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昨晚開始,宜蘭下起狂雨,整夜沒停,早上出門時,仍是風吹雨強,載女兒到學校再上班,就已全部溼答答。

雨下得有多大?連鐘聲都聽不見,連老師上課說的話小朋友也聽不見,就這樣一直下一個早上,水生池的水已經快溢出來了。

中午吃飯時間,主任廣播,縣政府宣布下午「停課不停班」,趕緊用手機一個一個打電話通知家長(學校電話已經被搶先佔線,這個月電話費會很可觀),連飯也顧不得吃。

在等家長來時,上網看一下資訊,只有四個鄉鎮停課不停班個家長來,我都抓著問:「哪裡可以走,我要去冬山載女兒」

「老師,武荖坑不能走囉」

「龍德不能過了」

「隧道也淹到拋錨車了」

天啊!剛好怡晴媽媽打來,趕緊問她路況,她說要從五結回蘇澳,再跟我回報高速公路可否通行。

就在想著趕緊關門窗時,想到停課不停班 意思是,我還得請假?

寫著假單手在發抖!

打電話進縣政府確認,是語音現在是中午休息時間,請直撥分機號碼,或撥9由總機為你服務心中冒火,這是什麼情況了,難道不知道已經成災了嗎?轉接來轉接去總算到負責的人手上。中午十二點五十幾分,一樣是四個鄉鎮停止上課,但已經宣布停止上班了。停止上班只有四個鄉鎮?請問,小孩在這個鄉鎮停課,父母在別的鄉鎮繼續上班,誰去接?我實在對這種宣布停班停課的方式感到毫無邏輯性。

先作罷,怡晴媽媽打來說高速公路可以過,但要快,因為已經有點小淹。趕緊問早上騎機車上班的老公要不要去載他,他說不要過去蘇澳,因為已經淹快一樓高了,而且他們學生家長都因為到處淹水無法進到蘇澳接孩子,老師也不能走。我只好自己堅強的上路,剛轉到濱海公路,就見水流,往高速公路方向更是步步驚魂,因為已經有點漫過腳踝高了,這時候就得展現我果決的個性!看到加油站,馬上去加油,因為不知道要被塞多久。

上了高速公路看了時鐘,13:27,緩慢速度開到下羅東交流道時,聽警廣說蘇澳交流道已經不太能通了小車要小心,天啊!只差幾分鐘,我就被困在蘇澳了!我先生就這樣活生生的留在學校了。

心中盤算著,要去順安附近,要走哪裡,慌張到連哪一條路都想不出來。心想,走大馬路一定比較可行,因為大馬路比較高比較寬,所以下交流道後,就直接轉到新路,再接環鎮道路。

在陸橋上,有輛卡車將水噴到我的擋風玻璃,一陣視線迷茫,差點撞到護攔(我可以體會騎機車時被噴到水的感覺,更糟,因為會直接噴到臉),下了橋到省道交叉口,看到黃橙橙的泥水,不斷流,前面的車子都往慢車道開,我想跟著就沒錯,但是心中還是有著狐疑,慢車道不是比較低嗎?馬上轉回快車道,車輪過水的感覺,估計大概到腳踝高度。走著走著,感覺水位漸升,對向來車也都還繼續開過來,應該可以繼續往前,向右看,誇張!慢車道已經淹到半個輪胎高,這時的地點:喜多屋火鍋店。剛剛的車子紛紛轉回快車道,有的一頭栽進去的就沒救了。這時警廣播報著縣長現在組成防災應變小組開會中”,會不會太慢了?

再往前,到了公正路大十字路口,慢車道的水已經比跟分隔島還高,路邊停車的已經淹到一個輪胎上,四輪傳動的車開過去,水就像海浪一樣撥過來快車道,我都可以感覺到車子搖晃。 這時警廣播報著"縣長現在前往蘇澳勘災",是啊,家長都進不去了

想到很久以前看過的,淹水時最忌忽然停車,水浸排氣管就會熄火,要慢慢順順的前進。過十字路口時,水已經超過半個輪胎了,但是我想不出還有哪裡可以走,立即判斷,前面車身低的轎車過了,我就跟著過,再停下來時,前面竟然有輛車冒煙~~~

不敢走近羅商巷子,因為一定也是大塞,順著早上的路順利的到達幼兒園。

14:17離開幼兒園再度回到驚恐的環鎮道路,天啊,才沒多久公正路交叉口似乎已經不能過了,好多車子迴轉,想了兩秒,我就跟著迴轉,然後也沒有其他想法就是跟著前車轉進巷子,正在慶幸著自己做對了時,從公正國小旁走到公正路,眼前一片汪洋,拉起黃色線禁止通行,也只能左轉回環鎮道路,不敢再貿然彎進小巷,因為看到小巷也是黃水滾滾流。在食神便當前面想了約有十秒鐘,因為不敢過,水好深,人走過去已到小腿肚,有輛轎車勇氣百倍的過去,我看它走完全程後,立即跟進,慢慢順順的前進,心中狂念佛號,轉頭看女兒睡著了,也好,水過車輪的感覺像游了整天泳,回到家躺著休息時還能感覺水撫弄腿的感覺。「上岸」後,還是決定走大馬路是正確的。

15:14平安回到家後,好想哭喔!

停課不停班的邏輯到底是什麼?

只有幾個鄉鎮停班停課的邏輯到底是什麼?

這大雨是只有這四個鄉鎮下嗎?

很想問問發明這幾個名詞的人,想的是什麼?

學校學生沒有離開,老師就不能離開;老師不能離開,老師的小孩就沒人接;小孩的老師也不能回家……….就這樣一連串的人都不能回家,難道,這樣的雨已經下整夜,早晨的風雨還不能當機宣布停班停課?

怕停了班停了課,卻是艷陽天,會遭老闆百姓辱罵?但是,這樣讓所有的人在路上衝來衝去,就比較不會被罵嗎?

停班停課若是個晴天,不是就可以慶幸沒有大災難,而這樣臨時又晚決定的停班停課,造成一團混亂,比較能夠顯示出什麼?

如果早上到窗外看看、到院子感受一下風雨、騎機車上班,路上繞繞或許您就不會那麼難做決定下達停班停課的命令。

如果站在父母的立場,想想臨時、幾鄉鎮停班停課家長要多麼奔波,沒有停班的鄉鎮,還得忍受內心焦急煎熬,或許您就會理解這種沒有邏輯性的名詞,怎麼敢說出口。

Ps晚間10:55我先生到家,因為太晚宣布停班停課,好幾百人困在蘇澳海事學校,因為火車、公車已經停駛,有家長因為淹水無法進去接小孩,有家長車子拋錨、事故,有家長接到小孩卻無法回家又轉回學校,就這樣困住了!原本希望軍方幫忙,軍方忙著永樂那邊因為火車停駛而下車的旅客幾千人。他們是坐砂石車回來的!

很多災難無法避免,但是人為的應變是必須的,尤其是身為領導階層。今天,我慶幸自己在路上應變能力好,讓我平安回到家。反觀宜蘭縣政府,您的應變能力呢?

~~~~~~~~~~~~~~~~~~~~~~~~~~~~~~~~~~~~~~~~~~~~~~~~~~~~~~~~~~~~~~~~~~~~~~~~~

看了迴響,更覺得不可思議~~

"處長說:已授權校長,所以是校長應變不及!?"

這又是一個詭異的邏輯!

授權校長,如果校長不在學校呢?如果校長沒有肩膀不敢宣佈呢?校長宣布停課後,家長在上班,小孩誰接?這種大災害,怎麼可以用授權給校長這種理由當作自己沒有責任的理由?

難道,教育處因為已經授權給校長,就可以對這場大雨視而不見?難道,已經授權給校長,縣政府就不必管這件事?領導者應該有魄力,看情況不對就得立即做出反應。

"教育處長陳登欽說明,事前已授權學校校長依實際天候決定是否停課;因越來越多學校報備停課,中午才一起宣布南澳、蘇澳、冬山及大同四個鄉鎮停課,下午二點宜蘭縣災害應變中心成立,縣長宣布全縣停班停課。"

越來越多學校報備停課,中午才一起宣佈    災害就是幾分鐘的時間而已,第一所學校報備後就該有所準備,表示那個地區已經出現問題了,學校一定經過好幾番掙扎,沒辦法了校長才會裁定,教育處還要等到好幾所學校報備,才警覺到?中午宣布,已經來不及了,水滿起來的時間不是用小時計算的。宣布時,火車已經停駛、公車已經停開、公路已經淹水,這種宣布法,根本不是應變,而是.........。(不想說出口~)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123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