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協助內城國中小八年級導入造舟的課程活動。

從舟船主題去發展跨域的課程架構,

透過會議,去了解課程導入的原委,發展的價值與意義,凝聚大家的共識。

並提出需要大家協助的具體事項,讓大家再配合的時候,有所依循。

整個溝通,僅利用教師晨會15分鐘去完成。

短時間的高效率,需要前期花3個小時去思索整理與安排。

希望,老師們能瞭解這些苦心,願意拿出誠意來配合。

在地球上,所有生物都是靠著掠食與被掠食相互維生,「共生」在物種之間是相互平衡之道;只要不失去平衡所有的生物都可共享繁榮。猛禽(老鷹)位在食物鏈的頂端,與人類處於同一個位置,然而牠的食物卻與人類不衝突,甚至於可以有助人類的食物栽種及抑制傳染疾病,猛禽(老鷹)絕對是人類的朋友。
本片的主角黑鳶就是我們耳熟能詳,俗稱的老鷹,台語為「厲鷂」, 有一首古老童謠是這麼唱著的:
厲鷂啊厲鷂,厲鷂飛上山,嬰仔快做官,
厲鷂飛高高,嬰仔中狀元,
厲鷂飛低低,嬰仔快做老父。
黑鳶在台灣是相當普遍的留鳥猛禽,不管是荒野或都市,在溪流或海邊,都可以是牠們棲息、覓食及活動的場域。黑鳶到垃圾場覓食、撿拾人類丟棄的物品作為巢材,這是黑鳶與我們生活緊密的最佳佐證,牠忠實地扮演者環境清道夫的角色,是人類的朋友。然而,令人不解的是,為何我們無法持續守護黑鳶?無法和牠們共榮共生?為何在香港、日本、印度等地的黑鳶可以有著截然不同的際遇?而生活在台灣的我們將為此付出多大的代價?
這種種的自省讓沈振中決心採取行動,不分日夜與距離,他用20年的生命為黑鳶寫傳記,將累積多年的故事及心得轉換成深刻的生命課題與大家分享。沈振中因為愛而跨越物種間的藩離,他的無悔付出深入了黑鳶的心靈和社群,也啟發了許多人,這即是「老鷹想飛」影片希望忠實地呈現給大家的感動,也期盼帶領人們超越科學而邁入生命同源的最真、最原始的心靈。

5/23(六)大雨滂沱,60多位參與研習的大小朋友,依然不減熱情。

研習過程中,透過蘭小綜所開發出來的『老鷹展展翅 小鳥啄啄米 沒什麼代誌』的食物鏈教學體驗活動,

讓所有大小朋友,了解慣行農法對生態的影響,已經到了大家部得不去重視的程度。

輔導團鄉鎮巡迴服務,是輔導員和各校領域授課教師最有互動與交流的溫馨時光。

每每在面對面無距離的互動中,讓老師有新思維的撞擊,有不同教學法的接觸。

會後,為了周六山野教育研習,蘭小綜直衝烘爐地探路,

用2小時的時間來回,這兩年來蘭小綜團員在山野教育的推展下,

體能腿力都有明顯的進步!

宜蘭勁好野,來當好野人

有很多老師喜歡健行登山,卻無有系統的課程來建立知能。

山野教育初階室內課程,恰可提供完整詳盡實用的經驗知能,讓老師能在短時間內建立山野觀念。

每次室內課程都會搭配戶外的體驗課程,供學員們實際體驗與感受。

五月份由輔導團協助辦理,有三次戶外體驗機會,分別有兩梯次的花蓮大同﹑大禮的兩天一夜體驗。

還有,蘭陽小五岳之『遠眺龜山島 遙望101』的郊山健行體驗。

透過初級的山野體驗,逐步讓教師們體會山野教育的教育能量與價值。

研習學員的孩子,跟著一起互動。

最能體會箇中的滋味。

最遠的服務鄉鎮,有最親近的人情距離。

俗稱「老鷹」的黑鳶(學名Milvus migrans,英文名為Black Kite),閩南語稱為來葉或厲翼,客家語稱為鷂婆。原本是在台灣最普遍的猛禽,在農業社會的聚落、鄉村或有人煙的平原,都很容易看見老鷹在天空翱翔、田邊撿拾人們拋棄的廚餘、抓走人們曬衣埸的衣物做巢材或從稻埕中抓走小雞。民間也流傳著一些有關老鷹的童謠如:「厲翼厲翼飛高高,囝仔中狀元;厲翼厲翼飛低低,囝仔快做爸;厲翼厲翼飛上山,囝仔快做官。」
然而近年來,由於台灣平原地區生態環境改變劇烈,黑鳶也從原有的棲息環境之中迅速消失。僅剩下部分低海拔山區水域尚存,族群數量亦僅剩200-300隻左右,乃是台灣地區生存狀況最危急的留棲性猛禽。雖然黑鳶已經從台灣大部分的環境消失了,但是黑鳶的印象仍然停留在中、老年人的心中,以及依舊流行於學童之間的遊戲「老鷹抓小雞」。

桌遊人人會玩,

但是如何用在教學?

如何轉化於教學活動?

那才是教育學桌遊的重點!

蘭小綜推『桌遊脫線』多年來,頗受肯定。

應邀前往金門增能腦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