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新學年度領域中心學校,改到內城國中小。
一些因緣,使我們有了一個五次元的交流活動。
船音千里在內城
1次元:內城國中小於102年8月1日正式成立,為本縣第一所公辦公營九年一貫學校。1~9年級連貫一線。
2次元:以原榮源國中舊址為學校基地平面。
3次元:學校的立體建築,由黃建興建築師設計,榮獲內政部2015綠建築銅級認證、2017綠建築榮譽獎。
4次元:從時間軸線來看,早期員山鄉內城村的渡船頭的船運,為重要交通方式,以前此處山頭盛產大量的相思樹林,附近的居民大都靠販售相思樹維生,當時居民沿著內城大圳至外地交流,換取生活所需。因緣際會,學校開始發展舟船主題的課程,在未來要重現渡船頭,船隻往來的榮景。
5次元:「音樂愛台灣樂團」以愛出發,用音樂在台灣各處與大家進行心靈的交流,他們將來內城為大家演奏,在內城的校園裡,留下愛的旋律。
8月17日
14:00~14:30   導覽校園建築(黃建興建築師)
14:30~15:00   內城舟船課程簡介(宜蘭縣國教輔導團)
15:00~15:30   樂團於圖書館演奏(音樂愛台灣樂團)
15:30~16:00   下午茶交流
用一艘船來簽到
樂團老師開心自拍
黃建興建築師親自解說設計理念
共同體驗舟船課程在學校實施的新奇
水域課程規劃說明
一首滿山春色,配合學校周邊風光
五次元的難得
一場歡聚的交流,未來這個樂團的演奏歌曲,都將授權給我們在教育影片上製作使用。
有這麼優質的樂團,協作配樂,真是何其的幸運。

舟船操作課程在實施上的門檻非常高。

領域團隊這些年來透過研習辦理以及協辦實作,累積執行的能力與經驗。

今年開始嘗試承辦所有水域課程全部的操作,嘗試能用較低成本的門檻去規劃。

內城國中小的學生,因為從低年級就有進行腳踏車騎乘能力的培訓,低年級的孩子就有30公里的騎乘能力。

因此,使我們在戶外教育的水域選擇,可以擴大到學校周圍半徑12公里的水域。

學員有了移動能力,再來就是船隻的數量與運輸。

因為,鄰近水域實施課程,距離短,可多趟自行運輸,並與社區合作,支援貨車,使得船隻準備工作縮短到單趟1.5小時可完成。

孩子的來回交通,僅要一小時,安全教育30分鐘,船隻上下水30分鐘,水域體驗1小時。讓活動在一個半天,就能實施。

就算因為天候因素,造成延期,也都不會勞師動眾,造成課程實施的行政困擾。

 

由於大湖溪即將整治,本領域小組協同宜蘭惜溪聯盟、荒野保護協會、宜蘭高中、內城國中小共同為大湖野溪的守護,進行水域踏查與課程開發。

 

大湖溪操舟踏查行前影片
https://youtu.be/GTpW1UJjBwA

以下文章摘自
大湖溪小考/黃湯姆

在日治初期的台灣堡圖上,宜蘭濁水溪自三星庄九芎湖出山後,河道分歧,其中一路溪水沿三針後山山腳地帶前行,繞過宜蘭城,然後於壯圍庄與主河道匯流出海。 圓山堤防未築前,今日的大湖溪與宜蘭河其實是蘭陽溪原始河道的一部分。比對陸測地形圖可以更精確地錨定北路宜蘭濁水溪的河道,一支在大安埤(太陽埤)旁,大約是今日內城路的走向,在鼻仔頭前入今日大湖溪蜿蜒的北河道;另一支要過了台七線再往東一點,約今日成功二路51巷、50巷走向,過深溝水源生態園區位址後進入大湖溪南河道。 築堤前,三鬮庄的內湖(約內城路至童心園親子民宿之間)與深溝庄的蚊子煙埔(約今日金車酒廠一帶),是網狀亂流間稀有的水田地帶。總督府的宜蘭濁水溪治水工事於一九二九年啟動,一九三六年峻工。戰時航拍中,我們可以看見圓山堤防以北皆成豐美水田。今日,大湖溪北河道的水源主要來自內城排水,南河道主要來自深溝水源生態園區,蘭陽溪水仍以伏流方式注入大湖溪。內城排水源在注入大湖溪北河道前分流鼻仔頭圳,而南河道則為大三鬮圳取水處。 戰時航拍中,可以清楚判讀過了深溝水源生態園區位址後的筆直大湖溪南水道,以及南北河道間的三鬮圳導水路(平行於八甲路之南),它們皆是人工治理的成果,今日八甲路兩側的齊整農地當時也已劃下。十六崁宜蘭民宿前的那條弧型道路,則是當時的輕便鐵道。值得一提的是,一九四五年五月十七日的航拍,還可以見到今日太陽埤至內城聚落一帶當時才剛推平舊有紋理,畫為齊整農地,其東南側即為宜蘭西飛行場跑道。

大湖溪左近地景有幾個價值:

一、尚德橋之前的大湖溪蜿蜒北河道,以及深溝水源生態園區一帶,反映的是原始的宜蘭濁水溪河道。推斷從一九三六年築堤後至今,此間大湖溪河道未有改易(可能也未曾經歷洪災,畢竟這原是大河的河道)。大湖溪北河道兩岸在戰時航拍中可見農業利用直逼河岸,河岸少有林木(應是當時的農村燃料需求使然),可是其後兩岸林木生長、生態回復,大湖溪成為今日我們見到的原始地景狀態,而這可能是蘭陽平原上絕無僅有的一條野溪。

二、經歷戰後六零年代以後的農地重劃,整個宜蘭平原幾盡為棋盤農地,且在雪隧通車後,這一方一方的齊整水田間迅速地長出豪華農舍。惟有內湖一帶農田坵塊仍反映了舊日沖積平原上的流路紋理,幾處散村田園多戰時航拍無異,很應該逐戶訪問;這些被竹圍圍繞的傳統宜蘭散村,只有在這樣的傳統地景中,才能讀出人們最初為何擇此建立家園的意義。一方面,我們不可能在台灣任一處平原乃至淺山地帶找到真正的原始,所有的一切皆經人為改變,只是工程遠近不同;另一方面,即是因為這樣的追尋比對,我們可以明瞭這一片地景的珍貴。第一河川局推動的大湖溪(尚德橋至逸仙橋段)防災減災工程現已完成土地徵收,針對的即是大湖溪蜿蜒的北河道,保全對象四戶。再者,浮洲路向北延伸跨越大湖溪的新闢道路也即將完工,內湖一帶面臨的空間重組壓力(及附加其上的土地與房產增值慾望)也將日增。一河局或在地居民的治理想像,可參照大湖溪尚德橋下游或三星鄉的安農溪,河堤採緩坡設計,高灘地植草,降低對景觀的衝擊。這相對於往昔最被詬病的三面光工程來得進步一些,甚至老一輩的長者還會覺得,這樣很清氣,袂輸國外。(安農溪畔的感謝立碑可以為證。)但若如此,我們就會失去這蘭陽平原上絕無僅有的一條台灣野溪。

新北雙溪國小為了迎接學校百年校慶的活動,規劃要選一條淡蘭古道來健行。

於是,在台北市中山國小崔德籠老師的邀請下,安排了這趟山野教育的共備與探勘,讓本團能夠與台北市、新北市一起相互切磋。

從牡丹車站上東北第一高峰燦光寮山,這趟路線能夠跟總統級的山野教育達人,一起共備與討論,真的受益良多。

山野教育的帶隊與沿路課程的規劃,是相當需要彼此去交流與討論的。

不然,很容易因為個人的經驗法則,而變成主觀的原則,沒有辦法全面去關照整燙課程的需求,而有實施的盲點。

雙溪國小莊智如老師,熱愛爬山,但是在山野教育活動的舉辦,就沒有什麼經驗。

透過這場共備,幫莊老師找到了一些規劃的重點與想法。

一場活動式的研習或課程,並非只有實際執行那三個小時的課程。

還包含了事前的場勘,雨天備案,各項物件的準備。

移地操舟的戶外課程,考慮課程規模、交通運輸、場域風險、天候、學員素質語能力…

真的有許多需要籌畫與整備的。

永續課程的方案評估,要尋求穩定的地方支援。

有社區三山國王廟的卡車和能駕駛的教師,就克服了交通運輸的問題。

船上車及各項配件整備,就得需要約80分鐘。

到達河邊下船,又需要40~50分鐘。

體驗課程,最重要是安全防護,降低活動風險。

行前的口頭說明與示範,通常只能建立初步認知,並無法讓大家真能心領神會。

實際地操作與練習,才能抓到真實感受。

蘭小綜,這一年來透過教師社群精進,造了好幾艘船,終於組成船隊,在故鄉的水域航行。

從水路搭自己造的船去踏查家鄉,應該會成為相當難忘的課程吧!

近年來,領域中心學校改到冬山東興國小。

積極開發冬山鄉的山野,希望能讓山野教育課程就在學校附近。

本次研習,帶領東興國小教師踏查鄰近學校的後山~牛寮坑

找尋學校的位置

芒草堆裡30分鐘,才走出來,野性十足。

下山是陡坡,非常適合進行登山杖的運用教學。

沿路可以經過學區裡街弄與田間小路。

台灣千里步道運動發起於2006年4月23日,由社區大學推手黃武雄,荒野保護協會創會理事長徐仁修,以及台灣知名作家小野共同具名邀請各界發起,是一場由下而上強調環境倫理、內在價值,呼籲親近自然、守護大地的公民運動。
第三屆台灣步道日將於2016年6月5日進行淡蘭百年山徑四路大會師。羅東社大蘭陽山川生態社與宜蘭縣國教輔導團山野教育推動小組共組一隊,代表宜蘭端負責本次會師最北段的「淡蘭北路」,當日預計從宜蘭石城出發,走「嶐嶺古道」到福隆,再由福隆至遠望坑,與從北邊「金字碑古道」過來,由台灣大學步道行動社所組成的會師隊伍會合用餐。接著再一起共登「草嶺古道」,返回宜蘭大里。
嶐嶺古道是最早的淡蘭古道,歷史最悠久,相傳吳沙就是循此路線入蘭開墾。其迷人之處,不僅是沿途豐富的自然景觀與先民之人文遺跡。古道的南北入口,還有日據時期興建供火車運送蘭陽地區稻米與木材的草嶺隧道。一條古道,有著兩種歷史風華,各自敘說著昔日先民的故事。
草嶺古道連接台灣新北市貢寮區遠望坑與宜蘭縣頭城鎮大里山區的步道,屬古代淡蘭古道北路一部分,由於山嶺有相當茂盛的芒草景觀,因而名之草嶺。古道長約8.5公里,途中有雄鎮蠻煙碑、虎字碑等古蹟,於埡口及宜蘭縣部分可遠望龜山島。
百年來淡蘭間的交通,因為鐵公路以及隧道的開通。昔日古道逐漸失去了其交通與生活的重要性,除了部份路線為鐵公路所使用外,大多隱沒在荒煙蔓草之中。不過,文明進步之無用之用,反而將三條淡蘭古道保存下來。本次淡蘭百年山徑會師之淡蘭北路,恰恰就涵蓋了這三條古道:三貂嶺金字碑古道,草嶺古道和嶐嶺古道。其意義與價值,正足以呼應台灣千里步道運動的內涵與精神。

本次路程共走了18公里,總爬升約700公尺

路線圖從石城火車站走到福隆火車站,又走回大里火車站

所經過的區域當日下了100公厘的雨量。

宜蘭山野教育推廣小組,在台灣步道日配合淡蘭百年山徑大會師!
老天爺特別賞臉,給個難得的紀念。
上陡坡送灼陽當空,牛虻隨身。
越嶺入密林,給雷電暴雨,讓古道成滑水道,外加螞蝗放血。

儘管會師之前有100公釐的雨量,阻撓著我們。
大家還是不辱使命,
從石城越過嶐嶺來到福隆,
買上便當,快走外送,
在遠望坑與三貂嶺南來的貂民會師。
一群貂民再跟著蘭地遊子龜人,循草嶺回到大里。

準時送達,提早歸鄉的效率。
完全不受暴雨驕陽的影響,
好野團,勁野!Y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