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胡冠中

人文國小六年級的學生,對海洋生物的著迷,連帶愛上海洋的一切,人生第一個會講的字,是台語的「魚」,是個看到水就忍不住要跳下去玩的小孩。

一段走出教室的冒險學習

20年前的教改,抛出迥異制式教育體系的價值觀,衝撞以記憶、背誦、考試為核心的學習典範,期望整個社會重新思考:學習是什麼﹖

我們以往熟悉的「學習」面貎,是以教室為主要的學習場域,以教科書為主要的學習內容,以紙筆測驗為主要的評量方式。但這樣的學習帶給學生的是片斷、冰冷而遙遠的知識,除了升學以外毫無用處。

教改喚醒老師開始思考「學習」的本質,希望能將學習的典範轉移至有生命、有意義的歷程,學生能走出教室,以自身的手、腳、五官去體驗這世界,回到知識的源頭,透過觀察、思考、討論去建構真實屬於自己的知識。但這樣的理想,對現場老師來講卻太沉重,老師必須面對行政及教學的負荷、學生的安全問題、教學進度的壓力,家長的擔心等,這些都是擺在前面的障礙,讓大部份的老師卻步。所以這樣的理想,過了這麼久,依舊只是嘴吧上談談的「理想」。

不過就算教育氛圍再怎麼不願行動、放棄改變、獨善其身,還是會有理想主義的唐吉訶德跳出來,拔劍對抗風車怪獸。人文國中小的李光莒老師就是個有冒險精神的老師,為了帶給學生有「感動」的課程,他帶著一群有冒險精神的學生,克服種種困難,走出教室展開一趙海洋的冒險學習之旅,而本文要分享的就是這群冒險旅者之一胡冠中同學的學習故事。

以海洋文學為旅程暖身

光莒老師設計的「山海戀—黑潮築夢」課程,以長達八個月的時間,統整社會、自然、語文領域的學習。課程目標除了學科知識的學習,如潮汐、海流、海洋生態、環保、海洋資源外,也透過異文化,如達悟、布農族原住民對海洋的觀點,開啓學生多元的視野,並能同理與尊重不同的文化及價值觀。課程進行的方式以海洋文學的閱讀為開端,搭配後期的主題體驗旅行,做學科知識與經驗知識的結合,讓學生以真實的體驗進行深刻的學習。

光莒老師開給學生的閱讀書目,有達悟作家夏曼‧藍波安的《航海家的臉》、《黑色的翅膀》、《冷海情深》;廖鴻基的《鯨生鯨世》等海洋散文,以及他校學生的小論文,讓學生瞭解論文的格式。閱讀之後,光莒老師會引導學生討論,探討不同作者觀點之異同,學習寫閱讀紀錄。

在體驗之旅出發之前,每位小朋友必須從閱讀的過程中,選擇一個有興趣的主題來研究,除了老師的書目之外,還需自行針對自己的主題做廣泛的閱讀,有的小朋友選擇研究蘭嶼的生態,有的研究蘭嶼的核廢料問題,有人研究布農族的狩獵等,而冠中同學研究的則是達悟族的海洋觀。

冠中對達悟作家夏曼‧藍波安的作品特別有感覺。夏曼的作品寫出了達悟人 對海洋和自然的態度、對生命的領悟和智慧、對傳統文化的驕傲和渴望。冠中對達悟族面對漢民族強勢文化的困境感同身受,達悟族不管是選擇傳統信仰,抑或擁抱漢族的物質文明,都是艱辛難走的路。

冠中提到他閱讀後的感受:「夏曼書中提到達悟人的價值觀也慢慢地在轉變,認為要好好讀書,到台灣發展才有前途,在蘭嶼潛水、射魚就沒前途,書中有一篇文章:零分先生。敍述一位在學校成績不好的達悟小孩和父親出海捕魚的故事,小孩和父親的價值衝突,突顯出達悟人對未來的迷惘。做為傳統價值的達悟人,到底是不是對的﹖」

背起行邁向真實世界出發

閱讀暖身之後,今年五月初,光莒老師跟一群小朋友走出教室,一起進行一趟六天五夜的冒險旅程,他們搭火車、搭船、趕公車、背著行李步行...,途經花蓮、台東、枋寮、蘭嶼、巒山...,從台灣島到蘭嶼島,從太平洋到台東海岸山脈,在達悟的海中浮潛,在布農的山林中攀爬。這旅程對體力是一大挑戰,也要面對各種突發狀況,但小朋友卻有滿滿的體驗與收穫。

冠中提到在蘭嶼探索學習的情形:

「到了蘭嶼,老師給我們自由的時間,讓我們到處逛,瞭解當地的文化,有很多東西,書上是沒有寫到的,必須到當地親自體驗,老師認為實地體驗會更有感覺,我發現書上的東西,跟到當地的感覺是很不一樣的,到了當地才有那樣的感動,」

「我很興奮,因為在蘭嶼,看到夏曼本人,我跟他一起討論他書中提到的種種,也親眼看到飛魚活生生在地上蹦跳著。除了夏曼以外,老師還安排其他達悟人的訪談,主要是一些老人,問他們現在對男人、女人的一些禁忌還尊不尊重等,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當問他們話時,他們都說你先喝了這杯高梁,再回答你。哈,我不敢喝。我怕在那裡發酒瘋。」

熱愛海洋的冠中,當然不會放過親近海洋的機會。

「在蘭嶼浮潛,見識到很多海洋生物,有珊瑚礁、車磲貝,體驗到照片沒辦法體驗到的感動。但比起夏曼對海的迷戀還是有段距離,你必須親身體驗,在烈日下捕飛魚,在洶湧海潮中潛水射魚,否則體會不到那種對海洋的愛慕。雖然我也潛水了,但沒那麼深刻的體驗,畢竟我只是一個過客罷了。」

在蘭嶼踏實地生活了三天,冠中感受到達悟人好客樂天的本性。

「除了當地運動會時提供的晚餐,其餘各餐都得自己處理,我們雖有帶泡麵,但還是吃不夠,潛水教練提供我們很多的飛魚和飛魚湯,讓我們非常的感動,體驗到當地人樂於助人的文化,他們並不富有,卻樂於助人。另外,在蘭嶼路上,只要把手舉起來,不管認不認識,就會有人讓你搭便車,島上有環島公路,只要舉手,就可以到想去的地方。」

與人的互動帶來真實的文化體驗

與人有關的知識,就必須與人真實的互動才能真實的獲得。在蘭嶼島上,雖然光莒老師有安排一些團隊的活動,但大部份的時間,都由學生進行個人研究主題的探索,而這段不由老師安排的時間,卻是收穫最多的,因為在事前完全無法預知會發生什麼事,會遇到什麼人,隨時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出現,而這些「意外」卻是讀再多的書也得不到。

冠中從與達悟族的互動中,瞭解到達悟人如何看待海洋、飛魚及達悟的傳統。

「當地人對禁忌很尊重的,我和二位老師拿著釣具想要去釣魚,路上碰到一位婦人阻止我們,她說飛魚季是不能釣魚的,只能捕飛魚。我有些失望,但也很欽佩他們對傳統的堅持,遵守著這些文化,我們漢人卻因不瞭解,而用強勢的文明來侵蝕這片土地。」

「我問夏曼要如何才能領悟他書上寫的達悟知識,但他的回答的語氣中似乎暗示他認為水準還沒到,沒辦法回答我這個問題,讓我覺得很糗。他說漢人研究的知識是實驗室裡冰冷的知識,而他們達悟祖靈傳承下來的知識才是最真實的,你要獲得這些知識,先好好游泳吧。」

看到了夏曼對達悟傳統的熱愛,冠中卻也在達悟老人的訪談中,看到一些達悟人對傳統的背棄。這也讓冠中瞭解到雖是同一族群,每個人的價值與信念未必相同。

「有個老人說,年輕的達悟人已不太遵守達悟族的傳統了,大家都接受漢人的價值觀、科技及現代化的東西,達悟人己經漢化了,這也沒什麼不好啊。這個老人,似乎對傳統有些不屑,不是每個達悟人對自己的文化都很在乎。」

冠中的海洋冒險旅程很精彩,他的小論文也在努力撰寫當中,很期待在727日能聽到他這趟蘭嶼之旅的故事。

達悟人處理飛魚的情形

冠中訪問夏曼藍波安的情形

講者介紹:

影片連結:http://youtu.be/GU6YeB4e9xQ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207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