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新學年度領域中心學校,改到內城國中小。
一些因緣,使我們有了一個五次元的交流活動。
船音千里在內城
1次元:內城國中小於102年8月1日正式成立,為本縣第一所公辦公營九年一貫學校。1~9年級連貫一線。
2次元:以原榮源國中舊址為學校基地平面。
3次元:學校的立體建築,由黃建興建築師設計,榮獲內政部2015綠建築銅級認證、2017綠建築榮譽獎。
4次元:從時間軸線來看,早期員山鄉內城村的渡船頭的船運,為重要交通方式,以前此處山頭盛產大量的相思樹林,附近的居民大都靠販售相思樹維生,當時居民沿著內城大圳至外地交流,換取生活所需。因緣際會,學校開始發展舟船主題的課程,在未來要重現渡船頭,船隻往來的榮景。
5次元:「音樂愛台灣樂團」以愛出發,用音樂在台灣各處與大家進行心靈的交流,他們將來內城為大家演奏,在內城的校園裡,留下愛的旋律。
8月17日
14:00~14:30   導覽校園建築(黃建興建築師)
14:30~15:00   內城舟船課程簡介(宜蘭縣國教輔導團)
15:00~15:30   樂團於圖書館演奏(音樂愛台灣樂團)
15:30~16:00   下午茶交流
用一艘船來簽到
樂團老師開心自拍
黃建興建築師親自解說設計理念
共同體驗舟船課程在學校實施的新奇
水域課程規劃說明
一首滿山春色,配合學校周邊風光
五次元的難得
一場歡聚的交流,未來這個樂團的演奏歌曲,都將授權給我們在教育影片上製作使用。
有這麼優質的樂團,協作配樂,真是何其的幸運。

舟船操作課程在實施上的門檻非常高。

領域團隊這些年來透過研習辦理以及協辦實作,累積執行的能力與經驗。

今年開始嘗試承辦所有水域課程全部的操作,嘗試能用較低成本的門檻去規劃。

內城國中小的學生,因為從低年級就有進行腳踏車騎乘能力的培訓,低年級的孩子就有30公里的騎乘能力。

因此,使我們在戶外教育的水域選擇,可以擴大到學校周圍半徑12公里的水域。

學員有了移動能力,再來就是船隻的數量與運輸。

因為,鄰近水域實施課程,距離短,可多趟自行運輸,並與社區合作,支援貨車,使得船隻準備工作縮短到單趟1.5小時可完成。

孩子的來回交通,僅要一小時,安全教育30分鐘,船隻上下水30分鐘,水域體驗1小時。讓活動在一個半天,就能實施。

就算因為天候因素,造成延期,也都不會勞師動眾,造成課程實施的行政困擾。

 

由於大湖溪即將整治,本領域小組協同宜蘭惜溪聯盟、荒野保護協會、宜蘭高中、內城國中小共同為大湖野溪的守護,進行水域踏查與課程開發。

 

大湖溪操舟踏查行前影片
https://youtu.be/GTpW1UJjBwA

以下文章摘自
大湖溪小考/黃湯姆

在日治初期的台灣堡圖上,宜蘭濁水溪自三星庄九芎湖出山後,河道分歧,其中一路溪水沿三針後山山腳地帶前行,繞過宜蘭城,然後於壯圍庄與主河道匯流出海。 圓山堤防未築前,今日的大湖溪與宜蘭河其實是蘭陽溪原始河道的一部分。比對陸測地形圖可以更精確地錨定北路宜蘭濁水溪的河道,一支在大安埤(太陽埤)旁,大約是今日內城路的走向,在鼻仔頭前入今日大湖溪蜿蜒的北河道;另一支要過了台七線再往東一點,約今日成功二路51巷、50巷走向,過深溝水源生態園區位址後進入大湖溪南河道。 築堤前,三鬮庄的內湖(約內城路至童心園親子民宿之間)與深溝庄的蚊子煙埔(約今日金車酒廠一帶),是網狀亂流間稀有的水田地帶。總督府的宜蘭濁水溪治水工事於一九二九年啟動,一九三六年峻工。戰時航拍中,我們可以看見圓山堤防以北皆成豐美水田。今日,大湖溪北河道的水源主要來自內城排水,南河道主要來自深溝水源生態園區,蘭陽溪水仍以伏流方式注入大湖溪。內城排水源在注入大湖溪北河道前分流鼻仔頭圳,而南河道則為大三鬮圳取水處。 戰時航拍中,可以清楚判讀過了深溝水源生態園區位址後的筆直大湖溪南水道,以及南北河道間的三鬮圳導水路(平行於八甲路之南),它們皆是人工治理的成果,今日八甲路兩側的齊整農地當時也已劃下。十六崁宜蘭民宿前的那條弧型道路,則是當時的輕便鐵道。值得一提的是,一九四五年五月十七日的航拍,還可以見到今日太陽埤至內城聚落一帶當時才剛推平舊有紋理,畫為齊整農地,其東南側即為宜蘭西飛行場跑道。

大湖溪左近地景有幾個價值:

一、尚德橋之前的大湖溪蜿蜒北河道,以及深溝水源生態園區一帶,反映的是原始的宜蘭濁水溪河道。推斷從一九三六年築堤後至今,此間大湖溪河道未有改易(可能也未曾經歷洪災,畢竟這原是大河的河道)。大湖溪北河道兩岸在戰時航拍中可見農業利用直逼河岸,河岸少有林木(應是當時的農村燃料需求使然),可是其後兩岸林木生長、生態回復,大湖溪成為今日我們見到的原始地景狀態,而這可能是蘭陽平原上絕無僅有的一條野溪。

二、經歷戰後六零年代以後的農地重劃,整個宜蘭平原幾盡為棋盤農地,且在雪隧通車後,這一方一方的齊整水田間迅速地長出豪華農舍。惟有內湖一帶農田坵塊仍反映了舊日沖積平原上的流路紋理,幾處散村田園多戰時航拍無異,很應該逐戶訪問;這些被竹圍圍繞的傳統宜蘭散村,只有在這樣的傳統地景中,才能讀出人們最初為何擇此建立家園的意義。一方面,我們不可能在台灣任一處平原乃至淺山地帶找到真正的原始,所有的一切皆經人為改變,只是工程遠近不同;另一方面,即是因為這樣的追尋比對,我們可以明瞭這一片地景的珍貴。第一河川局推動的大湖溪(尚德橋至逸仙橋段)防災減災工程現已完成土地徵收,針對的即是大湖溪蜿蜒的北河道,保全對象四戶。再者,浮洲路向北延伸跨越大湖溪的新闢道路也即將完工,內湖一帶面臨的空間重組壓力(及附加其上的土地與房產增值慾望)也將日增。一河局或在地居民的治理想像,可參照大湖溪尚德橋下游或三星鄉的安農溪,河堤採緩坡設計,高灘地植草,降低對景觀的衝擊。這相對於往昔最被詬病的三面光工程來得進步一些,甚至老一輩的長者還會覺得,這樣很清氣,袂輸國外。(安農溪畔的感謝立碑可以為證。)但若如此,我們就會失去這蘭陽平原上絕無僅有的一條台灣野溪。

蘭小綜協助領域中心學校發展食農教育,

過程中,我們有很多的省思。

.....................................

能從教育去思考,才是成立農園的價值。
農園並不為產量去經營。

從建構的過程中,
對農事沒經驗的老師,
開始整合相關經驗與認知,
了解農事工作的整備與流程。
進而從流程中,抽出教育的切入點與素材,
試著導入孩子一起參與。
從孩子參與的過程中,
再去省思評估孩子參與活動的教育價值。
這第一步,就是一種食農教育的實驗。

真正的教育並非帶孩子追求完美,
而是懂得引導孩子接受不完美,
用勇於面對的態度,用寬容的心胸,
能教孩子真實自在的活在這個不完美的世界。

謹記我們是教育工作者,
要將人類生活實際經驗,
透過教學原理系統而專業建構課程,
善用教育心理學去同理孩子學習時的心境。
將知識、技能、情意有效地轉移到孩子身上。

很開心看到學校伙伴、家長、志工願意參與投入。
阿兼城的孩子是大家結緣的中心點,
我們都是為了成就他們的未來,
大家共聚一堂。

儘管,我們很多都不懂,
但我們願意拿起鋤頭,帶著孩子一起去探索去學習。
這個過程是循序漸進,不斷修正,並非一蹴可幾的。
就像現在我們以「自然」為師,推自然農法一樣。
從養土學養心,
從養菌學轉化,
從四時運轉學順天應時,
從作物世襲交替學一份春泥護花的奉獻與慈愛。

感恩大家的包容,
願意給我們空間與時間去規劃建構阿兼城的教育未來。
我們一步一腳印,內蘊熱情,
就算急功近利的官僚風雨,
就算道不同者的負評冷水。

我們都會相互支持繼續走下去,
因為我們大家彼此的良性互動,
將形成人間的好微生物菌,
替這個世界消惡除業,
活化出阿兼城大生活圈最讚的人品!

宜蘭縣高中成年禮,結合山野教育。擬由草嶺古道,經桃源谷到新北市貢寮。

由教育處與勞工處共同會勘路線,蘭小綜協助引導規劃。

勞工處處長健步如飛,很快地就來到桃源谷步道的最高點灣坑頭山。

 

我叫珍古德而我的年紀是 80 歲,希望您能留下寶貴的 5 分鐘,聆聽我說一些話...

Foodbank 貼上了 2016年2月5日

本次會議環保局長陳登欽局長,為了讓社會環境教育的推動多一些實踐力。

特別邀約蘭小綜參與會議,為會議灌注綜合魂,希望能讓教育原力覺醒。

武塔國小白校長想讓在南澳南溪的孩子能在電影院看老鷹想飛。

於是,透過蘭小綜的協助,媒合贊助武塔國小全校師生前來宜蘭看電影。

莎韻之鐘的歌聲在南澳南溪縈繞傳唱,
伴隨著幾聲嘹亮的大冠鷲鳴叫。
武塔國小的孩子,今天開心地走出部落,
坐上火車來到繁華的宜蘭看電影。
很多孩子都未曾感受過文明的聲光震撼,
這是他們第一次踏進電影院。
『老鷹想飛』則是這些孩子第一次上電影院看的電影。

老鷹想飛的盼望,
讓孩子那一份爆米花的滋味,
顯得五味雜陳。
山裡的孩子突然有些安靜,
似乎在他們心裡有些小憂鬱。
山裡如果少了大鷹盤旋的聲光感受,
讓孩子們少了張嘴抬頭的仰望,
應該會是童年的一份遺憾。

在地球上,所有生物都是靠著掠食與被掠食相互維生,「共生」在物種之間是相互平衡之道;只要不失去平衡所有的生物都可共享繁榮。猛禽(老鷹)位在食物鏈的頂端,與人類處於同一個位置,然而牠的食物卻與人類不衝突,甚至於可以有助人類的食物栽種及抑制傳染疾病,猛禽(老鷹)絕對是人類的朋友。
本片的主角黑鳶就是我們耳熟能詳,俗稱的老鷹,台語為「厲鷂」, 有一首古老童謠是這麼唱著的:
厲鷂啊厲鷂,厲鷂飛上山,嬰仔快做官,
厲鷂飛高高,嬰仔中狀元,
厲鷂飛低低,嬰仔快做老父。
黑鳶在台灣是相當普遍的留鳥猛禽,不管是荒野或都市,在溪流或海邊,都可以是牠們棲息、覓食及活動的場域。黑鳶到垃圾場覓食、撿拾人類丟棄的物品作為巢材,這是黑鳶與我們生活緊密的最佳佐證,牠忠實地扮演者環境清道夫的角色,是人類的朋友。然而,令人不解的是,為何我們無法持續守護黑鳶?無法和牠們共榮共生?為何在香港、日本、印度等地的黑鳶可以有著截然不同的際遇?而生活在台灣的我們將為此付出多大的代價?
這種種的自省讓沈振中決心採取行動,不分日夜與距離,他用20年的生命為黑鳶寫傳記,將累積多年的故事及心得轉換成深刻的生命課題與大家分享。沈振中因為愛而跨越物種間的藩離,他的無悔付出深入了黑鳶的心靈和社群,也啟發了許多人,這即是「老鷹想飛」影片希望忠實地呈現給大家的感動,也期盼帶領人們超越科學而邁入生命同源的最真、最原始的心靈。

5/23(六)大雨滂沱,60多位參與研習的大小朋友,依然不減熱情。

研習過程中,透過蘭小綜所開發出來的『老鷹展展翅 小鳥啄啄米 沒什麼代誌』的食物鏈教學體驗活動,

讓所有大小朋友,了解慣行農法對生態的影響,已經到了大家部得不去重視的程度。

烘爐地山海拔1,166M, 山頂有顆一等三角點,位於雪山山脈主稜,為台北、宜蘭兩縣界山之一,與鷹子嶺、三角崙山、阿玉山、大礁溪山並稱為蘭陽小五岳,也是五座之中唯一擁有一等三角點的山頭,天氣晴朗可直接目視台北101。從櫻花陵園的登山口進入來回僅需3小時,爬升落差約350M。
研習辦理目的:
一、讓宜蘭縣教育夥伴透過本活動實際體驗本縣郊山的特性,評估學校辦理山野教育活動的可行性。
二、透過登山初階入門體驗,實際運用山野行技巧,準備山野活動裝備,建構山野教育知能。

辦理研習這天,很幸運地老天爺給了一個好臉色,

可是一大早,從研習學員的穿著與裝備,

我們了解學員們大多缺乏山野活動的知能,

也忽略了行前通知的提醒。

幸好,這條路線規劃,是一條富野性體驗的路線,會給點累、給點難,

足有幫助大家突破舒適圈的體驗,也能幫助學員體會山野知能,

並懂得該收起自我為是的逞強,在大山媽媽面前學習謙卑。

輔導團鄉鎮巡迴服務,是輔導員和各校領域授課教師最有互動與交流的溫馨時光。

每每在面對面無距離的互動中,讓老師有新思維的撞擊,有不同教學法的接觸。

會後,為了周六山野教育研習,蘭小綜直衝烘爐地探路,

用2小時的時間來回,這兩年來蘭小綜團員在山野教育的推展下,

體能腿力都有明顯的進步!

宜蘭勁好野,來當好野人

有很多老師喜歡健行登山,卻無有系統的課程來建立知能。

山野教育初階室內課程,恰可提供完整詳盡實用的經驗知能,讓老師能在短時間內建立山野觀念。

每次室內課程都會搭配戶外的體驗課程,供學員們實際體驗與感受。

五月份由輔導團協助辦理,有三次戶外體驗機會,分別有兩梯次的花蓮大同﹑大禮的兩天一夜體驗。

還有,蘭陽小五岳之『遠眺龜山島 遙望101』的郊山健行體驗。

透過初級的山野體驗,逐步讓教師們體會山野教育的教育能量與價值。

就算下雨,蘭小綜所開發的課程活動依樣可以實施。

近年來很流行的定向探索活動,

蘭小綜評估該活動的規則與功能,

覺得將其運用在環境探索或社區踏查的課程中,

因為強調速度,節奏過快,且指北針功能幾乎不需要用到。

因此,特別發展出一套適合社區、學校或環境探索的找察課程。

用來訓練孩子方位、觀察視角與團隊合作。

透過教師實際的體驗,評估活動帶回學校設計的可行性。

俗稱「老鷹」的黑鳶(學名Milvus migrans,英文名為Black Kite),閩南語稱為來葉或厲翼,客家語稱為鷂婆。原本是在台灣最普遍的猛禽,在農業社會的聚落、鄉村或有人煙的平原,都很容易看見老鷹在天空翱翔、田邊撿拾人們拋棄的廚餘、抓走人們曬衣埸的衣物做巢材或從稻埕中抓走小雞。民間也流傳著一些有關老鷹的童謠如:「厲翼厲翼飛高高,囝仔中狀元;厲翼厲翼飛低低,囝仔快做爸;厲翼厲翼飛上山,囝仔快做官。」
然而近年來,由於台灣平原地區生態環境改變劇烈,黑鳶也從原有的棲息環境之中迅速消失。僅剩下部分低海拔山區水域尚存,族群數量亦僅剩200-300隻左右,乃是台灣地區生存狀況最危急的留棲性猛禽。雖然黑鳶已經從台灣大部分的環境消失了,但是黑鳶的印象仍然停留在中、老年人的心中,以及依舊流行於學童之間的遊戲「老鷹抓小雞」。

山野教育在環境保護的觀念中發展,才能建立正確的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