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發表新文章

嫣紅的晚霞,為山頭披上一條粉彩頭巾,農夫扛著裝滿稻穀的麻布袋,滿心歡喜讓他忘了肩上的疼痛,臨走前,不忘為終年辛勤的稻草人整理一下衣裝,才趕著老牛,踩著夕陽的餘暉回家。看著主人體貼的作為,稻草人好感動。「感動?我又沒有心,怎麼會感動呢!」稻草人自我解嘲地說。

隔天,太陽再度爬上山頭,稻草人發現不遠的老樹上,麻雀媽媽正在修築鳥巢,而令它訝異的是,窩裡多了顆又白又圓的蛋。

「這是我這輩子看過最美的蛋!」稻草人還沒讚歎完,「咻!」的一聲,樹下一位頑皮的小男孩,手上的彈弓向上激射,彈珠沒打到麻雀媽媽,卻打破了部分的窩,麻雀媽媽嚇得飛走了,再也不敢回來。

「這是我這輩子看過最悲慘的事!」稻草人突然瞪大眼睛,一陣心慌,因為他看到那顆又白又圓的蛋就快要掉下來了!「怎麼辦?怎麼辦?誰來幫幫忙!」稻草人請螞蟻們幫忙。螞蟻知道稻草人是個大好人,爽快地答應,合力抬起一根大稻桿,浩浩蕩蕩爬上樹幹,秋風輕輕一吹,稻桿飛走了,螞蟻們成了傘兵部隊,全部掉回地面來。

「怎麼辦?怎麼辦?誰來幫幫忙!」稻草人又找來鴿子幫忙。鴿子受過他的照顧,一口答應,叼起一根稻桿,飛到樹梢想補缺口,但身體實在太重,樹枝經牠一盪,不僅缺口沒補上,蛋反而被滾動了,有一半懸在鳥巢外。

「怎麼辦?怎麼辦?誰來幫幫忙!」稻草人心想,既然這是麻雀的窩,應該找麻雀幫忙才對,立刻又找到一隻路過的麻雀,可是牠卻搖頭說:「對不起,我是公麻雀,不會築巢,而且我聽附近的母麻雀說,這裡太危險,都相約搬到對面的山頭去了!」「糟糕,找不到會築巢的母麻雀,這可怎麼辦才好?」稻草人憂心地說。稻草人突然靈機一動:「那我可不可以拜託你,幫我把那顆蛋銜到這裡來!」稻草人指著自己的心窩,那裡的確有個洞,也很隱密。公麻雀立刻答應,稻草人搖身一變,成了蛋的保母。

大白天,稻草人敞開胸口,拚命吸收陽光,提高蛋的熱度;晚上,又使勁縮緊胸口,避免熱量溢失。就這樣,過了一個月,一個破殼的聲音從心窩傳來。「大家快來看,小麻雀孵出來了!」稻草人興奮地大叫,螞蟻、鴿子、公麻雀都來湊熱鬧,大家七嘴八舌,討論小寶寶的健康、生活及教育問題,就在大家忙得不亦樂乎的同時,小麻雀也漸漸長大了。

「我會飛了,謝謝各位媽媽,再見了,我會想念大家的。」小麻雀振翅高飛,去開創自己的人生。看著小麻雀長大飛走,稻草人心中充滿滿足。「滿足?我又沒有心,怎麼會滿足呢?」稻草人再度自我解嘲地說。

「你沒有『心』,怎麼會呢?我覺得你不但有心,而且有顆很好的心,我就叫你『好心的稻草人』!」風姑娘俏皮地呼嘯而過,很快地,消息傳遍了整個山區。 「我是好心的稻草人。」稻草人終於如願以償,發出會「心」的一笑。◇

這是尤蘭島許多沙丘上的一個故事,不過它不是在那里開始的,唉,是在遙遠的、南方的西班牙發生的。
海是國与國之間的公路——請你想象你已經到了那里,到了西班牙吧!那儿是溫暖的,那儿是美麗的;那儿火紅的石榴花在濃密的月桂樹之間開著。一股清涼的風從山上吹下來,吹到橙子園里,吹到摩爾人的有金色圓頂和彩色牆壁的輝煌的大殿上(注:指清真寺,因為非洲信仰伊斯蘭教的摩爾人在第8世紀曾經征服過西班牙。)。孩子們舉著蜡燭和平蕩的旗幟,在街道上游行;高闊的青天在他們的頭上閃著明亮的星星。處處升起一起歌聲和響板聲,年輕的男女在槐花盛開的槐樹下跳舞,而乞丐則坐在雕花的大理石上吃著水汪汪的西瓜,然后在昏睡中把日子打發過去。這一切就像一個美麗的夢一樣!日子就是這樣地過去了……是的,一對新婚夫婦就是這樣;此外,他們享受著人世間一切美好的東西:健康和愉快的心情、財富和尊榮。

聖域十二宮的戰鬥結束後不久,沙織應邀參加希臘船王朱利安.梭羅的十六歲生日宴會。在宴會中,朱利安向沙織傾吐愛慕之意,並向她求婚,但卻被沙織婉拒。遭到沙織拒絕的朱利安,獨自留在別墅的陽台上,此時他突然發現遠方有個異樣的光芒,好奇之下,他便獨自跑到光芒的源頭。他發現這光芒是從一支三叉戟發出來的,而三叉戟一旁有位身穿鎧甲的女孩,那個女孩告訴他他是海皇波塞冬的化身,而這支三叉戟是他的兵器。沒等他反應過來,這女孩就抱著他跳入海中,讓他見識海皇的大本營──海底神殿,並讓朱利安身上海皇的意識覺醒。

這是尤蘭島許多沙丘上的一個故事,不過它不是在那里開始的,唉,是在遙遠的、南方的西班牙發生的。
海是國与國之間的公路——請你想象你已經到了那里,到了西班牙吧!那儿是溫暖的,那儿是美麗的;那儿火紅的石榴花在濃密的月桂樹之間開著。一股清涼的風從山上吹下來,吹到橙子園里,吹到摩爾人的有金色圓頂和彩色牆壁的輝煌的大殿上(注:指清真寺,因為非洲信仰伊斯蘭教的摩爾人在第8世紀曾經征服過西班牙。)。孩子們舉著蜡燭和平蕩的旗幟,在街道上游行;高闊的青天在他們的頭上閃著明亮的星星。處處升起一起歌聲和響板聲,年輕的男女在槐花盛開的槐樹下跳舞,而乞丐則坐在雕花的大理石上吃著水汪汪的西瓜,然后在昏睡中把日子打發過去。這一切就像一個美麗的夢一樣!日子就是這樣地過去了……是的,一對新婚夫婦就是這樣;此外,他們享受著人世間一切美好的東西:健康和愉快的心情、財富和尊榮。
在造紙厂外邊,有許多爛布片堆成垛。這些爛布片都是從東西南北各個不同的地方來的。每個布片都有一個故事可講,而布片也就講了。但是我們不可能把每個故事都听一听。有些布片是本地出產,有些是從外國來的。 在一塊挪威爛布的旁邊躺著一塊丹麥爛布。前者是不折不扣的挪威貨,后者是百分之百的丹麥產。每個地道的丹麥人或挪威人會說:這正是兩塊爛布的有趣之處。它們都懂得彼此的話語,沒有什么困難,雖然它們的語言的差別——按挪威人的說法——比得上法文和希伯來文的差別。“為了我們語言的純洁,我們才跑到山上去呀。”丹麥人只會講些乳臭未干的孩子話!(注:事實上丹麥和挪威用的是同一种語言,也屬于同一個种族。這儿安徒生故意諷刺兩個鄰邦的狹隘的民族主義。
在一幢華貴的公館旁邊有一個美麗整齊的花園,里面有許多珍貴的樹木和花草。公館里的客人們對于這些東西都表示羡慕。附近城里和鄉下的村民在星期日和節日都特地來要求參觀這個花園。甚至于所有的學校也都來參觀。 在花園外面,在一條田野小徑旁的柵欄附近,長著一棵很大的薊。它的根還分出許多枝丫來,因此它可以說是一個薊叢。除了一只拖牛奶車的老驢子以外,誰也不理它。驢子把脖子伸向薊這邊來,說:“你真可愛!我几乎想吃掉你!”但是它的脖子不夠長,沒法吃到。
那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母雞說。她講這話的地方不是城里發生這個故事的那個區域。“那是雞屋里的一件可怕的事情!我今夜不敢一個人睡覺了!真是幸運,我們今晚大伙儿都栖在一根栖木上!”于是她講了一個故事,弄得別的母雞羽毛根根豎起,而公雞的冠卻垂下來了。這完全是真的!
從前有一個很小的孩子,他患了傷風,病倒了。他到外面去過,把一雙腳全打濕了。誰也不知道他是怎樣打濕的,因為天气很干燥。現在他媽媽把他的衣服脫掉,送他上床去睡,同時叫人把開水壺拿進來,為他泡了一杯很香的接骨木茶(注:接骨木樹是一种落葉灌木或小喬木。葉對生,羽狀复葉,卵形或橢圓形,揉碎后有臭气。春季開黃色小花。莖枝可以入藥,味甘苦,功能祛風濕。這里說的接骨木茶當是治病用的。),因為茶可以使人感到溫暖。這時有一個很有趣的老人走到門口來;他一個人住在這屋子的最高一層樓上,非常孤獨。因為他沒有太太,也沒有孩子。但是他卻非常喜歡小孩,而且知道很多童話和故事。听他講故事是很愉快的。
這正是冬天。蓋滿了雪的大地,看起來很像從石山雕刻出來的一塊大理石。天很高,而且晴朗。寒風像妖精煉出的一把鋼刀,非常尖銳。樹木看起來像珊瑚或盛開的杏樹的枝子。這儿的空气是像阿爾卑斯山上的那樣清新。
  北极光和無數閃耀著的星星,使這一夜顯得非常美麗。
現在的小孩子所知道的事情真多,簡直叫人難以相信!你很難說他們有什么事情不知道。說是鸛鳥把他們從井里或磨坊水閘里撈起來,然后把他們當做小孩子送給爸爸和媽媽——他們認為這是一個老故事,半點也不會相信。但是這卻是唯一的真事情。
我們一生的日子中最神圣的一天,是我們死去的那一天。這是最后的一天——神圣的、偉大的、轉變的一天。你對于我們在世上的這個嚴肅、肯定和最后的一刻,認真地考慮過沒有? 從前有一個人,他是一個所謂嚴格的信徒;上帝的話,對他說來簡直就是法律;他是熱忱的上帝的一個熱忱的仆人。死神現在就站在他的旁邊;死神有一個庄嚴和神圣的面孔。
一只蝴蝶想要找一個戀人。自然,他想要在群花中找到一位可愛的小戀人。因此他就把她們都看了一遍。
  每朵花都是安靜地、端庄地坐在梗子上,正如一個姑娘在沒有訂婚時那樣坐著。可是她們的數目非常多,選擇很不容易。蝴蝶不愿意招來麻煩,因此就飛到雛菊那儿去。法國人把這种小花叫做“瑪加麗特”(注:原文是“Margreth”,這個字是“雛菊”的意思;歐美有許多女子用這個字作為名字。)。他們知道,她能作出預言。她是這樣作的:情人們把她的花瓣一起一起地摘下來,每摘一起情人就問一個關于他們戀人的事情:“熱情嗎?——痛苦嗎?——非常愛我嗎?只愛一點嗎?——完全不愛嗎?”以及諸如此類的問題。每個人可以用自己的語言問。蝴蝶也來問了;但是他不摘下花瓣,卻吻起每片花瓣來。因為他認為只有善意才能得到最好的回答。
這個國家里最大的綠葉子,無疑要算是牛蒡的葉子了。你拿一起放在你的肚皮上,那么它就像一條圍裙。如果你把它放在頭上,那么在雨天里它就可以當做一把傘用,因為它是出奇的寬大。牛蒡從來不單獨地生長;不,凡是長著一棵牛蒡的地方,你一定可以找到好几棵。這是它最可愛的一點,而這一點對蝸牛說來只不過是食料。 在古時候,許多大人物把這些白色的大蝸牛做成“碎肉”;當他們吃著的時候,就說:“哼,味道真好!”因為他們認為蝸牛的味道很美。這些蝸牛都靠牛蒡葉子活著;因此人們才种植牛蒡。
一個鼓手的妻子到教堂里去。她看見新的祭壇上有許多畫像和雕刻的安琪儿;那些在布上套上顏色和罩著光圈的像是那么美,那些著上色和鍍了金的木雕的像也是那么美。他們的頭發像金子和太陽光,非常可愛。不過上帝的太陽光比那還要可愛。當太陽落下去的時候,它在蒼郁的樹叢中照著,顯得更亮,更紅。直接看到上帝的面孔是非常幸福的。她是在直接望著這個鮮紅的太陽,于是她墜入深思里去,想起鸛鳥將會送來的那個小家伙。(注:据丹麥的民間傳說,小孩子是由鸛鳥送到世界上來的。請參看安徒生童話《鸛鳥》。)于是鼓手的妻子就變得非常高興起來。她看了又看,希望她的小孩也能帶來這种光輝,最低限度要像祭台上一個發著光的安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