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不誇張的說,二○○九年,是全球的「科學發燒年」:為紀念一六○九年伽利略首次用望遠鏡進行天文觀測四百周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將今年定為全球天文年。二○○九剛好也是演化論巨擘達爾文誕生兩百周年,以及《物種起源》發表一百五十週年紀念,英國還為此還發起了全球「達爾文二○○」活動……。

鏡頭轉向台灣,圖書館協會卻選在此時舉辦了一場「台灣讀者,為何對科學冷感」的大型論壇,具體而微的凸顯了科學教育在台灣社會的處境。

對國、中小老師而言,談到「科普書籍」,同樣也有些沈重。尤其,過去主推閱讀的師資,多數以文科背景為主,對「科學閱讀」,存有先天的莫名恐懼。

科學,為何令一般讀者、甚至老師如此卻步?該做些什麼,讓科學與生活的距離,不再那麼遙遠?

科學,與生活息息相關

「放棄科學,在我看來就是放棄經營人生的機會,」前台中科學博物館館長、現任清華大學生命科學所教授李家維強調,早些年流行「科學與人文對話」的概念並不正確,因為「科學」與「人文」並不是天平的兩端。

「科學,創造了現今便捷舒適的生活,是人類現代文化的一部分。」李家維舉例,一百年前人類平均壽命只有三十多歲,現在百歲人瑞時有所聞,「如何讓生活品質好,讓自己健康,都跟科學密切關係。科學與人類的關係,從來沒有這麼貼近人的生活。科學教育,就是文化教育的一部分。」

國中、小教科書,或許可以在這中間扮演更積極角色。

「為什麼國語課本的文章,一定得是文學作品不可?我觀察過英文課本的非文學類文章,比我們的國文課本還要多。」曾任國中數學教師的師大數學系助教英家銘指出,若科學名家的作品能收錄到國語課本,至少能讓學校師生形成科學閱讀氛圍,而不是把科學認定是「學科學的人,才需要了解」的事情。

在科學應該當紅的二○○九年盛暑,《親子天下》特別專訪三位科學家,談他們的科學啟蒙與他們認為該有的科學教育。他們一致建議,父母或師長看待「科學教育」,不妨從「陪著孩子,了解生活本身的樂趣」起步。這樣的科學,可以不必太沈重。

好奇探索,比背星座更重要

台大天文物理所教授孫維新,對推廣國內天文活動與知識一向不遺餘力。為了增進學生對自然的觀察理解力,他經常帶著學生,連續幾小時躺在墾丁穹蒼下仰望星空,親身體會地球、月亮與星星之間的相對位置與關係。對於教科書竟然要孩子背誦「春季能看到什麼星座?秋季看到什麼星座?」孫維新直呼沒有必要:「這些何必要背?研究自然科學,就應該到大自然去觀察。」

今年剛拿到女科學家新秀獎,才三十歲的成大物理系助理教授朱淑君,就是個從小「野放」於戶外、徜徉於遊戲的孩子。朱淑君回憶,雖然父母從來不曾為孩子特意安排科學活動,但不論是在家跟媽媽學家庭代工或包粽子,或是把壞掉的玩具拆開一探究竟,對她來說就是「好玩」。帶著因好玩而引發的好奇精神,引領她踏入科學研究之路。

三位科學家不約而同指出,從「科學好好玩」的興趣出發,鑽研得夠深入時,就一定會走到「科學不簡單」的境界。

化學博士與醫學院生化教授、科普與科幻作家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1920~1992)曾闡述,拉丁文「科學」(Science)最初代表的意義是「了解」,而且是「不論了解什麼事情都可以」。回到「科學」的初始意義,讓科學回到生活,讓科學「好好玩」,引發更多人對科學的好奇與探索,才是比背公式和記星座更重要的「科學教育」。

本文出自〈親子天下〉網站:http://parenting.cw.com.tw/web/docDetail.do?docId=1480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78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