是蟋蟀? 

豬腳楠黃綠色的小花依舊落了滿地。一棵開花的樹: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
    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
    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想起了大學時代很流行的 席幕蓉的這首詩。這滿樹、甚而落了滿地的花,確實朵朵都有一個企盼;每一朵花,都懷抱著結實、成樹的夢想。無言的樹,正專注地訴說著它唯一的想望,這想望既平靜、又炙烈! 

    我一生唯一的理想和抱負就是在花園中間為你造一座書齋……
    在群芳飄香的花園中,用細小的蒿草編成一座冬暖夏涼的書齋。(萌芽/楊逵)

人是不是也應該學習樹木的單純、專注,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個想望而活? 

    烏來月桃挺立著圓實飽滿的花絮
    脫俗的潔白裡 帶著些許嬌羞的嫣紅
    像個甘心遮掩花容 含苞等待 的新嫁娘 
    只願為伊人美麗 

    台灣山桂花在自己的小小世界裡 
    伸展綻放著小小小的雪花 搖曳 
    輕得像點點星子 醉了的星子 
    在夜空中 飄飄搖搖 悠悠晃晃 
    尋覓 
    能夠靜靜發光的一角一隅 

    五色鳥盤坐在高高的枝頭上 
    今天打禪入定不敲木魚 
    枝頭上的入定老僧 你是否也正在想 
    什麼是此生 最最重要的想望?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