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發表新文章
4/13小綠山讀書會(精選片段)

《生態禪》23-33章
〈忘掉它的名〉
當有一天,我把賽夏族如何把五節芒分成五種的方法告訴我的學生的時候,他們沒有一個不目瞪口呆,甚至當初教導我認識植物的朋友,都忍不住悄悄告訴我:「你學得真快,你真有學問!」當時我並不明白,有知識、有學問,並不代表有「智慧」,說不定有知識、有學問的人,反倒離開佛的智慧更遠!

……我才知道,多年來,我拚命學習認識所有樹木的名字,原來我也和巴關定一樣,我只是想變成一本死的「百科全書」,而不是成為一個有意識的「人」。
當我洋洋得意,傳授我的學生有關賽夏族區分五種五節芒的知識時,我是在教導學生成為另一本書,我並沒有因為我的「博學」,而把學生教導得更有「智慧」。
我還得重新學習,學習做一個有意識的人,於是,我放棄了做一個喋喋不休的生態解說者。
我開始學會沈默,試著在森林中靜坐,冥想自己成為一株樹或一顆岩石。

〈最好〉
「什麼是最好的?」
一個我熟悉的老畫家,八十歲了還到南洋熱帶叢林探險。回來之後,他接受記者訪問,他說了如下一段話:
「在叢林裡,我發現『人』是最沒有價值的生命。在叢林裡,即使是一隻鳥,牠也經常為採食果實,而把種子散播到四處;而人只會帶來劫掠和破壞,『人』對森林唯一的價值大概只有他的大、小便!」
是嗎?對森林而言,人竟是「最壞」的存在!
什麼是「最好」?什麼又是「最壞」?我們生活在自然之中,卻不斷地把自然界的東西,以自己的價值觀分為「最好」,「次好」,「壞」,「最壞」各種等級。

〈森林裡的梵音〉
樹林裡充滿了聲音。
有些是用耳朵聽得到的,有些則必須關閉耳朵才聽得清楚。
「吃巧克力」,「不吃巧克力」,這是白頭翁優閒時,停在枝頭呼喚同伴的聲音;「吃巧克力」這樣的聲音,你必須讓自己的心回到童年的時代才會明白,用四十歲的耳朵和八歲的心,然後你知道了白頭翁在說什麼。
如果你福分夠,到了三月初春,菊花木的莢果成熟了,太陽升上來,莢果蓄飽了陽光,便會迎風迸裂,在密林深處行走,你會聽到東一聲「畢剝」,西一聲「畢剝」,然後種子掉落在葉上的聲音,滴滴滴,有點像雨聲,在大地受孕的日子,這是喜悅之歌。
又如果久旱之後,你幸運地在樹林裡逢上一場雨,然後你把耳朵貼在樹幹上傾聽,你「或許」會聽到樹幹在汲水的聲音;之所以說「或許」,是因為大部分的人,照我的方式去做,結果他們說:「沒聽到什麼!」
別懷疑他們的耳朵有問題,問題出在他們的心。
3/30《生態禪》精選討論片段

〈河道中的垃圾場〉
「真丟臉,聽到濁水溪的吼叫,我差點尿褲子!」 有一回,我和拓拔斯提起這段往事,忍不住羞愧地說。
「不,你的害怕是正確的,我們祖先千年以來就非常敬畏河流,我們布農人從不在河床上蓋房子,我們寧可把部落建在離河流遠一點、高一些的山上,因為我們祖先代代告誡我們,河流是頑皮的人,它走過的路,二十年三十年,它高興起來就會回來走一遍!」
人,這種生物太驕傲了,竟然狂妄到自以為可以「立法」來壓制大自然。大自然根本「不鳥你」,亙古以來,就有它自己的法,大自然依自己的法而行動,不管人類懂不懂。懂,它如此運行,不懂,它依舊在運行。

〈捨棄〉
我最尊敬,也是這輩子影響我最深遠的作家鍾鐵民,從老師的職位退休之後,原可選擇過他半輩子來最嚮往的平靜的田園生活,但是,出乎意料地,為了反對美濃水庫的興建,他卻「捨棄」了這種安逸的生活,而選擇了「戰鬥」,每一次陪伴他到立法院或在街頭抗議水資會的蠻橫時,看著他佝僂的身影和花白的頭髮,我內心都有哭泣的衝動。
「捨棄」是一件困難的事,但生在今日的台灣,每一個人如果想要過得像一個「人」,似乎都必須選擇「捨棄」些什麼,在這個蠻荒而無文明的社會裡,可以「兩全」的地帶越來越小。

〈樹居〉
我的童年,
如果除掉在樹上的美好回憶,
我不知道還會剩下多少?

上個月帶孩子們到柴山上戶外課,在一片林地下,我突然想起了童年一些美好的事,叫同學們停下腳步,每個人選擇一棵樹,「好,現在你們給我爬到樹上去!」
全部學生呆立在那兒,不知所措;我以為我的口令不清楚,又下了一道指令:「一、二、三,爬到樹上去!」
只有一個學生爬上去,其他的依舊站在原地。
「老師,我們不會爬樹。」「 老師,我們沒爬過,樹上很危險!」
沒爬過樹卻知道「那很危險!」 那個爬上樹去、又溜下來的學生,滿臉通紅,神色很興奮。
「怎麼樣?」我問他
「讚!」他調皮地回答我。
「你為什麼會爬樹?」
「我小時候在外婆家長大的,外婆住鄉下,種很多楊桃樹!」
我無法怪不會爬樹的孩子,他們能到哪裡去爬樹?我女兒的學校有些樹,但絕不准學生爬,爬樹的同學要罰站,並向樹木鞠躬一百次,對著樹木說:「對不起!」
樹木不喜歡人們爬嗎?柴山有一大群猴子,從早到晚在樹間盪來盪過去,卻沒聽說過哪一隻猴子向樹木鞠躬說「對不起」。

〈和樹握手〉
試著不用「頭腦」,而純用「感覺」去感受這個世界吧;在森林裡實施自然教學的時候,我總是如此告訴孩子們。
我要孩子們像對待老朋友一般,向沿路碰到的每一棵樹打招呼,走上前去用最富感情的手掌撫摸他們,感受他們,甚至用臉頰去貼觸他們。
然後孩子會告訴我,恆春厚殼樹的「手」真粗糙,好像長滿了「痱子」;破布烏則像老奶奶的手,皺皺地,充滿了深陷的紋路;山柚的手嫩軟如少女,柔柔細細地;而竹子呢?「像嬰兒!」大家搶著回答。
要放棄「頭腦」和大自然相處是很困難的,我發現年紀愈大的人愈不容易做到,孩子反倒容易進入那純然的世界。
基督徒說:「除非你像個小孩,否則永遠不可能進入神的國度。」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孩子容易拋棄「頭腦」,只用「心」去感知、享受世界:而「知識」愈是淵博的人,離神所創造的純真世界卻愈遠。
〈小綠山讀書會預定進度表〉

3/2(三)3:00 ~ 4:00  教師研究室
《台灣生態史話》
3/9(三)3:00 ~ 4:00 教師研究室
《台灣生態史話》
《鯨生鯨世》
3/16(三)1:30 ~ 4:00 教師研究室
《台灣生態史話》
《生態禪》
3/23(三)3:00 ~ 4:00 教師研究室
《台灣生態史話第七講》
《生態禪》
3/30(三)3:00 ~ 4:00教師研究室
《台灣生態史話第八講》
《生態禪》
4/13(三)1:30 ~ 4:00教師研究室
《台灣生態史話第九講》
《生態禪》
4/20(三)3:00 ~ 4:00教師研究室
《台灣生態史話第十講》
《女農討山誌》
4/27(三)3:00 ~ 4:00教師研究室
《台灣生態史話第十一講》
《女農討山誌》
5/18(三)3:00 ~ 4:00教師研究室
《台灣生態史話第十二講》
《女農討山誌》
5/25(三)3:00 ~ 4:00教師研究室
《台灣生態史話第十三講》
《少年小樹之歌》
6/1(三)3:00 ~ 4:00 教師研究室
《台灣生態史話第十四講》
《少年小樹之歌》
6/8(三)1:30  ~ 4:00教師研究室
《台灣生態史話第十五講》
《少年小樹之歌》
6/15(三)3:00 ~ 4:00教師研究室
《西雅圖酋長的智慧》
《老鷹的故事》
6/22(三)1:30 ~ 4:00教師研究室
《西雅圖酋長的智慧》
《老鷹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