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學會 VS 教完』,

『教能力比教內容重要』,

『學生學會比老師教完重要』

『Teach Less, Learn More』

DSCN6746

2015/4/18參加教育部翻轉偏鄉創新發展方案分享時最核心的概念。

也是上週與候用校長夥伴們分享如何協助與支持學校老師進行教學翻轉時的觀點。

當天對於弱勢補救教學策略,提供宜蘭現在正在進行的國中英語適性教學與補救教學實驗計畫方案(方案連結)初步成果,核心工作在於如何提供不同程度學生適合的教材內容與教學策略,如果學習掙扎的學生還是要跟成績好的學生進度一樣、考一樣的進度內容,教學翻轉的努力將很難成功。

回到學校教學現場,我們如何做出明智的決定,給學校老師最大的支持,去進行課程內容削減與轉化的工作,為學校的教師提供更大範圍的創新教學空間,以減少對我們學生課程的負擔,讓我們的學生有更多的時間,更全面的發展和參與學習活動的機會,以協助於他們能有更多的批判性和創造性思考能力,將是下階段的重點工作。

回到最實際問題,下面是最近到校輔導服務前,接到學校端同仁發出的疑問:

領域別

問題陳述(各領域召集人填寫)

1.語文領域

【國語文】

嘗試要進行翻轉教學,但有會考、學生畢業資格要兼顧,所以無法全心翻轉,還是得花時間在盯學生的課業方面。好矛盾喔!

2.語文領域

【英語】

分組教學實施中,教學者對於B組學生可以依能力及學習所缺,設計教學內容,提供不同教學方法,給予學生加強或充分練習,發現學生學習起來動機有提升,學習效果也較佳。只是過程中會發現兩個問題:

1. 在有課程進度壓力下,教學者面臨是要趕完教學課程,但是這些弱勢學生會無法充分吸收;若是要達到練習有效,B組學生要更多時間,教學進度會無法達成。現有環境是否容許不教完課程,讓學生達到需要的能力?

2. 每次段考分組學生用的是同份考卷,對於B組學生測驗結果無法反應學習歷程努力及結果,多少也會影響學習信心。考試公平正義,如何調整,符合學生所需?

3.數學領域

1.多元評量需要時間和空間,甚麼方式比較好?需要更多參考模組及舊經驗的學習。

2.進行分組合作學習時需要更多的時間,一周四堂課時間不夠,進度很趕。

3.資訊融入教學需要的設備不足,例如教室單槍一開就要關燈,學生一邊聽一邊寫,在黑暗環境下做筆記,嚴重傷害視力,個別化資訊教學需要平板電腦,一人一台或是一班六台。

4.常態編班中,學生程度差異非常大,思考是否分組教學或跑班。

學校所提的問題,都跟一定要教完教科書的課本內容有關,也是在推動翻轉現場教學最實際的問題。

有規定一定要教完課本內容嗎?

一直以來,教科書的內容一定要排成學期進度且一定要教完,已是大部分老師的教學方針,如果想要改變翻轉國語文或其他學科的教學,首先一定突破現有國中小因教科書與測驗卷的限制,教師以應試為教學目標的課程與評量設計模式,回歸到各領域教學核心課程目標與教學與評量模式的改變,方有可能。

課程綱要的內容並非所有學生都要完成,課綱更沒有規定教科書內容都要教完,課本的習題也並沒有規定每一題都需要講解完畢,老師才算完成基本工作。趕完課本內容的進度,只是老師已經完成教學工作,學生是否學會常常不是最重要的工作指標,趕進度更常常是以講授基本課本內容為主,有些甚至只是教師唸完課文加上一部分的解釋而已,而老師趕進度過程中,因為學生參與情形不佳,索然無味所造成的學習反感,反倒造成學生陷入上課不想聽、考試又考不好的惡性循環中。

學生學會才是老師真正的教學進度!

有心想要突破現況的老師,如何由教材選材內容與難易度選擇等的逐步突破,學校領域運作模式的調整,如何進行共同備課研討學期課程重點規劃,評量前的共同研討考試內容與範疇,如果有統一的定期評量,是否能共同研討出基礎的核心能力、概念或內容作為必要的評量依據,將學校平時評量與定期評量內涵逐步調整或重新架構,選擇出對於絕大部分學生都能理解或學會的策略,對於有心想要進行根本性突圍,卻又受限於學校內共同考試、共同的評量所限制,在人情、論資排輩的校園文化想有所作為,卻處處碰壁的老師,在進行翻轉教學策略時,比較有機會開展出另一條可能的道路。

教育處文處長就任以來,一直期盼學校現場老師,是否可以在教學現場進行革新式的教學改變,以『學會比教完重要』的教學思維,真正落實於課堂教學中。這樣的理念上在很多國家的教育政策中已有很好的實踐經驗,國內部分學者在不同的場域也依在闡述相關理念,芬蘭與新加坡更列為國家重要教育政策。以新加坡為例,2000年左右開始規劃,“Teach Less, Learn More” (TLLM) programs in schools,2004年新任總理李顯龍為『"teach less, learn more"教育改革政策的國慶談話中更進一步詮釋

"It would mean less pressure on the kids, a bit less rote learning, more space for them to explore and discover their talents and also more space for the teachers to think, to reflect, to find ways to bring out the best in their students and to deliver quality results. We've got to teach less to our students so that they will learn more."

隨後在2004年正式進行課程改革的序列,2006年正式在學校中實踐,過程中由新加坡教育部相關文獻報導中,可以看出TLLM計畫實施歷程中的發現與成果陸續浮現,可以由相關研究結果中學到一些啟發,以實踐於學校課程;與未來可以提供有最佳的組織策略,以提供跨校分享參考。

這些經驗可以給我們的省思是什麼,作為未來宜蘭教育的整體推動思考,如何為現場有創新思考想法老師提供足夠支援,去解決進度永遠上不完,學生學不會,升學考試考不好的夢靨中,逐步推動、家長溝通、專業支持、學校領導無一不是關鍵。

回歸課程綱要所揭櫫的課程目標,以培育能力為教學取向,或是未來以素養為目標的教學設計,都不是以內容教學為取向。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當教會能力與教完課本內如有所衝突時如何抉擇,如何鼓勵與支持學校現場夥伴,實踐以教能力為主的教學活動設計,當教科書的內容需要因應學生學習的進展與差異,進行必要的替代、刪減,以促進學生能力為主的教學活動,真正於課堂中實踐時,如何透過縣層級的支持,協助現場老師突破重圍,在新加坡的經驗中,可以提供大家一些思索的機會。

新加坡透過TLLM計畫的努力,新加坡的教師現在更能夠定制校本課程,運用多種教學方法,並利用評估更多樣化的模式。到2006年底,共有266所學校(74%),學校將利用由教育部提供的資源和專業知識,走上自己的校本課程的創新。(與此相比,2006年初只有29所學校原型)。

在2012年的報導中提到,每兩年評估方案成效的研究,呈現教師專業能力的提升,以及學生參與學習活動的比率明顯提高,顯示在TLLM的運動歷程中發現,計畫推動協助教師和學校更注重有效教學的基礎,使學生所從事,學習與理解,從整體發展,超越準備測驗和考試。Teach less不是老師字面意思是“少教”而已,如何在實施歷程中,進行學校在創新課程(教什麼)的思考,教育策略(如何教)和學習成效評估(有多少學生已經學會了)的精進等重要教師的專業發展,老師的教學準備並沒有因為『教少teach less』,教學準備就會變少。因此,挑戰並沒有減少,尤其因應教學以學生中心為導向的趨勢,家長期望導致考試壓力仍未停歇的華人文化如何突破,新加坡的經驗有參考之處。

教少,不應只是簡化為課程內容變少而已,學會,才是重點,教學生如何學會,以理解為核心的的教學,減少被死背硬記的課堂活動,課本內容適度刪減,老師才能脫身去進行,如同李顯龍當年所言:「讓學生少一點死記硬背的學習,讓他們去探索和發現自己的才華,也提供老師想更多的空間、反思回饋,想辦法帶出最好的學生,並且提供高質量的教育成果。我們得少教一點內容給我們的學生,讓他們取學習得更多」。

最核心的國語文、數學、英語實驗教學計畫

基於這樣的理解,我們正在推動的英語科適性分組教學計畫、均一教育平台導入數學科的學習合作案,都是具體實現在這樣的基礎脈絡下,根據學生不同的學習差異,提供適宜的教學策略,簡化、刪減教材對於低學習成就的學生而言,是必要的協助,對於部分學習資源不足學生而言,如何透過網路科技的協助,去進行非同步的教學活動,以進行差異化教學,都是可行的方案。

推動語文教學的翻轉,將透過『幸福公民』閱讀計畫專案去推動語文教學的翻轉,就以培育閱讀素養為基礎的課程規劃,由教科書課程內容進行調整或刪減下手,配合教學改變,以培養學生閱讀素養為基礎的評量,將是語文科教學的核心核心工作。

最近試擬定了一個整體實驗計畫,以教會比教完重要為核心,由語文科開始進行實驗計畫,以國語文、英語、數學三個主要學科擬定三個推動策略,除持續現有工作外,將於明年度進行前導型學校的試作。

一、國語文:國中小國語文翻轉教學實驗計畫。

二、英語:國中小適性教學與補救教學方案

三、數學:國中小適性教學與補救教學方案、均一教育平台。

宜蘭縣政府想要深化類似理念的教學改革,學校的教育目標不應只是培養『考生』,而是培養未來的『公民』。主管機關與學校行政領導同仁如何做出明智的決定,給現場老師最大的支持,進一步由校長帶領同仁,針對學校學生的學情況,去進行課程內容削減與轉化的工作,為教師提供更大範圍的創新教學空間,以減少學生的課程負擔,讓我們的學生有更多的時間,更全面的發展和參與學習活動,協助於他們能有更多的批判性和創造性思考,並為學校提供額外的資源和支持,以開展校本課程的創新,培養學生在未來公民社會所具備的國民素養,將是下一階段的最重要的工作。


註:上圖,宜蘭縣國中英語適性教學與補救教學方案,分組教學中程度較弱勢學生上課情形,授課者國華國中高嘉玲老師。

延伸閱讀:

翻轉英語課的班級分組教學模式~宜蘭縣國中英語適性教學與補救教學試辦計畫的補充說明

參考文獻:

1. 新加坡教育部 2006 Teach less learn more . http://www.moe.gov.sg/media/parliamentary-replies/2010/04/teach-less-learn-more.php

2. 新加坡教育部 2012 Teach less learn more have we achieved . http://www.nie.edu.sg/newsroom/media-coverage/2012/teach-less-learn-more-have-we-achieved-it#content




 
 
用LINE傳送